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blogger 十年暨第1000篇發文

這份工,打了一年,漸漸有些同事離職,都是些資深的,找到新的,更好的工作而辭職。學弟自澳來港,說找到新工作了,在新的學校圖書館當館員,館員就只他一個,工作輕鬆,薪高糧準,從家裡走十分鐘就到學校。

看着大夥都找不到錯的出路,自己還浮浮沉沉,心裡的焦慮比兩年前更甚。焦慮之外,否定自己之外,還多了一份質疑和矛盾。到底我在追求甚麼?

這半年斷斷續續的打着類似的反思問題,想讓自己確定一下,回到最原點,想一想自己想過甚麼生活。其實,我做人真的很簡單,只想找份簡單又不討厭的工作,不太需要面對太多人,太多糾紛,安安靜靜的白天完成工作。下班了,晚上回到房間,一個人讀點書,寫些言不及義的小文字。受歡迎固然好,不受歡迎就當自娛。

這,正是十年前出發往台灣的原因。

然而,十年過去了,又確實追到了麼?

沒有。

不,曾經有,卻都短暫。

2015年9月22日 星期二

當金錢左右立場──理念、資金與巿場

「我不去『三中商』買書。」積極參與社運的同事忽然爆出這麼一句,我嚇到了:「我不會給錢中資機構賺,那不是給錢共產黨嗎?」

我說:「但許多和本土研究有關的圖書,都是他們出版的。」

同事說:「那更嚴重。中資把錢給出版社,來掌控香港人的話語權。」

我就此閉嘴了,這,不是抵制日貨嗎?而且,即使去樓上書局買書,貨源若是聯合物流,也逃不過所謂「中資」的掌控⋯⋯

2015年9月8日 星期二

孤獨的久利生──Hero 2015

Hero 2015(律政英雄)最新電影,是粉絲的,就進場支持一下,不是,就上網瀏覽一下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