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0日 星期一

混亂、無序才是正常──兼談國民教育

我的確是覺得,世界應該是這樣的︰
當你去投訴政府或者強權之時,他們會歐打你、強姦你,用各種暴力的手段,摧毀你。
當你做善事之時,朋友嘲笑你、奚落你、辱罵你、欺騙你……
當你尋求法治和公義之時,你會突然陷入絕望,遭各種各樣十方惡人阻止你。
當你撒謊、欺騙、貪污……錢就來了,生活就會好轉。
殺人和搶劫才是文憑、學位,殺得人多,口碑好了,生意就會多了。
宗教會麻醉你,勸你行善,累積自己的實力,發動政變。
人生是世襲的,生在高門大戶,永遠比生在升斗之家來得好,唯一的辦法就是暴力。
總括而言,比起法律公正,我更相信暴力。比起國際談判,我更支持戰爭。
所以我喜歡百年孤寂,喜歡駱駝祥子。祥子也是一生勤懇做人,最後得到甚麼?
一無所有,只有無盡的欺凌與虐待。

2012年7月25日 星期三

淘寶河蟹記

這個標題,還真是三言兩語就說完。淘寶被和蟹了。就這麼樣。支付寶也快被和蟹了。就這麼樣。我原以為自己已經很小心,查過禁書目錄,沒有禁書在上面,可是沒兩個月就被封了。六宗生意,每一宗都是好評。可能那邊發現,我居然有辦法把書通過了海關寄回去,而且每一次都成功,所以即使有其他用家還在賣另一本書,也沒有事發生吧(每上一本書我都查一次到底有沒有別人在賣)。
打電話到淘寶的香港客服,接聽電話的明顯是在深圳或者東莞一類的地方,接線生的廣東話不怎麼溜,又好像不怎麼會用電腦。我問︰這個帳號是怎麼回事了。她說︰呀…我查一下…呀……這個嘛,應該是有一本書,係啦,有一本書,禁了,不能賣。我問︰是哪一本?她說︰就有一本書……十幾號已經被下了架。我說︰你們十幾號就封了我帳號啦。她說︰係,一直沒有下架所以封了。我問︰那要怎麼開呢?她說︰就沒辦法了。
所以目前的狀況是淘寶那邊停擺了,它是直接封鎖了我的手機號碼,如果要重開,就得再申請一隻手機。所以短期之內,是沒有辦法了。而可惜的是,PK開業兩個月以來,對台、對港的生意,一宗都沒有,反而對大陸,就已經做了五宗。我是想盡辦法寄回去的(其實也沒甚麼秘密,中國郵政而已,最危險就是最安全嘛),他們收到書開心,我虧一點點,也沒問題了。
不過愈難入牆,我就愈想進牆。雖然價錢未必會比較便宜,可是,我覺得這件事很好玩。
之前一大堆人抱怨香港書難找(見拙文︰香港的網絡書店二手書交易平台),結果始終沒有人找我。的確是有點失望。老實說,我其實不喜歡用那些商城,雖然他們看似有很完整的系統,但許多東西都很麻煩,絪綁住,例如一堆莫名奇妙的功能,甚麼欄位云云。媽的,最嚴重的是淘寶,最初是淘寶,然後又出個支付寶然後又出個天貓,架床疊屋,可是它現在是最球最大的。換句話說也是全球最大的騙徒集中地。
我一直有個想法,希望直接用wordpress的ftp空間,打造一個網絡的平台,反正簡單,不用太多錢,但我想,可能要找一些懂得ftp的人幫忙設計才行。我只會用內建的東西,打打文字,ftp甚麼的,全部都不懂。還要教大陸人如何翻牆出來,大陸的網絡空間也是。有想過用anobii,可是anobii不方便放照片。g+的照片,又不方便查看資料(只有那麼幾句caption,想多放一些也不行)。總之,缺東缺西。
零售這種東西的鐵律是,客源多,貨源多,成本才能降低。像我這種一兩本訂的,自然會貴,貴了,就沒有辦法了。是真正的沒有辦法了。所以,零售只是業餘的課業,真正的目標還是雜誌。

比起零售,另一個更加令人擔心的問題是供稿不足。非常稀少。我已經在打專欄作家和網絡小說的主意了,看看除了讀書心得和一般的介紹以外,能不能搞個網絡評審的平台出來,找一些真的有識見的人,來評一下現在網絡上那林林種種數之不盡的小說。
之前討論區有蠻多人希望做這件事,但始終是沒有辦法搞起來,連徵文比賽,也從雙月變成不固定了。大家都不喜歡有比賽,有比賽就有輸贏,贏了固然開心,輸了就會想,你這傢伙憑甚麼說我輸呢?反正沒有你評,我也可以繼續發表。然後每個人就開始愈來愈自戀,瞧不起編者,更瞧不起別人的作品了。真是的,我的稿子被退了七年,一份都沒有人用過,我都還沒有怨埋別人呢。
我沒有甚麼扭轉乾坤的念頭。反正扭轉不了。只是興起,想做,就去了。然後再想一下辦法吧,畢竟我不像別的公司,有龐大的財政投入。但他們投入了之後,也只是推廣流行小說、流行商品,其他的東西,就這麼樣不見了。一些很好的文史出版社又不太願意在這電子書那邊投入,那只好,自己做了。電子書只是一個過渡的媒體,我覺得二十年之後,一定會有一種和紙本書一樣便宜的入門方案,卻更便於交流的載體出現。目前,只能夠先把網站和雜誌的內容弄好,再作打算。
困難重重,但,希望日後能順利的走下去。

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落波速記

明渠的水,還剩三份之一就滿了!滾滾的又黃又濁的。樹枝、報紙、帆布……雜物說多不多,隨風吹落、隨水沖去。一大叢固執的綠葉,纏住柱子,綠油油的清新的,黃濁河水,急湍的「刷、刷」聲,也無法嚇跑那一大叢執拗的綠葉。
羅望子、黃皮和未成熟的龍眼果子,皮開肉裂、連枝帶葉、吹散在地。爛掉的果子打在水泥地上,無法入土成苗。應是清新的樹葉味兒,給嗆鼻的汽車廢氣掩蓋,紅磚灰地舖上棕果果綠葉浮凸枝,構圖再複雜、意境再抽象,也只是人們踐踏的對象。
四陀狗屎,每隔十步,直線排列,淺棕色,軟硬適中,十分新鮮。狗兒倒也機靈,預知天文台弄人,不甘示弱,佈下陷阱,落井下山。
兩個小娃拖着爸爸的手,指着前面吹倒的小樹,興奮雀躍地催促爸爸望向他們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新奇發現,年輕纖瘦的媽媽蹲下來,替爸爸整理稍為摺起的褲腳。

2012年7月22日 星期日

2012書展後感

昨晚終於去了書展,第二回戴着職員證肆無忌憚地入場。儘管買書的數量是最多的,卻是最不開心的一次,心裏面,總覺得,不高興。以前買個五本就覺得很多了,這次是雙倍(去年只買了一本),可,老是覺得,要想的得不到,得到的又不必得到,心裏面,最是難過。

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構築一個便利身

不知不覺我已經變成了這麼樣的人,不懂的,實說不懂,懂的,也裝作不懂。原因,細說起來我也不知道原因是甚麼,反正,目前的工作環境就是這麼樣。
換了一家宗教出版社,他們因為很難請到人,連我這個沒有信仰的人也請來了。編輯部共有四個人,其中兩個是信徒,我和負責製作的考姆不是。同為教徒的烏扎和瓦德,對我們兩個,都略有微言,老是認為,我們兩個不投入、做事沒有熱誠。
打打逐字稿而已,需要有甚麼熱誠呢?
烏扎昨天忽然跟我說,雖然求職上要求應徵人是佛教徒,但也不一定、也未必。想請教徒,是因為他們工作時會覺得這件事和他們的生命有連結,不介意多付出一點時間在工作上,比較有熱誠。我虛應說,也是,可能,將來吧,慢慢來。

2012年7月15日 星期日

三隻陌生鬼

某日孟婆家裏的窩壞了,請鄰近的師傅來修理,三隻沒有湯喝等投胎的鬼,在河下游的咖啡廳,喝咖啡、吃蛋糕。
三隻鬼面相皆虛,在地府裏,了悟前生事,閒聊間互道來歷。

2012年7月13日 星期五

必得如此

去年幫網友訂一本舊版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譯者是呂嘉行。看着那本殘殘舊舊的書,我問他︰「這個版本有甚麼不一樣嗎?」他說,其他譯本,把裏面那句取貝多芬第十六號弦樂四重奏的第四樂章裡的問句“Muss es sein? Es muss sein! Es muss sein!”,譯為「必得如此嗎?必得如此!必得如此。」,其他的中譯版,皆譯成「非如此不可」。

2012年7月9日 星期一

戒急用忍

這個禮拜的心情都是這樣,很糾結,昨天還想,哎呀,這裏不成呀,怎麼會這樣,還是趕快找工作趕快閃人吧。過了一天,又想,其實還不錯呀,算是一份hea工,可能多待一會,有了新機器後,日子會好過一點呢?第三天醒來,又不由自主地一天上求職網三次,祈求有新的職缺,有新公司,找我面試……如此反覆的心情下來,連飯都吃不下,想去買書,調節一下,可是走進書局,又想,房間裏還有二十本書,沒有讀完,再買,真的會完蛋。
心急是其中一個缺點之一,總覺得,別人在我這個年紀,都已經在某個地方,做着我想做的事好多年了。文學奬拿了,書也出了好幾本。而我還糾結着,浮沉着,沒得着。不禁想︰「別人在我這個年紀都已經搞出這麼樣的東西來了!不如死了算。」所謂一事無成,所謂成功,壓就在這裏。
我算是個很心急的人吧!下決定很快,但很少心思熟慮。以前有時間,不覺得怎麼樣,會想,也許路多繞一點是好事。可是當你路繞多了,又會想,為甚麼終點還沒有到呢?無間道一樣。阿pan宣佈明年加薪八千,他說︰「如果你當年不是放棄了通識報告,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唸中文副學士,然後學士,現在跟我一樣都已經是老師了。」諸如此類的說話,要多少,有多少。內容不就跟小時候大人常說,書唸不好,沒有前途,將來你就後悔了,一模一樣。我小時候就已經常問他們,他們後悔嗎?他們總是說,就是不想我跟他們一樣。等到長大了,我真的跟他們不一樣,他們又埋怨,為甚麼我老是和他們唱反調。

2012年7月6日 星期五

突然想念舊老闆

新工作開始第四天,老實說,仍然很不安,如果有機會的話,真不想留在這裏。
從薪水和工作量考量,這是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做的事情很簡單、打打文章拍拍照而已。職稱是正職編輯,不是助理喔!是正式的,坐正,但工作性質比較像工讀生。以前上班頭一個月,壓力很大,因為那些事情,我都沒有做過, 上司又要求你很快上手。搞得糟頭爛額。這個禮拜卻是因為沒有壓力。
原因是上司把我當小孩子看,叫我慢慢來,不用急。但他卻有很多事情忙,不會交給我,覺得我做不來。我是無所謂的,可是他的性格,與以前系上打工的老師太像了,再兩三個月,我們一定會出磨擦。
這種上司通常都是絕世好人,脾氣很好,可是不擅管理。當我一打開電腦,頭就大了,上百個檔案散在桌面上,此情此景不就是當年研究室的電腦嗎?明明東西多到電腦都跑不動了,可是一旦移了位,大家都會不知所措,亦不知該移去哪,沒有別的電腦和硬碟了,只好放着。房間的東西也是好多年沒有整理了,很亂,只有長時間呆在那裏的人知道放在哪裏。

2012年7月4日 星期三

吵鬧不休

這個禮拜都不怎麼讀得下書,看幾頁又放下,真懷念從前捧起書一看十幾個小時的日子。是時候該寫點東西了!一些正式一些的文章,卻又無法一氣呵成寫完,草稿匣都爆滿了。
天氣異常的好,好得十分誇張,天文台昨天才說今天會下雨,可是天氣好到實在想出門,可是又想不到可以去哪。看見一大堆沒有洗的東西,沒有刷的地板還有說了很久要清的食物等等。還有PK的版未排好……唔……待會去元朗一日遊就算了,反正元朗這麼多好吃的,隨便去吃一吃就算了,明天再說。

一個月的失業期,明天是最後一天了,真有點不捨。該做的事情還沒做,該處理的事情也還沒處理。那些強積金之前聯絡銀行要拼在一起,卻還是沒有拼在一起。還找不到強積金的專員。放長假嘛,反正就明日復明日了,誰又知道明日一下子就過去了,又要迎接新工作。
說實話沒有心理準備要上班,總覺得,如果有辦法的話想再找另一份更好的,但我也心知,以我的資歷和經濟狀況,是不可能找到更好的了。換句話說,一個三流的人,就要安份的過三流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