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偉大航道

打完這篇blog之後就要出發了,雖然有點早,距離check-in時間,還有四小時。

之後,我便開始人生至今為止最長途的旅行,一次過,把我年青時想做未做的事情,一鼓腦兒全做了。

睡機場、睡火車站。長途火車旅行,在火車上寫散文。去一個世界的中心拍照留念。幾日之內由暑天,轉去嚴冬之地。

這些全是,19歳那年,想做而未做的事。

而這趟旅途的終點,是我19歳那年,意料之外去到的地方。

台灣。

給自己的課題

一、 出門之前,給自己一個課題。關於生活、關於工作、關於人生。
朋友時常問我,為甚麼要放棄所有東西,不惜一切代價,跑去打工渡假。去了,又老是想放棄回香港。
我一直沒有好好回答。
如今我可以了。
二、 打工渡假於我而言,從不是甚麼異國生活體驗之類的東西,而是如何活下去的問題。就像當年我隻身走到台灣,從來與學歷、學位無關,是想尋找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如何活下去。這個問題看似無謂,看似得不到答案,或者不需要答案。不過,在我來說,是非解決不可的難題。不然我決計無法在香港,甚或其他地方,靜靜地平淡地過活。
先說說在香港這幾年的反思和感悟。
這幾年在香港,老是擔心未來,恐懼未來。不單自己的未來,也連帶擔憂同代人的未來。
社會環境走下坡,經濟沒有前景,年輕人沒有出路還不斷被打壓聲討。學姐在學校工作兩年多,遭新入職同事使手段逼走,之後找不到工作,淪為私人補習老師。另一個學姐,畢業五年,也算工作穩定,結婚買樓生孩子,卻從此被房子和孩子困住,沒有自由。好友交上女朋友了,預備兩三年內結婚,原本好好的工作,突然蒙上一層陰影,因合約是每年一簽,解約通知期只有七天,雖然我覺得他沒不可能被辭退,但他的不安,我全然感受到。
所以,我寫下80後現代生活。第一篇寫的就是這位朋友,投稿年多,至今未有回音。
三、 至於我自己,花了兩年時間,總算經濟獨立,還清借來的錢,不過生活反而更迷茫。畢業之後,發現自己手頭上一張證書都沒有,內心焦急,想快一點考些證明,增值自己。去考普通話,報讀出版課程,自修排版美編,半推半就學攝影,花半年時間操練努力考IELTS。
與此同時,我遇到許多人,許多因為生活,變成魔鬼的人。
Live become evil。
這些人當中,不乏宗教界的,理應德高望重。不乏年輕的,才剛出社會。不乏家庭在肩上的中年人,退休上岸、理應生活無憂的老者。越渡重洋而來的,艱辛遠赴他方的。看似正直實際各懷鬼胎,平素和善一旦涉及金錢即反面不認人。
這個社會,每個人都在算計他人,算計他人的財富,算計他人的所得,算計他人的職位。我不明白,他們為甚麼花費這麼多心力,妄圖霍取原本不屬於他們的東西。
我身受其害。
四、 在我離開香港之前,和中學老師見了一次面。我又再一次看見自己身在他靈堂的畫面,我就知道,不走不行了。花了四年時間才在台灣治癒的鬱燥和絕望⋯⋯
不經不覺,來到澳洲兩個多月。在澳洲,同樣遇見許許多多,來自不同地方的人。直到這個月在魚薯店,我終於找…

一個月的窮流浪

訂了機票,訂了火車票。開始一個月的窮流浪。準備用一個月的時間,結束這趟澳洲之行,然後回台灣。


Blog近來都沒甚麼更新,沒心情寫。只能寫些心情小記,如果有興趣,請往G+那邊去,讀着點。我想在Blog組織一些比較好的文字,然後再說。

暫時在布里斯本的backpacker住一星期,28號夜晚到機場,凌晨的機,到達爾文。預計在機場過一晚夜,然後在達爾文一路向南,到阿德雷德。看看能不能找到工作,若能,便多留兩天。若不能,便算了,從珀斯,直回台灣,執一執個人,準備一下心理,應徵八月份學校的出版工作。

這兩天在旅館,晚上無事,便打些閒筆的回憶。打着打着,都不太能看。唉。

預計這幾天會開始動筆寫新小說。比預計時間早。不過,閒着也是閒着,打打新小說,平伏一下心情也不錯。

提早結束

宣佈一個半喜半憂的事情,決定提早結束行程,七月份,回台灣。
這一陣子心極度慌亂,我寫了好多email求救,凡是有一線希望的,香港也好台灣也好馬來西亞也好,不論是誰,我都寫了mail告訴他們目前的困境。香港有很多朋友願意伸出援手,雖然多半帶着責難,但我知道,香港至少有人能幫助我渡過難關,我只不過又重覆一次剛畢業回港的生活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收到老闆娘的email。
讀着讀着,淚,不禁在心裡淌。

無以復加

這個星期,瘦了五公斤,快要回到大學時的水平。黑眼圈,比香港時,大了三倍。
一切都因為來到這家魚薯店。逃離邦德堡一天只賺到三塊錢的地獄農場,心情仍然很輕鬆。然而,回到YHA,心就開始亂了。朋友叫我留在城裡找工作,別到偏遠地區。那兩天,發了狠去找,可是時限前仍未找到。
所以來到這家鄉下的魚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