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0日 星期五

金石堂訂書到香港(實測)

金石堂推出台灣訂書香港取貨服務,好事的我,找了幾個人實測了一下。
訂購過程的詳細請見上一篇︰金石堂訂書到香港。這次主要測試一下服務態度,以及書的狀況。幸運地,應該測的都測出來了,不應該測的都沒測出來。


2013年8月27日 星期二

戲弄別人的夢想

這兩年吹起「追夢」潮流。辭職去開巴士,說是追尋夢想;儲十萬元帶個記者一起去流浪,又叫追尋夢想;不當CEO去街巿賣腸粉又是追尋夢想了……
最離奇的是,那些找藝員去參加歌唱比賽,美其名是︰「給藝員一個機會追尋夢想。」可是我橫看豎看,怎麼看都覺得是奬門人式的「物盡其用」,反正你簽了給我,我叫你幹甚麼就幹甚麼。根本就是「把別人的夢想當笑話」,而那些歌手又真的去參加了。他們大概覺得自己屈屈不得志,上一下節目搏宣傳、求一個翻身的機會吧。他們真的甘心就這樣被人「戲弄」嗎?抑或是這個社會互惠互利的新商業模式呢?
到底從何時開始,「夢想」變成了新的商品?
「夢想」產業鏈的營運模式是這樣的︰
某過氣而有實力的人-->電視台掘-->上節目-->有實力好評-->媒體曝光率高-->廣告費高-->電視台賺-->節目結束再找有實力的人B-->原先那個繼續潦倒
原先那位實力派,給別人販賣了一下之後就不見了。每次蘋果日報報導相關消息,都會很抵死地說︰「梗係襯住家陣人氣高,去吸金啦。」世事都給蘋果看破。

2013年8月24日 星期六

所有女必變成港女,所有媽必成港媽

這句話我說了好多年,但沒有人同意︰所有香港的女必成港女,所有香港的媽必成港媽。
持反對意見者有之︰
大熊︰港女通常做sales,我接觸的女孩,她們都不拜金。
路比︰港女是貶義,我不是港女。(子房按︰她明明就是。)

這些反駁真是毫不給力。香港鮮有的思想明晰之人葉一知早已出書談港女,港女的定義、惡習,等等。我想這裡沿用的也是這麼一個講法。至於港媽,歷史比港女還要悠久,我原本寫了一篇七百來字的短篇,諷刺她們,結果沒有人看得懂,唯有先用散文說一次,這個鐵律︰
先有港媽,後有港女。港媽港女的形成是地源關係,環境使然,不是後天所造。就如台妹,台妹來了香港仍是台妹,不會變成港女。中國人到了美國不會突然變得有禮貌、守規矩。

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另個角度看世界

從前看見甚麼,都會把它轉化成文字記憶下來,過去八個月開始用單眼,感覺自己看世界的方式慢慢在改變。文字的描述無論多絢爛美麗,終究是黑白的,漫長的,綿綿不絕的。現在在路上走,有時候望着一些景物,不期然會想構圖、顏色、景深……緒如此類的東西。這是過去用DC沒能感受到的,也使我運用DC的能力提高了不少。畢竟,D90不是甚麼容易操控的機器,沒有說明書之下,能夠花半年時間剋服,以至於在一些環境能正確曝光,已經很有滿足感。
最近常常在想,明年去打工渡假,若能有一台單反和廣角鏡帶着去,那該是多麼完美的事情。2013年真箇是開眼界的一年。以前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搞甚麼攝影,對拍照也不太在乎,去年買DC時還信誓旦旦向我兩個用單反的朋友講,我討厭這麼大台的機器。活死人學長說,去到絕境你便會覺得遺憾,我說有文字來支撐。然後又想到以前很討厭蘋果但現在愛用Mac book還千方百計搞來一台……
可見話不能說滿,人生之不可逆料呀──靠,感嘆個鬼呀。
2013年還出現了很奇怪的東西,開始搞排版、設計。這些都是上班無聊隨便玩玩,當打電動,當不得真。而我在學習使用不同工具的時候,忽然覺得這些東西也許能融合起來,如果融合得當的話,必然是非常好的事情。一種對將來的籌劃。
好吧,那麼先來秀一下圖。

2013年8月19日 星期一

有故事的人

下班經過便利店,發現一本攝影雜誌給卡在一本AV雜誌之間,拉出來,一看封面的模特兒,驚嘆︰「哇!這雙眼睛,這個人,背後一定有很多故事。」二話不說就買了。

2013年8月15日 星期四

姑息養奸

小蒼白無端打來,埋怨了一頓,說這兩天OT到十點,爆多人,所有事情都要她做,而叫她做事的分公司大家姐,上半天班,就走了。她怨了一頓說之前答應我做的事不能做了,又回去埋頭苦幹。最近她唯一的樂趣就是找我訴苦,苦訴過了,我教她怎麼改善、怎麼解決,她就是不做。兩個月以來,每一次都是這樣,到最尾,只會嘆一句︰「唉,可能我由細到大都屈從別人,所以才這麼好欺負,哈哈。」
我終於忍不住︰「你要死我唔會阻你。」
那邊廂分公司大家姐又常埋怨,某某某不聽她的話,某某某工作怎樣怎樣,老闆又給她壓力,最後吐一句︰「大不了咪唔做囉。」這句話我也聽了半年,但我知道,她不會辭職。因為她從頭到尾都是一個普通師奶,師奶這種生物,最大強項就只有講是非。她沒知識也沒見識,回到家裡,一定是沒有地位,常被兒子罵。回到公司,居然就變大家姐了,自然會欺負小的。而小蒼白這些小的,又不敢反抗,忍氣吞氣,只懂背地裡埋怨,不好好欺騙一下,對不起自己。

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個巿真係咁差?

星期天去了一家公司面試,就是〈給我一間正常的公司plx〉裡面的音樂機構。這件事,真是不吐不快。
該公司老闆打來之時,我已經覺得奇怪。其實我不是想轉工,只是想學樂器,將來沒工作,流落街頭,有個倚靠。流落街頭這事兒我講了十年,希望下個十年能做得成。學樂器也講了十年,希望下個十年,做得成。所以才會被這份工作的條件吸引嘛……免費學樂器,免費……管弦樂,我想學木管樂,單簧管或長笛。
去到才發現,有古怪。這個老闆,如果他不是騙人,就是可憐人。聽了他講兩個半小時,我終於明白他的意思,他想收個入室弟子,所以用「免費教音樂」,「兩萬元一個月」作為招徠。整件事包含了所有騙局的元素,但是否騙局,還需要再調查。
不過以他的講法,教樂器少說也有二十年了,卻一個弟子都沒有留下來,這傢伙不是可憐人是甚麼?加上他的表達方式,跟他做事會很辛苦,他帶着某種藝術家的個性,不擅長「組織」和「制度」。作個比喻,擁有蔣勳的藝術鑑識能力,卻沒有蔣勳設立學苑的能力。而且他的想法和做法都有問題,如果他沒騙人,而我要接手……唔,暫時先不說這件事。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誠品熬了一年

若非蘋果提醒,都忘了誠品落戶香港已經一年。

一年 前我們也做過一期追訪︰Psykhe雜踏誠品。這種小資本式的雜誌現在不做了,轉了做ebook製作,不過有幾點有趣的現象想回應。
當笑話回應。

一、誠品不夠在地化
誠品為甚麼要在地化?在地化為甚麼不去二樓書店?誠品在地化之後你期望得到的是甚麼?
為甚麼不批評LV不夠在地化,出九龍皇帝包包?

二、本地書店誠品化
這是我上個月元朗新三聯做探子拍的諜照。
houses_cheung's yl3 album on Photobucket

由照片可見,的確是誠品化了。
去年已經說過香港書店面對誠品,推出會員制等等的可笑政策。三聯誠品完全中了我的伏和預言──那些大頭不知自己想怎麼辦。好險去年沒去聯合當採購,不然給他們掉去元朗開荒就慘了。

三、模仿環境模仿不了服務
坦白講,我去過銅記誠品三次,沒遇過店員,除了賣珍奶和阿源肥皂的之外。
香港的連銷書店無論怎麼看裡面的店員都是不看書的,一整個就是沒文化。而他們又不流行電腦查書。誠品之所以是誠品,很大部份因為裡面的店員每個人都很有禮貌,懂得寫書評。有一種跟他們隨時可以聊書的話題、音樂的話題……一類的感覺。香港的誠品目前還沒有辦法給我這種氛圍。


誠品和金石堂以圖書零售業品牌進駐香港,香港的圖書零售業亂陣亂了一年,主要原因是香港的零售業從來不是品牌。既然不成品牌,可以說,它們是沒有個性可言,除了樓上舖會有特定的選書口味之外,一般人走進連鎖店,不會覺得A和B的佈置、貨品,有甚麼不同。可是誠品不是,一走進去你就覺得它和其他店不一樣。這份不一樣要學到骨子裡不容易。
香港真正的圖書品牌是出版社。出版社的個性分別,利用出版,想辦法把出版的圖書打進台灣、大陸巿場,才是應該要做的事。如果香港出的書好到誠品沒辦法不放在當眼處賣,那誠品就會變得本土化。要不然,我們無論進誠品抑或其他店,看到的也只會是台灣書、大陸書,本土化?開玩笑。

2013年8月2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