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2日 星期六

花幾多困難,城內人才動容?

好空虛。好寂寞。
這幾天都如此。對著電腦,看著文章,看著ONLINE GAME的畫面,MSN不停敲別人……我,到底在搞甚麼?
工讀算是找到了,不過仍未開始。幫許老師跑腿,任高老師助理,閒時幫主任收拾東西。生活費算是安定下來。很不幸和GAG超共事。老師問︰「你和譚學超關係怎樣?」我答︰「性格有點合不來。」她問︰「港澳生不是應該比較熟嗎?怎麼回事呢?可以跟我講嗎?」我說︰「去年室友,可能我有些習慣他不太喜歡吧!所以有些磨擦。」她恍然︰「那沒關係,時間絶對會錯開。」我道謝。感激不盡,不停道謝,許老師說︰「我只是做自己能做的。」
我又能做甚麼呢?
去年目標很簡單,努力一年,就能回香港,就可以見喜歡的人了!這個信念支撐我一年。結果如何呢?
結果是我未來幾年都不會再回去。
那麼?我吃苦來幹甚麼?
不是不知道為什麼的,而是,那份動力沒那麼強。讀書嗎?其實我不為這個。長遠目標很清楚,但太長遠了!我計劃用七年來完成。那麼短期呢?
突然間很空洞。到底我要怎麼做?燃料筒一下子空了。
阿果說︰「停電就找個喜歡的女孩賞月呀!」我說︰「沒有喜歡的。」他說︰「那就去找呀!」我答︰「我不會為了這種事去找。」那我到底為甚麼呢?近兩個月我不斷思考,到底人與人之間,因甚麼而建立關係呢?師生的關係、情侶的關係、親子的關係、朋友的關係……我發現高尚理由很多,但荒謬佔絶大多數。
一位補習的學生跟我說︰「阿SIR!我媽和爸鬧離婚。」我嚇了一跳!暑假去她家吃飯還好好的。我說︰「怎麼回事?」她說︰「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媽做了甚麼然後吵架的樣子。」「有勸她道歉嗎?」「有呀!但她不願。」「現在還硬要面子嗎?」「我也不曉得,有甚麼辦法?」「動之以情。叫她想想當初嫁他的理由,心軟就好。」「我問過了,她說︰『當初瞎了狗眼』。」「吓=.=? 」「好像是我媽在茶樓打工時,覺得有點悶,應該找人結婚,就找上爸。後來有了我家姐所以結婚。」「又是這樣……」「要怎麼辦?」「去撒嬌。令她知道,先道歉的就是勝利者,不然就只有失敗者。」「你好勁呀阿SIR!呢D都識!」「呃……我初中的時候都在研究這個。算不錯吧?你媽拖我糧我仍幫你。」「有?欠多少?」「就一個禮拜。她說加班補習的那個,上年暑假之前。」
是否入秋特別多這種事?個個都跟我說不行。我在想,到底你們最初為什麼要開始?如果並不為了一生一世。性格不合?感情轉淡?不是已經了解很多才開始嗎?「問世間情是何物。」我發現,這種東西真是說不清也道不明。或許,理想真的不存在也說不定,不過我仍然會追尋的。「不存在便建構一個。」以前的思想很單純,找一份喜歡的工作,喜歡的人,喜歡的地方,然後把所有東西掉進去。就這麼一輩子。如今呢?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喜歡甚麼。
可能台南的日子太舒適。
搞文藝的人日子不宜太舒適。
一直在想一個詞語︰「多愁擅感。」原來感受能力差一點點,就是差一點點,別人會不明白你的世界,不明白你的思想。也許,對某些人來說不需要感受力吧!甚麼感受力是一種障礙。為什麼我的感受力強得那麼過份?「天生我才必有用」相信的就是真理。
昨晚翻筆記。袁兆昌寫了好些精妙絶倫的句子。找天來分享。
或許,課業和工作上軌道後會比較好吧!我的文字工作,暑休後,也是開展的時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