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7日 星期一

求甚麼?

他們沿着一條中間路線在人生中漂浮,而不是在人生中生活,他們用漫無目標的時日與毫無價值的回憶來填餵自己 ,就們一群飄泊的影子──惟有甘願在苦難的堅實土壤中去生根立足時,它們才能夠獲得實質的存在。(《瘟疫》)

美嚴決定去中大,不去台大。她沒有徵求我意見,也沒有跟我聯繫,都是瑤瑤跟我說的。我反而有點欣慰,這說明了,是她自己下的決定。許多情況下,自己下決定,即使日後證明那是錯誤的,也比起聽從別人安排而下決定來得重要。
這裡面沒有甚麼大道理,說穿了也不過是後悔和不後悔的反覆論述。我常說人生需要智慧,我們喜愛聽道理,覺得智者講的東西,就是在別的層次,可是,問心,人生真的需要智者嗎?我們需要一個哲學家在身邊時常提醒我們人生的真諦嗎?
不,其實不。一般人,生活之中需要的只是基本的吃喝拉撒,不需要道理,更不需要目標和理想。理想令人疲累,沒有理想的人和鹹魚沒有分別,有理想而不能實現則連鹹魚都不如。
最近不斷地審視畢業同學的生活狀況,寫了幾篇文章投稿,其中一篇已確實不會有人要,PO到這邊來,仍然冷清。人看多了以後,發現70%的人,沒有夢想,也不需要夢想,也不需要理想和目標,來來去去講的都只是穩定工作、穩定的工作和穩定的工作。閒時也不需甚麼娛樂,能用一下智能手機,膚淺地聊一下電視劇和電影情節就可以了。
這是他們的生活,這是他們的興趣,無論外人怎麼介紹、強逼一些「高尚」的文化,他們也絕不會改變他們的習慣。這是他們的圈子,與其疲累地學習和享受新的文化和娛樂,不如維持現狀,反正,快樂是無分高低多少的。

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80後現代生活(2)──路比

一個人,若是對昨日的失去梗梗於懷,對今日所擁有戀戀不捨,是無法邁步向前的。

路比仍然把分手的責任全推缷給前度,即使前度給了她兩千元分手費、她在分手當晚和別的男人上床、完全任憑情緒驅使向前度的哥哥投懷送抱、聯合全家族力量電話轟炸前度……九個月過去,每當枕邊無人,便會冒起怒火,爬到下格床,攻擊妹妹發洩。
家裏八個人,妹妹和她感情最好,年紀相近可能是原因之一,妹妹比自己醜才是主因。馬蹄面形蓮葉耳、短吻鱷般的下巴,帶着她逛街,令路比非常有自信。因此,過去五年,無論拍拖、舊同學聚會、老師葬禮,有事無事,她必定攜帶妹妹出席,而這個難看的行李箱,從不說不。
直到她以末代高考生的名號畢業,短短半年之內,一切都逆轉了,無聲無息之間,這個醜陋而且無恥的90後行李箱,毫不感恩地奪走她多年辛苦累積的榮耀。先是公司老闆的信任,再來是家人的照護、然後連她幾個恩客都轉會加入妹妹陣營。明明她的身材、樣貌和技術,遠遠及不上路比,香港人嘛,就是貪新鮮。
最近路比常常向媽媽抱怨,覺得在公司工作五年,雖然職級上升,但薪酬只調整了一次,與剛入職的妹妹,相差不到一千。媽媽冷淡說︰「那換工作吧!」路比隨即接口︰「我想做音樂相關的工作,可是薪水比現在的更低,那又何必轉呢?沒錯,我是很喜歡音樂,不過沒有人願意換一份薪水更低的工作吧!不,當然不是我不夠喜歡,一切都是錢的問題。一切都是錢的問題囉,你明白嗎?」話只說到一半,媽媽便安撫妹妹去了。
妹妹每天下班以後,總有新的事情抱怨。抱怨公闆冷嘲熱諷的指責、抱怨客戶只不過八天收不到回覆就罵她、抱怨公司附近食肆太差、抱怨同事藉機騷擾她……以往媽媽總是責罵妹妹,拿路比的勤奮批評她整天只顧打電動,如今呢?只不過是妹妹願意把百分之八十的薪水給媽媽作家用,兩人的地位立刻一百八十度改變,只怕再兩個月,路比要睡到下格床去了。
忿忿不平地上網找工作,早晚爬梳一次,兩個月過去,一封求職信亦沒寄過。大部份工作不感興趣,感興趣的,薪水又太少。上星期樂團的朋友介紹了一份有趣的工作,是某位本地調音師開設琴行,朋友說在那邊有機會學習調音和造琴,可是對方招聘櫃台服務員,路比掉下一句︰「即是不是造琴的職位,那我轉過去幹嘛?」
妹妹意氣風發高談闊論,不小心洩露路比轉工作的心思。老闆聞風,召見路比,還把玻璃問關得緊緊︰「你在公司五年了呀,你要知道呀,我呢,一般是不會用應屆畢業生的。看在你臉上,才聘你妹妹。你們要好好工作呀,明白嗎?」明白,你們是存心跟我過意不去。路比一氣之下,打電話給恩客,甚至提出不收錢,只發洩,對方卻諸多藉口,不斷拒絕。「要是讓我知道你找那個臭婊子,我就剪了你。」掛上電話,拋下狠話,莞薾一笑。
仍是那條凹凹凸凸的紅磚路,雨後積水的窪處自中五以來,從未改變。半年前,她以為她的人生亦如紅磚路,永永遠遠管住嚮往自由的前男友、永遠是父母的寵兒、能夠在這家公司呆到結婚、生孩子、退休。唯一改變的,應該只有掌中的手機吧!
手機震動,舊同學傳來一條微信,說阿怪要回來了,找天帶妹妹一起,聚一聚吧。她平靜地刪除微信,搖電話回家,提氣拉腔,用她那故作孩稚的聲線伴久經訓練的笑聲,通知媽媽,她已經到樓下,有甚麼需要買回家?媽媽說︰「你回家幹嘛?今晚八姑婆的大女兒的兒子滿月,在尖沙咀擺酒,妹妹沒通知你嗎?」

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電子書研習心得(1)──電子書vs紙本書

差不多半年前,放棄了把留學書稿出紙本的決定,都兩年了,沒有人願意出。問過其他人意見,都說排個電子版就好,因而,發了狠似的研究電子書這種東西到底是甚麼。一轉眼半年過去了,文字修訂尚未完成,卻買了一台kindle回來準備測試……這篇文章算是小小的研習心得,我不懂程式,也不擅長電腦,所以,只能夠以最淺白最低技術的層面說明,到底甚麼是電子書。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心思太多停不了

心思很多,正經文章難產……有幾篇想放棄了,談DSE那些、談蝙蝠俠的電影文章,原本雄心壯志想寫,下筆卻變了普通的介紹文……總是沒有辦法好好的集中寫一篇。太多事情同時在進行中,沒辦法靜下心來只寫一篇……結果恐怕是甚麼都寫不好。
這……真正糟糕。
最近總是心思不靈。PK那邊要想如何擴充業務,那邊又有雜誌社找我寫誠品的文章…唉,其實我不想寫,又不是我的名字,一半稿費要交給那位正式的專欄作家,而且,想不通為甚麼我自己寫的他們不要,只要我代筆……斷斷續續地,感覺我都快變little people了。

正職仍是停滯不前,沒甚麼特別。我都沒心機做了,很閒,閒得過份。可是已經問清楚,在這兒工作,既沒有合約、也沒有在職證明、糧單、離職證明……這算甚麼呢?等同白做……老細呆、副總傻……出版社幫教授出論文,老總居然說不用校對。副總想了想,因為掛出版社名字,所以不校不行,但又不願印三百多頁的稿子出來校,竟然想到叫我們對着電腦的PDF檔校對,另紙抄起,再用電話口頭跟製版的說哪兒有錯。

2012年8月13日 星期一

暗地裏作業

好像很久沒有更新blog似的,但我明明每天在打。後台的草稿又累積到一個可怕的數字,一到雙位數就覺得可怕,不能不清。
文章一直在打,同時兩部小說的創作進行中。上星期看見有個跨媒體創作比賽,原本想說,沒時間了,不參加。但上班無聊之時,一打,又打了五千字。第一章很順暢地完成了,原本我的計劃是三年五之後才寫的。以故事的曲折和元素,這個故事恐怕很難落空,只是我有沒有能力把心中想所想的一五一十寫出來。故事很淺而且不深,我甚麼可以加一些註解,那一個場境要做動畫,那裏需要加插小遊戲,那裏主角會學懂甚麼必殺技之類。而且這一類的徵文比賽,要的東西太概也只是這些而已。再說,再說。

收到許多學生來信,談他們DSE後的狀況。我心裏面看了頗為氣惱,正在寫一篇文章回罵。寫着寫着覺得自己邪氣極了,唉,在香港待久了真的很容易心理變態,今天看見賣旗的人,都差一點罵他了。快點讓我走吧,再呆下去會瘋掉。

2012年8月6日 星期一

盲目的書迷


剛好讀完這書,anobii那邊才新增這本書,新增條目還是我發出去的。與其說讀完,不如說,翻過去。除了前面幾篇2012年新增的文章,後面的都讀過了,雖說都已經忘了是台版、港版還是大陸讀到的,但讀過就是讀過,而且是大部份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