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1的文章

學生問我返幾點

這家學校的學生,對「返工」這個概念,超乎我想像。近幾天見學生,他們不斷問我「阿SIR你返幾點?」「你幾點放工呀?」「你係咪係到長做架?」
我當學生時,從來不會問老師這些問題,不會覺得老師有所謂「上班」時間。只有「上課」和「不用上課」的時間。 上兩個月在巴士上,聽見幾位學生對話,原來他們小息時玩撲克,被班主任發現。班主任大發雷霆,要求他們交出撲克,可是他們收起來並撒謊說沒有玩,班主任要求他們明天自首。巴士上他們熱烈討論要不要道歉、自首。四人熱烈討論之際,其中一人大喊︰「人地都係打份工姐,奉旨要受你氣架?」 他們對「返工」這個概念非常清楚,對於「辭職」的概念更清楚。
學校長期處於高流失率的狀態,TA(教學助理)平均半年換一個,合約老師,一年換一次,長合約的教師也有隨時離開的可能。就在這篇隨筆出街之時,據我所知已經有兩位一年期合約的老師、三位TA、一位牧民助理,一位做了十幾年的老師離開……箇中出了甚麼問題?

這個禮拜很難過

二月份,二月份。今個星期二月份非常難熬,寒冷天氣,加上持續不斷的冷鋒雨,衣服怎麼穿、被子怎麼蓋,都覺得陰陰冷冷的,衣服和被子永遠不乾似的。而且月初花太多錢在家庭用品上,只剩下500元,非常慬慎小心地花錢,到2月最後這個禮拜只剩200元。前面還有交報讀證書課程的錢、改地址的事情……精神壓力很大。
雖然搬出來住了,私人空間較多,但伴隨的孤獨和憂慮,每到夜深,便侵擾我的夢。夜半醒來,想讀一會書寫些文字,但一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要上班,頓時疲倦不堪,很快,勉勉強強又能睡了。

甘心被消滅的香港人

回港這半年,很大感觸。
香港、香港人,跟我離開之前一樣,根本沒變。香港,這個地方卻愈來愈像大陸。每想到這裡,就覺得民進黨激烈地表達不能讓大陸進入台灣,即使經濟有損失,也要維護本土主義。
中國人誓不低頭,發誓除了錢以外,不會低頭。
香港,就是最好例子。
「灣區計劃」諮詢有缺失「公眾參與」再度被忽視陳雲︰「宜居灣」毀滅香港城邦格局人權監察要求立即凍結「灣區計劃」

失魂引

天,忽然又下起冷雨,夾著餘冬的威勢,氣溫由暖和一下子掉到寒冷,下雨的冷才是最難熬,令人最不想上班的冷。
上星期發生了好幾件小事,令我在財經緊拙得不能再緊拙的時候,無法保持輕鬆心情渡過。比較麻煩的事情是回DICK處收拾東西時,不幸遇見他父親,遭他奚落和責難了一會。他恐嚇我假如不付租金,就打電話去學校追數。本來我還想薪水下來,手頭寬裕一點,就給他,可是這樣的威嚇,使得我開始考慮……香港人,到最後都只是錢。而我是香港人最瞧不起的種類︰沒錢。所以我一直覺得香港的貧富懸殊不是美國拖累、不是中國連累、不是官員不體察民情,根本是香港人劣根性的問題。扯太遠了!總之說到最尾,我只能用事務性的口吻回覆他。大B和BILL聽到都表達了一定立場,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支持我,總算精神有點依靠,沒有被負面情緒打沉。


遺失、尋覓、等待----談村上春樹

「如果我留下來,事情有轉機嗎?」仿問明,明沒有回應。
「這種事情沒有如果,只有結果。」我夾在中間,話語帶點冷漠,刻意的冷漠,刻意的。
猜不透明在想甚麼,一反以往健談個性,沉默地凝望咖啡杯。我替仿點了藍山,明點了我常喝的卡布奇諾,我點了無糖的歐蕾,因為這家餐廳的侍應不會拉拿鐵花。
三人無語,我夾在中間,想說點甚麼,又怕他們不高興,不說甚麼,氣氛又難過得令人難受。仿開始說些有的沒的,畢業後上班的故事,過去在學校的日子,不到十分鐘話盡,把時事新聞放到桌上閒聊。明興趣缺缺,忍耐著等仿講完,然後講她旅行的趣事,內容對我而言非常奢侈。我試著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話,試圖把仿拉進對話之中,仿卻神遊物外,眼神漸趨怨懟。
我報以幽怨和無奈,明興致甚高,期待我回話。我問︰「來香港,住哪裡?」
「沙田,朋友家。」恪外高興,恪外明媚。我和仿共同感覺到某種不屬於我們的歡樂在漫然,仿眉頭緊皺,好像受不了歡樂太甜,香氣過份刺鼻。

中佬危機----舒琪葛優馮小剛

從小到大,社會也好、家庭也好,都給男人下了定義︰得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勤勤奮奮,找份好工作,到某個年紀,結婚生子。要麼狡猾處世,白手創業,賺很多很多很多錢,意氣風發……最讓人瞧不起的,就是秦奮這樣的人,半大不小了,仍然吊兒郎噹,瘋言瘋語,長得一臉平凡相卻老是不正經,沒有固定工作,也沒有固定伴侶,其他人不知他在幹嘛,恐怕他自己也不清楚這輩子是怎樣活到中年。不過無論如何,還是活到中年了,錢不愁,生活無聊,不如找個老婆,好歹死了有人收屍。

聚舊

久違了的學弟妹,久違了的成大。畢業一下子半年,不經不覺,意想不到。
找人難,約人難,好不容易約了初四吃飯,因為要去鑽石山找學妹拿書,因而選擇了最近的觀塘APM,逛街,吃飯。
2時在地鐵站會齊,阿東樺華阿祖肥妹阿祖的朋友,6個人在裕民坊附近左逛右逛。本來的想法是,裕民坊附近有很多好吃的,隨便找一家進去都不錯,還可以去大孖記買腐乳鼓油。誰知道有一點失算了!初四,大部份食肆尚未開巿,走了一圈,還找不到地方坐下來。大家都餓了,只好隨隨便便,在一家看來挺乾淨的四川小館,坐下來吃了。
吃過飯,瞎扯了一會,然後到APM逛街。大家都沒甚麼錢,也不想買東西,只是逛逛而已。6個人鑽來鑽去,由6樓往下走,走到4樓,阿祖朋友忽然遇見熟人,竟然也是成大學生,把我這個絕跡港澳會的隱蔽青年認出來了!遂一道逛街,由吹水王阿東陪著,分開幾個梯隊走。可能真的沒甚麼人有興趣買東西,走了一圈才五時多。有些人約了家人先走,我和阿祖、學姐便去又一城,再逛一會,吃東西。
時間雖短,但很快樂。

浮誇

國粵語流行曲因為同樣使用中文,因而經常出現旋律不變、更改歌詞,譜成新歌。這種「文化交流」受歌手演釋、填詞、編曲等因素影響,變數太多因而成功率只有一半。當中例子不勝枚舉,唯有忽略。最近上網查看,發現eason的浮誇居然被改成國語版,心想︰「哪個傢伙不要命了?居然改這麼困難的歌?」抱著「看你怎樣死」的心態觀看十幾遍,仔細閱讀youtube留言,發現評語大致傾向三方面︰
1) eason廣東版較好 2) 林志炫國語版不錯 3) 兩者不用比較 第三個理由基本上是屁話,沒有比較何來好音樂?批評者大概認為,如果承認林老版〈浮誇〉比不上陳醫生〈浮誇〉,林老的江湖地位勢必不保,為維護偶像尊嚴,或偶像的神光護蔭,死命認為林老版比較好聽。說不過其他人,就退而求其次︰音樂是藝術,藝術不用比較。如果不用比較,為甚麼還要辦歌唱比賽呢?比較永遠存在,可是比較之時需要認清楚︰同一首歌唱得比較差,不代表歌手本身素質不及對方。同樣,唱同一首歌比較動聽,感染力比較強,不代表歌手比其他人都厲害。比較不是否定,而在於找出歌手特質和風格,從而改進。

歲晚難

今年新年特別難過,特別特別難過。
剛租了房子,錢一毛不剩,花光了,家居用品尚欠許多。本來不打算一下子全搬到新居,裝修未完成,沒有煮食用具,連筷子也沒有。可是新年有四天假期,加上朋友親戚很可能會來港,唯有加快步伐,至少有個地方可以暫時居住。四出借錢撲水,結果還是欠最重要的東西︰床舖。
上上星期六已經訂了床,答應29號2-6送貨。可是等了4小時,貨還沒送來,送貨師傅打來,說7點才能送到。我不行,約了人,電話又快沒電,只好要求改日送貨。星期日打了好幾通電話,終於連上,IKEA答應2月1日傍晚再送。可是昨天午飯後突然收到電話,師傅說4點送來。我大吃一驚,不是說好傍晚嗎?怎麼又變了?正查詢直線投訴之際,星期六跟我聯絡的張小姐來電,答應一定傍晚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