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1的文章

SU選舉的公民教育

中學的學生會,其實沒甚麼用。既沒有實權,有沒有能力,不能為學生謀福利,老師又處處制肘,最多搞搞郊遊、賣賣文具、新年送些小紅包和小禮物。即便有些中學的學生會勢力很大,也不是學生的功勞,只是家長勢力而已。
在台灣時沒聽說同學中學有選學生會,甚至大學學生會也不太知道選舉日期和地點。反而他們的社長很受學生重視。
中學時我也選過學生會,那時事情鬧得蠻大。其他學校的選舉宣傳期只是一星期,我們卻有一個月……代價太大,付出太多。恰巧這個星期上班的學校上星期選學生會,只有一個內閣,教師怨聲載道。無他,參選內閣資歷太差,落選機會極高。而同學的批評流於主觀,非理性者居多,教師們即說︰「現在的學生為甚麼變成這樣?」

為甚麼我們的日子這麼難?

總覺得,日子好難,未來很遠。不是止是個人問題,更是整個社會出了毛病。眼看社會問題堆填如山,身為小巿民,困惑、嘆息、無力,做不了甚麼。
我時常覺得自己身處於一個消耗型社會,它大量消耗天然資源,消耗人的精力,而這種消耗的結果是社會因為不斷消耗,導致人的生產力和資源不斷消耗,而這種消耗卻沒有累積應有的資源和財富。
許多事情千頭萬緒無從解決,負面新聞日新月異,感概感嘆日子難過,這一本書帶著苦難的農民面容的本,恰恰出現在眼前。果然是一國兩制,內地目前的情況和香港的很相似。

力竭

昨天請半日假覆診,校長借題發揮,狂數如下︰
「我今天早上看到你的假紙放在桌上。第一件事,年青人要去覆診,應該選下班時間。你說Mrs Lo不用看醫生,不用去檢查嗎?要。但我知道要上班,我會選擇星期六。而且你看中醫,如果是政府醫院排期,時間很緊,那沒辦法,但你的情況甚麼時候去都可以。你又說到自己很嚴重,那我建議你看西醫。年青人這樣掉下工作去看醫生,是不被允許的,但我都批你,看完醫生,趕快回來。
第二件事你認為自己工作盡力嗎?(我答︰幾盡力)你用「幾」字,證明你不盡力,人總是看高自己一點,你認為自己「幾」,其他人看少幾分,就是不盡力。那我實際上沒看見,但我聽回來你的工作表現很差。第一,經常犯。第二 ,經常恰眼訓(打瞌睡) 。第三,明明遲到卻簽準時,沒有簽真實的時間。 第四,不主動,不積極去找事情做。 第五,其他人對你的評價很差。 第六,經常看書,上次已經警告過你,上班時間不能看書。 第七,剛才說過工作時間不應請假。第八,上班不能做私人事。
如果你沒事做,很閒,就主動去找事情做。不是用來睡覺、做私人事,你這些叫怠工,這種情況我可以立即開除你,不用30天通知。我現在警告你,雖然合約訂明30天通知,但你怠工即是違約,我有權利不用通知期開除你。
你想想看,你走這麼遠回來還是遇上Mrs Lo,世上的事情很難料。無論你覺得暫時找不到工作,先做著也好,將來想要換到別的工作地方也好,我們跟你續約也好,做生不如做熟嘛。但你也要好好考慮清楚你的工作態度有甚麼值得改善。人在做,天在看!」

入圍宣告

沉重難耐的一天,很沉重。唯一欣喜的事情,是入圍了2011年第六已全球華文部落格大奬初選。本周需要面對自己內心的責備、老闆的辭退警告、斷斷續續的暴雨、痕癢難當的皮膚敏感、張開眼睛就是壓力的生活……
六年,我終於再一次在文字上獲得丁點兒微不足道的肯定。想當年意氣風發,不可一世。今日忍氣吞聲,悶悶不樂。一直希望能透過文字、生命、生活,刻下自私足印,訴說世間的幸與不幸。然而苟活至今,留下來的文字,誰又願意認真細看,駐足慰問?
自憐也好,感慨也罷。重重圍困的人生裡,幸好有這一則喜訊,帶來一絲安慰。

抬不起肩

這個星期上班都沒甚麼動力,hea住hea住,入分只check一次,很容易錯。經常一邊工作一邊聽音樂,不專心,懶得專心。
很多事情等著做,要認真做的話,一定忙得不可開交。不過……我還是懶懶閒地……一邊聽音樂、一邊上網、一邊MSN……這樣的工作容易出錯,但認真工作,也是容易出錯…… 這…當然不是藉口,不過這兩個禮拜精神的確不太好,沒甚麼幹勁。
開始感到無力,很無力。用心設計一些教材,覺得這樣已經不錯,結果老師說看不懂。做好了,學生又說不懂……這個步驟反反覆覆無數次,實在很疲倦……最近又發生了幾件靈異事件,星期六分好了中五的講義,派發時少了十幾張……我覺得很奇怪,數至派不到三小時,那時數了兩次,都正確,因為甚麼會少了這麼多張呢?

積克與Natalie

讀過五頁原稿紙,將近三千字的小說,苦思量久,雖然有點殘忍,還是說出來︰「不也是普通愛情小說嘛!」
薇彩盯著我,眼神帶點輕視︰「這個社會除了愛情保留一點純真,還有甚麼值得歌頌的東西嗎?」
X                                     X                                       X                                               X
積克沒有愛上Natalie,Natalie對積克也沒有意思,幸好故事沒有陷入最俗套的俗套。Natalie一如故往,只愛分數。積克呢?他日漸丟棄自己鍾愛的事物。
那是一個不怎麼好玩,有點偶然的契機,積克改著批改堆積如山的作業時,忽然被指派到中六代中史課。他教中史,只教低年級,高年級課程並非不懂,只不過人手安排,他資歷淺,輪不到他。
他捧著一堆中二級西史作業,卻浪費了整整兩節課,沒有批閱。中六同學詢問他修讀高考中史的方法,一聊,就兩節課。
他快想不起預科為甚麼自修中史,好像因為會考成績未達25分,按學校規矩不能修3門AL課程。可是AL考試修三門課比修兩門課較有優勢,因此他提出自修。當時老師頗為反對,只不過覺得積克本素行為端正,讓他自修,期末考一次試,再考慮是否讓他報考也不遲。「反正公開試拿A,原因甚麼的,也不太重要。」Natalie點頭同意。
X                                     X                                       X                                               X

瀉了一半陽光

近幾天都做不出甚麼來,回去MSN一會兒,累得連書都看不下,躺下來睡了。兩天總共下來只看了不到10頁書…非常罪過。
赫然發現這大半年的工作劄記比過去四年加起來還多,思前想後,覺得這種情況與現今工作和自己理念相違背有關。
過去的工作多是學校和書店。雖然學校的行政工作很麻煩,但幫老師做研究,至少能學到一些知識。書店工作也沒有甚麼違背理念的,書店營利與我無關,書也不會很難過,最多只是客人有點麻煩,但那些其實都與我無關……

人在江湖

「我想報碩士,怕課程又開不成,無法轉行……」
「唔洗諗住,要好多錢。」大熊說。
「31000……文化研究比較便宜,其他得6、7萬。」
「你冇迫切性去讀。」
「不,如果課程再開不成,一兩年後就會不夠競爭力。」
「你也掉進這個圈套。」
「身不由己。我不像你,是醫生,有專業,工作自然增值。」
「你也這麼想,落入政府圈套。」
「誰不知這是圈套?但政府用這個套,老闆也用,老屈人戴,要生存都要戴。」
「咁都踏隻腳入去,證明你都世俗了!」
「一入江湖,一世江湖。你每個月給我兩萬,不用還錢,我可以不世俗。」

today is sunday

didn't write in english for a long time, i wish this post won't be too hard to read.
today is the last day for holiday, this is this only holiday i have each week. i want to have two days...but..it is impossible.

i watched drama with Bill yesterday night in Tuen Mun Theater, it called the 72 Tenant. i had watched that movie before, they are the same story. it was good for enjoy the story again in different way, i think the movie is better, but i like actors of the drama, they're more funny then movie.i won't like to wrote something to talk about it later, until i can type chinese.

五月過了十天

昨天下班,在輕鐵上看見兩個其他學校的學生,男的不俊,女的不美。
男的比我高一點,勃子圍著難看的棕色黑條紋汗巾,右斜的瀏海剪成醜陋的孤形,蓋住半隻右眼。女的只到男方胸口,良久沒有漂染褪成黃褐色的長髮盤在腦後。二人共握一根桿子,單看手背,女的又肥又白。二人最初有說有笑,聊著學校八卦,講了兩個站,男的手往下移,兩隻手指搭住女方右手背一半。二人忽然無話,女的臉頰充血,不想被男方看見,瞪起不怎麼大的圓眼四處張望,無奈找不著焦點。膚色蒼白,既長且胖的臉左轉右轉,直到下車。男方在前,女方故意落後兩步……
真純潔呀,沒想到現在香港也有這麼純潔的愛情。純潔嘛,幾乎等到無知,而我離純潔和無知已經很遠很遠…有點感慨過去沒有好好享受或追求這份純潔……感慨而已,沒有後悔,反正真正純潔的東西是活不長久的。

地道、灰諧、胡鬧──港產片打擂台

早兩天辦公室裡發生了一件小事︰
瘦子老師︰「哇!你副3D眼鏡!你去看那套3D電影?仲帶埋副眼鏡返黎?」
肥子老師尷尬︰「係呀。」
瘦子老師激動︰「我倒是看了打擂台,頂!都不知道為甚麼拿這麼多奬,完全不知道在做甚麼。幾條老嘢係到打黎打去,一個瘦骨仙做主角,打鬥場面又奇怪…到最後,那個誰?很出名,以前拍很多戲時常扮黑社會大佬那個……呃對,陳惠敏,最尾講了一句『你明唔明?過多幾廿年你就明』都唔知UP乜春!」
我忽然發現近年常說港產片沒落,新不如舊、遷就大陸巿場致失去特色……但同事港產片在國際電影界獲得許多殊榮。儘管獲奬數量增加,但無可否認某些港產片獨有的特色近年的確減少了,而打擂台獲奬,恰恰反映這種趨勢下的反動。

釘書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當學生這麼多年,對文具有一定研究。哪一種筆比較好用、哪一種對考試有利,哪一種便宜可以借給其他人……漸漸的開始遺上儲文具惡習,筆記簿、資料夾甚麼的,明明用不完,看見漂亮的禁不住買回來,放在書桌上當作裝飾。針書機算是眾多文具之中替換率較低的一款。

我猜很多人跟我我一樣,Max的HD-10D機是人生中第一款接觸的針書機。因為價格便宜、普遍,家裡總有一台,而且非常耐用,一台用了十年仍然裝況良好。出社會後辦公室常備有數之不盡的Max釘書機。如果票選「我最難忘的文具」,這一款釘書機肯定比其他經常更換、推陳出新的文具更具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