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0日 星期一

莫明的憂慮

BEE說︰「你很厲害!用英文打BLOG。」我說︰「狗屁不通。只不過想多用,有進步。」她一下子切到重點︰「沒有人改哪有進步?」唉……
i had wasted a lot of time. When teachers said that they were welcome to collect the article i wrote, i thought they were stupid and wrote Chinese. today, i really want to improve now but no one help me.
所以還是打中文,待會想打文章,熱身熱身,然後還要聽日文,讀英文,看史記,寫小說自娛。

明天英文報告,如果上星期那個MISS不是拖延了兩節課,就不用憂慮多一個禮拜。對我而言如此,但對我的組員,拖一個禮拜是好事。叫他們準備,不準備,上課之前問我單字怎麼唸。會問還好,有一個直頭一邊吃飯,一邊事不關己的說︰「唸?我不會唸喔!」結果我叫他問老師,老師就串了兩個小時,僑生呀!好多嘛!點名看看……好煩……我怕明天老師會掉難,因為我也只準備了自己的部份,其他人的地方我連看都沒看過,而他們也不讓我看……叫他們幫忙改單字表,結果,印出來的樣式還是沒有改。是我的問題吧!我是組長卻無法強硬一點,唉……偏生遇上這麼麻煩的老師。
某位老師曾到日本留學,她說某一次報告,教授十分痛恨中國人。當時她做的是明清,明清時代的史料全是漢字,日本人不行,她上班報告時,教授便百般為難,老師回憶︰「當時我對自己說,無論如何也要給它撑下去。」嗯!我也要堅強一點!多準備一點。
近來問了許多人,假如組員都不做事,有甚麼辦法?大家的回答都是︰「要麼你也放掉,要麼你一個人挺下去。」大B就是一個人挺下去的類型,他倒站得住腳,真厲害。不過ORAL裡那個麻煩MISS說每個人都要講英文,這就不同了。
分組報告太現實,與賭博一樣無奈。分到好組員,工作順利,分到不好的就完蛋。活死人學長就因為分到不好的組員,組員言論得罪助教,很可能要廷畢,非常淒慘。教授們強調,人是群體工作,大學小組報告就是將來工作的訓練。其他科目我不知情況,無法評論。單以歷史系而言,這絕對是謬論。畢業之後,無論寫論文也好教書也好,都是一個人的事情。論文的材料,全世界只有自己最懂,指導教授很可能一年只見兩次面︰新年、交學費。教書嘛,以現時中國的制度大概不可能兩個老師一起共同授課。也許,所謂學習,根本就不是智識上的,它在只告訴你兩件事︰「現實殘酷,人心險惡。」
分組報告永遠不是有福同享有禍同當,好像我這類永遠不受老師歡迎的學生,總是首當其衝。那些教授好像年輕時受婆婆欺負的小媳婦,頭髮花白了,就反過來欺侮弱小報復。他們已經把當年的苦難忘得一乾二淨,沉醉於虐待的快感中。他們總覺得做得好是應該的,犯錯則罪該萬死。「權力使人腐化。」正是他們的寫照。
分組報告一直按教授要求去做,被塑造成他們理想中的人格。素來反對用既有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但為了達到要求,自己也不得定一套準備去要求別人。結論是,我們都陷於此惡性循環中,無法自已。
發洩完了!回去打幾段文字,聽兩節日文,多準備一下吧!就如老師說,不管被為難多少次,都要給它撐下去!
甚麼時候,才可不再祈求苦難趕快過去呀!儘管,苦難會過去總是好事。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