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是是非非

昨晚造夢,夢見古永康。我走進一家店裡,店家說送免費衣服,請我試穿。我最初不願意,店家說服我良久,我答應了。因為要換衣服,他幫我把財物藏在櫃子裡。我試穿了好幾件,喜歡其中一件,店家努力幫忙找尺寸。突然湧進一批警察,把相關人的人搜呀抓呀甚麼的。店家被擠到不知哪兒去,我情急之下,大喊︰「他偷了我錢包。」店家沒有偷,但確實想逃。警察還真的搜出我的錢包,向我們問話。這時古永康就出來了,我們開始對罵,內容已忘記了,反正對罵下來各執一詞,沒有結果。我伸手抓住一個手提包,圓型銀色,有個手環。手提包就帶著我飛了起來……
另一個夢,夢見瑪莉學姐。
夢是這樣的,我和瑪莉學姐以前室友住一楝大廈。她突然回來,拉著行李廂在大廈大堂。她說她還有以前房間的鎖匙,叫我幫她把行李拉到樓上。我說搞不好她們已經有新室友了。她不聽,硬要上去。我和她上去,室友不在,她先安頓了一下,室友就回來。室友說沒有位置,我勸她來我哪,反正我只有一個人。她不聽,還拉著我坐下︰「就坐一下嘛。」吃過中餐,吃過晚餐,她是還賴著不走,一屋人尷尬又傭懶地橫七豎八在客廳裡,我坐立不安。最後我說你想下來就來吧,我先走了。

近來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BILL說我抑鬱症發作。我想也是,但這次和以前不一樣,既然有情緒,寫一寫也就OK。但最近這種心情是陷入永恆絕望的感覺。以前總覺得,換個環境就有希望,如今,不知怎的,有種再努力下去都無法擺脫的塞息感。那是一種更漫長更綿延的感覺,不過又不似是情緒。
上星期每天起床都想死,但又說不出原因,找不到來源。明明生活很安穩,事情順著計劃完成,工作又沒有犯錯,又有哲學陪著我,為甚麼呢?還真是…想不到,大B說這種感覺過一陣子就好了。
遇上問題總得找原因,我懷疑原因之一是,最近在讀哲學時,發現很多哲學家所想的東西都是我以前想過的。難道是我忘記甚麼才導致今日的結果?或者對以前的我而言那些只是不需要面對的哲學,今日卻是必須屈服的現實。
沒有力氣寫文章,只好讀前一陣子的文章。泉與井點擊率不斷上升,很高興。那篇算是過去一年最滿意的文章,扎進很深很深的感情和思想。全文沒一處修飾,景沒寫、華麗的詞去儘,非常平淡地講簡單的故事,一個療傷的女孩,一個置身事外的男孩,算是這幾年最成熟的文字。
我在想,本來我這個人,一路往著愈來愈好的方向前進。突然被命運作弄了一回,非常害怕不知下一次會不會又出意外,不知道自己往後能不能保持這個模樣。當然,不試試看是不知道的,再走多一步,看多一會。希望自己能堅持下去,堅持前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