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時間太少

最近實在沒甚麼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該說,好累嗎?不單止吧。一直無法集中精神寫點甚麼,每當腦袋裡想到些甚麼東西,想記下來之時,總有別的事忙。工作在忙,事情在忙。累,確實很累。打破了二十幾年早睡早起的習慣,每晚三更半夜才回去,一覺睡去,清醒時,已經在公司了。

公司內部又出現很多問題,這些問題都不能被解決。總括而言是老闆問題。如今,又落到一個境地,老闆死先還是我們死先。

每間公司有每間公司的文化,每當進入到一間公司,總會覺得有些不妥當,有些走下波。然後會想一些方案去解決,去應付。然而,做了幾份工,才覺得 ,其實,原來是沒辦法改變。像我們這些嘍囉,能夠苟且下去就好了。高談寬論毫無意義。簡直就像一個戀人疲憊了,原本來共同組織些甚麼,卻在年月中感到疲勞,最終絕望離場。

如今,我就在這種感覺中渡過。

同事勸我,若要走,就早一點。在這裡熬一年、兩年,其實沒有意思。

走,很容易,但仍是這些基層職位,走了也未必能解決問題,情況只會繼續重覆之前的事情。生活沒有變好,反而更忘,離理想甚麼的,愈來愈遠。

早上花了點時間整理照片,一邊整,一邊想睡。還是整理不完。去旅行時拍了太多,平日也生活在拍,有的沒的在望,不管被拍者願不願意也在拍。

電影也在看的,影評和稿卻沒有很好在寫,提起筆又寫不下去。是對生活的放鬆,是對信念的動搖。

真正要想的不單是搬屋不搬屋,轉工不轉工的問題,是轉不轉行的問題,還要不要留在圖書這一行業的問題。

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不開心

最近總是不開心,不知道為甚麼不開心。或者太在意他人的目光,或者因為別的原因。

工作還是繼續着,繼續着我的人生,這個人生卻是沒有過去未來與將來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也不是今天才形成的了。例如不能融入同事的圈子,同一句說話別人說出來無傷大雅,我說出來就遭客訊了。其他人總是叫我多講些自己的事,我說,不能講的,你們聽了定然接受不了。他們說不會的,不會的,你講吧。結果才講兩句,他們就說:你不要再說了,太奇怪了。

以前覺得沒所謂,只要還可以寫文字,寫得出文字,總有一天能夠有所回應的。然而,走了這個世界一圈,才發現,無論到哪裡都一樣,未來都一樣,錢一樣,生活一樣,未來甚的,其實相差無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