2007年12月31日 星期一

最後今晚

07年最後一天。日記不在身邊,沒法查看去年今日在做甚麼。其實不查我也記得,去年這個時候在寫信。今年在打BLOG。
本來想打旅學台南,但手上還有台美沒打。待會打文。
先說明一下這張圖。
右邊是08年月曆,左邊是07。淺南色是08年學曆,以一個學期來計算,8開學始9月完結。不喜歡這樣式的設計,不是我的品味,年曆還是1月始12月終比較方便好用。不過是人家送的東西,用著用著可能就習慣吧!麻煩在於到9月時又要買一疊活頁紙,有點浪費。
右邊是我一直用開的本子,中六時買。為了儲錢,兩個月沒買書。當時可以,如今很難,買書的意欲膨脹到難以自控。當然也因為書讀得愈來愈快。
右邊那本比較漂亮吧!鐵扣活頁,真皮。如今買不到了!當年賣$98。這幾年一直伴著我。我喜歡自己努力得來的東西,能陪伴自己的時間愈久愈好。有時候,物質的好處在於,它不會主動離開你,假如你不捨棄它。人就不一樣了!無論怎麼不捨,總會離開。人生,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別離中老去。

大B問我為什麼不找同學吃飯。我說,他們都回家了!其實沒有回家的同學倒有幾個,不過也懶得約。如果不是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又何必找人陪伴呢?
剛剛去圖書館倒發生了一件小事。有位同學,可能是我同班的,在圖書館遇上,她驚訝說︰「好久不見。」我答︰「對呀!」一起進電梯,腦海裡努力挖掘︰「她到底是誰呀?」出電梯,她先行,很奇怪地走出半個身子,用左手按著電梯門。因為人胖,擋住一半門,另一半門有人要進入。我出不得,心想︰「媽的你搞甚麼呀!」結果還是施展自小練就的鑽身術,鑽了出去。這可是我很自豪的技術,可以在聖誕節的維港人群間穿梭而不沾到半點。羅湖過關多了,就能熟習。
MSN與麒兒談起,他說︰「佢幫你按著門呀!」我問︰「是喔!那我是不是應該多謝她的多此一舉?」他激動說︰「如果是我,我就會上前,拉開她的手說不用,順著拖著不放。然後搭訕幾句,開間房,有個美好新年。」我說︰「所以你今晚都一個人囉。阿鈴呢?沒有約她去玩?」他說︰「我放棄她好久了!我在說你!你媽的不懂珍惜機會。」我說︰「所以你到IVE都沒找到機會?」他說︰「我沒空。」下了線。一直覺得他和鈴很可惜,不過也三年了!結果不錯呀!就是,他們都成為我的朋友。
近來接到幾起感情煩惱,一個怕悶,一個怕嫁不去。問世間情是何物?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俗世人始終看不透。可是,看透了又如何?只落得孤寂長嘆空對枕,深宵無眠雨獨行。落日長河逝景盡,霧裡烽煙掩江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