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不夠努力還是沒有天份?

早上日文不幸被抓起來問書,唉,不懂,加上一緊張,廣東話就跑出來。字還沒背熟吧!但死記硬背就是記不住。教授說︰「班裡面有些同學已學過,但我都是從零開始教。人家已經在高層次,你還不追上來。答不上就代表你沒有唸書。」回來後向BILL訴苦,他說學語言是為了充實,而不是追上誰誰。
之前問肥鼠,他說他學日文,老師會設計遊戲,我跟他說班上的情況,他說︰「這是無心教學的表現。」但教授很自豪自己的教法,她一再強調︰「假如一個班最初50人,到第三個學期還是50人,那就是失敗的老師,日本人形容這是悲哀的。」然而日文挫敗感實在太大,她說我沒有努力,我拿不出證據反駁。也許,我不打BLOG,繼續聽、背、寫,才算努力吧!
不能說自己很努力。明天要考生字,我還在看閒書,腦中幾百萬個問題在打轉,沒有半點在想日文。但我還是每晚睡覺前聽一次,白天走路上課下課,聽生字、看生字卡。可能我學得比較慢,但也努力地學習呀!
其實我已經不算慘情,小龍女更可憐。她耳朵聽不見,問教授有甚麼辦法可以加強,教授當著全班說︰「不能夠用聽力不好作藉口,聽不到更應該認真去聽。」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我們心裡有數。後來我問她,她笑笑說︰「被當了就不學,沒有被當就繼續。」兩個字,灑脫。
下課後心情不好,去書店。本來今早起床時今情很好,跟蕾聊了一陣子,高興說︰「發薪水了!可以買書了!」結果兩個日文下來,完全沒心情買。本來打算去聽演講,但在書店療傷兩個小時,演講開始了一半,就不去了。
當我問僑生學長們,他們都說教得很難。但問台灣同學,他們覺得很好。我問台中學長,他說︰「只怪你沒有被日本人統治過。」到底我們有甚麼分野,之間發生甚麼問題?

路上在思考兩個問題。
第一)為什麼中國人愛取笑別人發音?如果曾經有跟外國人說話的經驗,都會發現,外國人不會取笑你英文不好。但中國人會。來台灣,有時候某些字不會唸,讀錯了。其中一次是開會,我把「土」讀錯了,校隊女排的就很大聲笑,心裡面不舒服。在香港也是,當某些人廣東話歪歪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那傢伙大陸人喔!」但當一個鬼妹說廣東話歪歪的,香港人就會︰「好得意喔!為什麼她說這個字時會發R音?」那個老師說日本人跟不上就退,我在想,如果是真的,日本人真討厭呀!不過,她自己出版的書有錯,看來她的話也未必可信。
第二)是否眼見為實?大家都想當李家誠,但有人看到他背後的辛勞嗎?他花費多少時間去處理自己享受不到的事情?同樣,由細到大在街上看到乞丐,大人們總指著說︰「沒有用心唸書,長大後就是這樣。」也許人家是北大博士也說不定呀!我不懂代表我沒有努力嗎?你很懂就代表你很努力?人人都做到而我不行代表我有問題?人人都不行而我行就代表我成功?世事,難道只有一種判斷和一種定式?雙對論即永遠正確?男人不可能生孩子?
講了一大堆,心裡面舒服一點了!上網找找中古史的資料,今晚講座時,再繼續唸日文。明天,又要迎接挫敗。本來已不多的自信,在挫敗和現實與理想的落差中更形低沉。我,是不是應該學會屈服?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