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8日 星期五

盲目的人只看到自己想看的

自己的東西說多了,也有點悶。感覺像自己一直在教訓人。如今也沒有像往昔一樣,愛辯,甚麼都說一大堆,扳倒別人讓自己高興。近來遇上這些,都不想動腦,腦袋很懶惰。
近來最愛的動作是找學長姐吹水和看書。吹水就是有的沒的說八卦講是非,言不及義。往昔一直討厭言不及義,浪費時間。以往吹水只在於觀察,假如我想了解某某。可以肯定說吹一個小時,就等於別人看你一個月。這方面是有點天才的,雖然大家都說︰「未必係咁既!」但對我而言是沒有看走眼的。這點跟看書一樣。昨天上宋史,客座教授具真材實學,三兩句話帶來不少新鮮觀點。成長經歷和洞察力影響人的性格比我想像中大,所以不想辯論太多,我看到的其他人不一定看見,別人看見的我也不一定看見。沒必要強硬弄出共識和真理甚麼的,溝通交流的過程,是把歷史完整表露的方法之一。畢竟每個人都選擇看見和記憶,一直說說說,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年輕人呀!總是不愛聽教訓。
因此藝術家極端聰明,把一個又一個人生擺在面前,不含說教,讓你領悟,體會,選擇自己願意接受的。
我何時變笨了?
還是說說書吧!私人事講多了也無聊。

方濟會密謀的圖像達文西密碼的圖像
近來看兩本關於宗教的小說。達文西密碼是老舊的,方濟會是新。達文西是教授送的,她用來教外系歷史哲學,現在送給我。方濟會是去書城買的。其時達文西看了五分一,又見方濟字,畢竟我對這位主保聖人有一定好奇。校歌沒改之前,我們還是唱芳濟各的禱詞,莊嚴華麗。如今的師兄師弟大概連聖芳濟各是哪人都不清楚,更枉說他的理念。
方濟會密謀內卻充滿聖芳濟的教誨道理,讀首章,仿如置身中古時代的歐洲。敘述手法比達文西密碼好太多。達文西用的手法是短章短節,內裡的編排有如電視電影的分鏡,很短,每遇有小小緊張便停止敘述,換一章,換個鏡頭再說。這種有法很美國,改編電視電影時根本不必多費心力,直接引用即可。劇情很簡單,處處透路出不恰當和不協調的地方,那一點小小的不協調足以輕易猜出最後原兇是誰。達文西引人入勝的並非劇情,是它內含的知識帶來震撼。論劇情懸疑描寫手法和人物對話,處處流露美國人的粗糙。
芳濟會在描寫手法和人物對話上,更精細,也代表比達文西難讀許多。情節不敢妄論,畢業只看了首幾章。方的背景和達文西相差了八百年,是中古時期的歐洲,聖人芳濟死後數十年,他的追隨者康拉德的故事。內裡充斥大量真實歷史人物,加上是自己不了解的時代,讀來頗辛苦。作者又愛用角色名稱轉換的手法,不專心很難看懂。舉個例子。康拉德的身份︰方濟追隨者、修士、隱者、里昂的朋友。因此在書中會出面這樣的句子︰「修士擦擦眼睛,陽光的餘暉降落。隱者拿起面包招呼松鼠弟兄,牠敏捷地躍上弟兄的手掌心。方濟的追隨者微笑說︰「松鼠弟兄再見。」弟兄回頭一看,告別追隨方濟回歸主的里昂在世最後一位知己。」閱讀的難度在於,同一時間出現五個人物而他們至少有三個身份。雖然書前面有人物簡介,卻不會把他們各自擔當的角色和身份一一列出,加上人物身份會隨時間和劇情的推移(可能往前,可能往後)轉變。我的建議是必須要有耐心,可能同一句要看上兩三回才知道說話人是誰。如果讀了第一章覺得累就不要讀了!雖然錯失一本比達文西密碼好幾倍的圖書。這本書,可以升格成歴史小說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