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30日 星期五

懶床的早晨

這幾天都懶床,已經好幾年沒懶過床,去年買的棉被很暖,躲進去,一覺醒來,外面冷風呼呼,還是不起床。躲著想東西,一想,就個半小時。昨天宋史也是,無沿無做想東想西,驚覺時已經下課,筆記都沒抄下來。
早晨在想「學生」到底被賦予甚麼意義?上兩個學期,與老師吃飯,她們不齒課堂上不好學的、輕慢的學生︰「上課不聽,只管打工,報告亂來,那為什麼要來上學?唸空大去吧!」我深表同意。如今我卻懷疑。查案上《商務新詞典》,「學」字下一條︰「『學子』︰學生」,查林詞堂詞典︰[xUe2sheng0], n., (1) student, pupil; (2) sometimes used as self-reference vis-?vis elder or scholar。如今「學生」被賦予的意義,不外於︰「安守本分,努力讀書,爭取考試成績,奉公守法的公民。不要無事生非,順從師長,孝順父母,同學和睦共處。」這說明甚麼?
這說明了,許多東西的既定意義和價值,出於人類一代又一代的集體誤解。不獨字義上,也包含實質存在人心裡的連結。例如,我們看蚊,叫牠蚊子,可能牠覺得自己叫人,也說不定。所以,學生的本分最初不包含「考試」、「報告」等字詞,說到底,一切都是歷史和人為錯誤,使人類沒法自由,以及時代的束縛。
舉例說明,假若我們生於孔子時代,作為他的學生。他的學生大多是在職人士,有屠狗的、政府要員、外交家、政客。他們每天都在報告嗎?每天為考試而讀書嗎?歷史說起來一大堆,惟一能說的是我錯生在這個時代,埋怨了良久的事情。假如早生兩百年,我可能是伏爾泰、盧梭。100年,能成為革命英雄、反日烈士。這個時代不需要獨立思考,只需要安守本份的狗,正如學姐也不需要具思考和判斷力的組員,她不過是找一群聽話的狗,實行自己以為完美的計劃,稍有不如意便責難。道理可以一直延伸到鄭梓之輩,從不講課但教出一批又一批畢業生,自許春風化雨桃李滿門。每個人均習慣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用自己認為合理的法則看世界。糾紛和錯誤皆因此而起,千百年來糾紛不斷,可見人類只不過反覆犯錯而已。
也沒甚麼好埋怨的,報告我會全力去做,考試也會盡力考(在考試時),只是,我又再懷疑自己是否適合當大學生。有時候覺得工作反而沒那麼辛苦,至少下班就下班,只要做事就能得到合理回報,而考試則未必。當然,到工作時就不會這麼想,道理和夏天想冬涼,冬寒望夏暖的道理一樣。還是那句,學位對我來說不重要,只不過想找點事情,讓自己覺得好像在做事罷了。不過無論如何,我也會努力待下去,至少目標達成之前。
雖然前路不平,考驗重重,又大一歲,但願自己可以堅強下去,埋怨少一點,事情多做一點,書多讀一點,稿子多寫一點。
11月,喚醒了我的孤寂、也喚醒了思想,又將過去了!永不平靜的11月。

下課回來,突然想到某些事情。考試並非學生本份卻是條件。怎麼說呢?比方,水變成冷,條件是有水、溫度低於零度。所以,當學生的條件就是考試成績。另一方面,老師給我工作的條件是好好唸書,以及把事情做好。從這方面看,我真的要堅強起來才行,總不能一直逃避英文。所以呢,明天開始用英文打BLOG,多用,多寫,找有空閒的人幫我改改看。
剛剛和阿東學長討論學姐的事,他說,不用管她。我想想也是,她分工作給我,我便做,不給,我也莫奈何。有時候感傷的是人事,可是,再感傷也無法避免,反而因此事致大腦激盪,許多問題應運而生,更具價值。所以我又聽了一遍沉默是金︰「笑罵由人,瀟脫向前行。」只要一直前進,就可以了!要怨,只怨自己不夠堅強不夠努力。到處把事情張揚是我不對,這事兒必須反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