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7日 星期三

隨柳

身如柳絮隨風擺。開了個新BLOG用來放文章︰housesroad.blogspot.com 專門放文章用的,慢慢把從前投稿沒回音的,網上發佈的整理一下。新文章在這邊也會發佈,那邊放舊文章,給自己懷念一下舊時光。

FIREFOX更新後竟然不能上巴哈了。近來電腦也有點問題,掃了毒還是很容易HAND,要不要換WINDOWS呢?但又怎麼BACKUP電腦呢?科技的東西呀!總是牽著我走。

數算日子也該給張SIR寄信,開了HOTMAIL又不知講甚麼好。他又不會回信,都是自然自語。還是有極大衝動再找他吧!放一篇掉低很久的小說,太久沒寫,找天一點一點努力寫。
文章太長,試過摺疊,但失敗。可能不支援吧!真煩人……

崔志言再次吃力地攀上戰前建築的樓梯,中午面試時,分明看見升降機。如今繞了幾圈竟然找不到,唯有認命跑樓梯。認命嗎?中午面試的女子也如是說。

中午是他三個月來第七十五次面試,他想,這一次大概又要落空,另外預約了船務公司面試,也不錯,到外地走走,橫豎花光積蓄也沒法付清水電煤雜費。仔細核對手繪地圖,狐疑地登上危樓般的戰前建築。

吃力地在陡科狹窄的爬上四層樓梯,左右探看,好不容易發現小木門的門把刻有血紅的文字︰「羅多事務所」。緊張地敲門,沒有回應,崔志言只好戰戰兢兢地扭動門把,拉門入內。卻見一女子,二十出頭,刷馬尾,運動裝,不耐煩地端坐在與大廈外牆極不搭調的現代化辦公室裡,送上簡單的表格給他填寫。

表格只需填寫普通的個人資料,不必貼相片使他鬆了一口氣----少貼一張照片能降低見工成本。有些大企業,光是資料表已經滿滿的五六頁,成績單工作證明副本影印好幾份,照片卻不影印,向申請者索取好幾張,還要吝嗇不錄用通知單,每念及此崔志言便憂愁不已----特別是手頭緊張,入息沒有希望的時候。

遞回表格,女子含著棒棒糖退入後室。崔致言環視約一百平方尺的辦公室,除現在坐著的,還有三四個位置,設備先進卻好像空置良久。右上角走道神秘,幽暗處隱約感到一扇門,崔志言猜想應是茶水間的通道。迴視左方剛進來的門,旁邊升降機門冰冷襯托著,赫然想︰「為何剛才沒發現升降機?倒不錯,待會不用爬樓梯。」然而升降機與辦公室之間,存在四尺多環繞天花至地面沒有裝修的區域,仿佛剛搬進來不久,工程尚未完畢。不由一抖,恐怕是就職騙局。

女子歸來時含一根棒棒糖,說︰「晚上730分,外賣叉雞飯來上班。」

「今天上晚?」

「對。帶駕照。準時。叉雞飯。到時候解釋工作性質。」女子掉低一疂文件,走幾步忽回頭︰「對了,下午船運的工作不用去,別浪費錢。沒希望的工作。你命中注定進這一行。」崔志言悴然一驚。

船運面試的結果被女子料中。崔志言反覆思量那句話,不過是普通騙人的話,為何自己如此害怕?他拿著叉雞飯再度走進殘舊建築,走了兩層,中午面試的女子怒氣沖沖跑下來,責備︰「遲到!你!走!跟我來!開車!快!」

崔志言競競驚驚地駛抵鬧市一家旅館側,接過數碼相機,女子說︰「拍下十五分鐘後出來男女的照片。愈多愈好。」說罷低頭吃飯。

正當晚飯時間進進出出的男女,成雙成對不知多少。等了十五分鐘,恰有一對中年男女出門,崔家言捧機便拍,直到二人轉角,也不知拍對沒有,想要問女子,她卻已睡著。無聊等候半小時,女子醒來問︰「怎麼還待在這?」崔志言莫明其妙駛回事務所的地下停車場。

吃力地登上事務所,女子走進間,好一會咬半支棒棒糖,手中拿著幾支,咬字不清對崔志言說︰「工作大概就是這樣,有案子就接,那邊的電腦可以用。薪水件計,全接下來就對。鑰匙在這,每天11點上班。銀行戶口等等資料,電腦裡可以找到。就這樣。」放下兩張鈔票後離去。

「下個月房租能繳清了!」崔志言鬆一口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