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

轉換跑道

久違了的大東夜巿外的自行車專用道,我悠閒地騎着借來的單車,用借來的時間,在這借來的地方一步一步邁進。

前面有三母女攔路,我耐心的跟隨而不超越。走了兩分鐘,媽媽終於發現我,拉着兩個國中的小女孩,讓路。

超前約二十個身位,小樹邊停下,鎖車。
 

「欺負弱小。」應該不超過國二的小女孩經過我身邊時突然說。
 

我一楞。
 

她們一路走,有台機車駛到她們後面,媽媽忙忙不迭地讓開:「歹勢呀歹勢~」

2014年6月24日 星期二

如果這不是台南

最近情緒不太好,刪了十幾萬字。這一篇,不知甚麼時候會刪。

一、再遇

從澳洲坐十幾個鐘頭飛機回到台北,再坐了五個鐘頭客運,回到台南,魔王老闆娘第一句問我:「你交女朋友了沒?」第二句:「呀男朋友呢?」

我笑着,笑容想必靦覥。

2014年6月22日 星期日

心神亂

每晚和老闆娘通完電話,都眼眶濕潤。這幾天的心情,我不敢跟她講,我也不敢在這幾天之內,做任何決定。對自己忐忑不安的心情,連自己都很驚訝,驚訝到我照着鏡子時,不住想,我為甚麼居然這麼想要回香港⋯⋯

這份工作是去年已經有消息通知我的,我當時心裡面覺得很好。既可以回到老師身邊,幫她的忙。又可以做文創類的工作,一舉兩得。我原本的想法就是,在澳洲一邊悠閒地工作,等這邊工作的消息然後就回來。結果,沒想到,回來之後,我卻猶豫了,覺得,好像,不大想留下來。

工作我還是很想做的,文創類,香港基本上沒有這個種類的工作。而且台南的一切,都很好。老師、老闆對我很好,住宿環境很好,這份人情味在香港是感受不到的。 而且台南一切都很平和平順,就是不知道我的心,為甚麼一直都不安定,一直都想回香港。但回香港幹甚麼呢?香港,無人無物,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了。

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逃兵

終於,由澳洲,逃到台南來。這麼大個人,第一次當了逃兵。失敗的逃兵。

昨天搭飛機前,計算了一下自己到底出來多少天。居然,剛剛好一百天。之前從未計過,一計之下,竟又這麼巧合,不多不少,正正一百天。

從桃園機場落機,第一個感覺,居然和澳洲差不多。我問自己,為甚麼,我為甚麼要來台南。

在香港,混得不怎麼好,老是想走。走?走去哪裡?去澳洲吧。在澳洲混得不好,走,走去哪裡?回台南吧⋯⋯結果一下機,看着只有三十天的落地簽證,之前誰跟我說有三個月的?心裡想,噢,這次可能也呆不久。

回到台南,老闆一切都幫我安排好了。住宿、工作、人事⋯⋯基本上我只需要弄清楚簽證然後好好做就成了。但我沒有碩士,學校好像也不願給我最低工資的兩倍,那麼,我能留下來嗎。留不下來又能去哪裡?

回香港嗎?繼續找編輯的工作卻又沒辦法找到嗎?在台灣找心宜的工作但信心不大拼不過台灣人。 又或者去別的地方做一些非編輯類型的工作胡混過日子嗎或者繼續背起背包以天為蓋以地為床⋯⋯

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停下思考

挾帶着能回台灣的安心,一路流浪到達爾文。

達爾文,一個頗為無聊的鄉下小城,要是沒有車子、沒報團往外跑,這個城,就只是一個沉悶的被賦予州首府的鄉下小城。可想而知,北領地其他城鎮,是多麼的荒蕪。

在這個小城唯一的優點莫過於,別人需要用汽車到的地方,我用腳都能走過去。這幾天,我憑着一雙腳,用自己的節奏,走了去parap market、走路到east point,走路去博物館、圖書館、巿議會、沙灘、海邊、waterfont⋯⋯每天至少四個小時,每天都走得很快樂,每天都走走停停。

獨坐海邊的休閒長椅,大樹蔭庇,涼風送爽。眼睛穿過樹的隙、沙的邊沿,望海另一邊的人工堤圍。忽然心生感應:噢,我好像很久沒有想「為甚麼」了。

噢,原來我停下了思考。

甚麼時候的事呢?甚麼時候開始停下了思考?完全沒有自覺。直到這一刻,在達爾文總是逛不完、看不盡的海和海, 我才發現,過去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我居然停下了思考。

這就是我迷茫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