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0的文章

幾首記不住的歌

好久沒談音樂,臨近年尾有不少歌手發片。近兩年流行發EP,6首歌一張,不過還是和以前一樣,好的歌手繼續好,不好的繼續不好。賣的歌手繼續賣,不賣的歌手繼續沉淪。
論壇這兩天狂推一道新聞,07年出道的女歌手目前歌唱事業停滯,在某家店舖兼職賣麵線。上網聽這位女生的代表作,神奇地,唱到這麼樣的女歌手,之前我居然一點點關於她的消息都沒聽過。


兩個月

8月26的飛機,回來剛滿兩個月,好像過了一整個學期那麼久。
這兩個月發生了不少事,細數之下,這個兩個月真的發生了不少事。先是回來後生了一次小病,一頓混亂的收拾,然後是阿DICK家人的爭議。再來為了找工作四出求助,搞了一輪。寫了幾篇很滿意的文章,卻在9月尾發生了逃難事情,走到石龍打擾多年沒見的同學,又跑去學姐家寄居了一晚。忽然間遇上面試高峰,受騙幾次,心灰意冷。被朋友親戚留難奚落,情緒還未平伏,竟又收到面試通知。心想面試過後又要等一輪,可以再過點寫意日子,居然又收到通知,喔,可以試工了……試工一個多星期,校長表示有意簽約。今天下班車上,長長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兩個月找到工作,而且試工了一個星期,離開台灣時預訂兩個月找工作11月開始試用期1月試用期完畢搬屋的目標,第一階段暫時超額完成。

我們的境況

上星期厚仔忽然打電話約我吃飯,他吃飯時一直批評我,因為他一直都是這樣,我沒有察覺甚麼。吃到一半大B打來,叫我們到他樓下吃甜品,聊聊天。我有點兒不願意,但厚仔答案了,我便一起過去。他們各買了一瓶啤酒,我買一罐咖啡,在熟識的居屋公園長椅漫無的瞎聊。
厚仔原來因為快要調回香港不開心,兩年前他調職澳門,工作簡單瀟遙快活。如今要調回香港,負責新的工作,技藝生疏,香港人又不好相語,害怕自己應付不來,心情不愉快。
我和大B跟他說,不必太擔心,多做幾次就行,反正他在公司已經兩年,不會輕易因為剛接手這些原因開除他。他仍然悶悶不樂,粗口橫飛,唉氣︰「會死架!會比人炒架!又唔知之後會點……」惹得大B也嘆氣︰「前面的路該怎麼走?」我頗為驚訝,大B完成碩士課程,薪水這麼高,竟然也會擔心前途。
朋友年紀和我差不多,20出了一點兒頭,將近中間與30歲又有一點距離,剛出來工作一兩年,各有狀況但都是前路茫茫。

螺絲

18歲找到第一份工作在書店上班,他們以我太安靜為由,兩天把我開除了。老闆離開時暗諷說︰「有些人只是社會上一顆螺絲……當然,職業無分貴賤。」處於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齡,一心想當全職作家,沒有理會。幾年台灣留學之後,如今只求當一顆螺絲,希望下班之後時間全屬於自己,不用想工作上的事情。足夠基本生活費和進修開支,下班後可以有精力做自己的事情。
上班一個星期,每天下班都要上網下載第二天學校要用的片段、報告例子……早上7點出門,晚上7點回來,煮飯吃了8點,上網查上班用的資料到10點。洗澡後看一會書寫日記,11點睡,第二天又起來。我希望至少回來之後可以放鬆,盡情地休息。
現在的工作也有優點,只需要上五天44小時(HK平均工作5天半,工時70以上),不用集隊也不用代課。雖然薪水較同職位同事低一點,但少雜務。可是我最覺得無所適從是教導方面。目前主要工作包括製作教材和指導學生寫研究計劃。

調調

上班第三天,說忙不忙,說閒不閒,只是下班之後,洗菜煮飯洗衣服,看一看第二天上班要做的事情,一下子又到睡覺時間,躺下來沒有知覺,第二天又得出門。這種日子說是期待已久也不為過,過去幾年一直逃避全職工作的生活,因為這種工作會把精神磨耗,連想像力都磨掉。連愛人的能力都會失去。
上班下班總共花費三小時,來來去去的巴士上,看到很多,想到很多,卻無力記下來。有如城巿燈影,轉眼又過。工作不算太忙碌,可能因為我帶了一點下班後處理,上班還有一點空閒時間,上網看看新聞,今天抽十五分鐘,打一點blog。組織比較有規模的文章就不行了,只能簡單說點甚麼。

新一輪試驗

回來才一個半月,事情峰迴路轉,一想到人生如此奇詭,就覺得無悔。
星期四突然有學校叫我去面試,今天已經試工了。昨天去面試時,緊張得要命。一打開門見校長,居然是from 1教過我英文的老師。她在我中三時調到別的學校當校長,沒想到10年過後,居然在這麼機緣巧合的狀態下重遇,我準備了一整個中午的說辭,突然空白。因為她以嚴格聞名,我心裡很慌。對於像我這樣一個剛剛台灣畢業,還未完全進入香港環境和狀況的人(應該說我從出身開始都沒能融入香港),英文又不好,她問兩句,就顯出我準備不足,了解淺薄。
最後她還是請了我,有點兒破格錄用的意味。當然因為我資歷問題,我想也因為我壓低了價格,一般我的同學當TA都有9千,但我沒有辦法,我需要錢和經驗。做一日就有一日薪水,我戶口只剩下200元,實在太需要錢。目前我還沒有自信能平安渡過試用期,但我會用最大限度的努力去應付。還是那一句名言︰「做,或成或不成;不做,永遠不成。」
不過在學校裡我暫時沒有電腦,而且剛開始上班,很多東西不熟手。所以一定得帶回來做。有些我是挺喜歡的,批改他們的報告和作業。我很擅長做這個,但也挺諷刺,當年我就是不聽潘SIR的話,害報告拿了U,現在輪到我要批他們的報告,報應……
另一個重要的負責地方是設計教材。上班第一天就要做一個深圳的專題教案。這個我必須用很多時間處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做類似的東西。中學的通識教案有一定格式和目標,跟我在大學時幫教授做的很不一樣,那時最多只是技術操作,重點是研究生和老師討論,我打打字找找影片之類而已。現在我是設計者之一,大夥兒討論出個大概(討論時我幾乎插不上嘴,很多地方跟不上),挑戰時很大。要附合討論時的要求,也要遷就學生,不要太困難,同時要生動資料豐富。
之後可能沒甚麼時間打BLOG了!星期四那天我還想說出去拍些照片,多打兩篇文章,有機會的話參加華文部落格大賽玩兒。前幾年已經想參加,但我寫文章毫無系統,雜亂無章,看見其他人十分堅持同一題材的文章,一寫幾年,敬佩不已。今年雜文比較少,多寫遊記和短評,應該可以試試看。
這個BLOG 4年了,在我大二差不多十月時正式開始,邁入第五年。今年希望能夠多寫一些反映社會議題的內容。我想為自己平反,為現在20來歲的年輕人說句話。佔據媒體那些人都是年紀長的,我們的聲音一直被打壓,一直被剝削。我想試著去說點甚麼,至少告訴他們,世界上不止他們一把聲音,我也有自己的立場…

太陽出來了

一星期的冷鋒天氣過去,太陽又若無其事地冒出頭來。他藏了這魔久,到底有沒有自覺呢?
經過一星期密集式面試之後,正確來講只是四天,這個星期又緩下來了。沒有人打電話叫我見工,還真是苦惱。更苦惱的是上星期見了這麼多,一份再聯絡也沒有,連兼職也不請我,實在令我困惱得很。常說著理想的工作理想的工作,也許到頭來只是不得不這樣而已。找一份工作,居然可以這麼難。
昨天雨下得挺悽冷,肥溫和我chat了一會,同時又看到其他人facebook更新的照片、突然有一種錯亂的感覺,好像世界無法中和的錯亂感。下雨天真是一個容易失去真實感的日子,特別是躺著沒事做的時候。
這麼躺下去到底要躺到甚麼時候呢?雖說我不是白躺的,文章呀書呀一直不停地讀,在我而言,這就不算完全毫無價值。可是,沒有產值。在香港,沒有產值等於沒有價值,何況像我這麼缺錢的人,更是如此。希望今個星期快點有工見,快點有工作,快點有收入,不然我期待的日子永遠無法展開,那就慘了。

香港台版圖書售價計算

香港朋友投訴台灣書很貴,動輒上百元一本。我說去到台灣之後因為折扣,所以比較便宜,不覺得太貴。之後他們請我訂了幾本,我也幫網友訂了幾本,有時候會比較便宜,但有時候會比香港賣的還貴。下面要略為解釋到底一本台灣書在香港和台灣的售價有甚麼不一樣︰

◎價格計算 以一本定價NT400元的書為例,港幣台幣滙率約 1:3.9-4.0,姑且算4.0好了,定價是100元。 香港書店定價︰HK135  售價︰HK115(85折) 連鎖書店沒有打折,實際價格約在135-150。樓上書店打折大致是85折 至8折,說不準的,因為按照不同出版社到書和來貨價不同,比如五南或三民自家出版,在台灣已經得不到很好的優惠,所以折扣價比較少。然而即使打折之後書店 售價還是比較高,到底這個價格是怎樣算出來?去台灣之前我在一家書店打過工,當時的計算是這樣子的︰

樂觀一點

多次見工沒有回音,連第二次面試機會都沒有,一下子打破了中七當年的百分百面試錄用機率。
有點兒疲累,有點兒頹廢,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自問面試時對答如流,雖然未至於完全正確無誤,但至少沒甚麼大意外。或許有更多能力比我強的人可供選擇。
自問能力不算很強,雖然這幾年在台灣,老闆都很依重我,但是回到香港,這點兒的工業速度和能力算不得甚麼,因為比我習於競爭的人實在太多太多,而我又是慢郎中的性格。不過我覺得自己的能力沒有問題。
朋友安慰我,有工見即是對方賞識,我的能力達到對方要求,應該高興。他們也教我很多方法去準備面試,令我獲益良多。
這次是我找工作以來最多人幫忙的一次,希望能快點打到工作,當作對他們的回報。只要找到工作一切都會好轉,我要樂觀一點,總會找到合適的工作。
其實昨天進去學校走了一趟,覺得學校的環境未必和我性格附合,反而補習班比較單純,可能會比較好。雖說討厭每天重覆相同工序,但有時候單純的工作可以保留精力,下班後繼續讀書做研究。不過,最緊要穩定。工作穩定才不會憂心忡忡,才可以計劃將來。
大學畢業好像轉了一圈一樣,所有事情又回到原點。每個人都在感嘆,每個人都在感慨。十年後的將來,我們又會看見一個怎樣的自己?繼續感慨?還是無晴、無雨?
 見工搞得人根皮力盡,我由粉嶺到東涌再出上水去天水圍入屯門再出旺角,穿戴整齊像花車巡遊似的到處表演相同的說辭,然而轉瞬間被遺忘,最後沒有人請……這就是我,或者我們身處的時代。一個,無法平靜和穩定的,下坡時代。疲倦到連幻想的能力也沒有。

求職陷阱

心急求職之際,一連兩間公司約在同一天面試,早上10時去尖沙咀環球中心,下午到北角。查e-mail紀錄,前一間公司見文員,後一間完全沒有紀錄,打電話叫我見office trainee。當日無事,心想去見一見,看看甚麼環境也好。
穿上整套西裝,問好友借了領帶,沒上一次那麼像小丑。因為不是閒日,也沒有那麼多白眼和奇怪眼光。出到尖沙咀,大家都穿著西服,那種不適和不協調的感覺終於除去。
面試前一晚,經朋友提醒,上網查過該公司地址,討論區說這間公司是保險公司,上去之後不是見工而是售賣保險。可是我覺得去一去也無妨,反正整天屈在房間也不是方法,出去轉一轉運也好。
到達公司門口,看見果然是保險公司,己生退意,按門鈴沒有人應門。門牌上寫著請往7樓接待處等,我心想,既來之則安之,反正無事,不如到7樓看看。7樓按門鈴還是沒有人,等了五分鐘,難得有人出來,我問他︰「請問朱先生在嗎?」那人看也不看我︰「他在裡面,你打電話給他。」我半信半疑,打聯絡電話,但對方沒有接聽。我回到6樓,再按門鈴,今次終於有人應門,我說找朱先生,結果沒有人認識。在陰暗雜亂的寫字樓等了一會,有人問我是不是來見工,二話不說帶我入waiting room。已經有4人在裡面,既是保險公司,我填表時已經沒有耐性,只想隨隨便便面試當作練習,趕快離開。

收拾心情

阿DICK親戚從廣州下來,我沒有地方睡,遠走了幾天,去了石龍打擾舊同學,幸好舊同學沒甚麼好客,並不介意,得以借住了兩天。之後去學姐家,住了一天。今天回來,親戚還未離開,但我不能再出去了,星期一,要繼續努力找工作。
出去兩天,看到了許多東西,許許多多不一樣的事情。許多關於舊同學現今生活的事情。畢業五年,各自生活都起了很大變化,人生閱歷不同,性格也有相當大的轉變。近來見工,時常聽見老闆對所謂的「80後」緒多批評,我們變得一無事處,然而誰人看見我們掙扎求存、在這個被支配不到我們作主的社會,為了迎合上一輩的要求,艱辛向上又或停滯不前的奮鬥?
這兩天興起一個唸頭,想寫一寫這些舊同學。我不幸讀過兩間中學,一間中學比較好,同學現今都是高收入人士候補。另一間很差,同學畢業後各散東西,從事各行各業。然而大家都在扽怨,抱怨現今生活,抱怨工作辛勞和工資不成正比,抱怨將來無望。
我活在大家中間,無法投入任何一邊的世界,反而更清楚看見各人的處境。我問自己,其實我能夠做甚麼?在這個把年輕人妖魔化的社會,我能不能為他們,為自己,說一句公道話?目前我還在找工作,努力掙扎之時,尚有餘力之時,我想寫點甚麼,來敘述屬於我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