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0日 星期一

履歷表

總說香港人多,總說香港擁擠。
回來幾天,頭痛欲裂,人太多,太嘈吵,如非必要實在不想出門。一出門,人爭路、車爭道 ,老是覺得,這個社會沒有將來、沒有突破。
好久已前,已經是這樣,在這個社會,乖乖聽話,不要爭鬥,低著頭過日子,始是正道。不要為禍,不要有想法,不要念頭。學著賺錢,供車供樓,哪裡來哪裡去……不要問,不要想,只要做……
這幾天不斷思考自己可以有甚麼出路, 好像有,好有沒有。我渴求的生活不過是傭懶地過日子,混過這一輩子,或許,或許。
找工作,又得更新履歷表。中七畢業曾經寫過一篇短文,當年覺得履歷表不好看,心想,不必擔心,過幾年,一定會更漂亮,隨著經歷成長,履歷表也會成表。 花了四年,在台灣歷練許多,辛酸過後,歡笑過後,居然只換來一行看來沒甚了了的句子︰某某大學文學院畢業。下面的工作經驗也只是兩行不夠20kb的文字。四年,換來這種東西,忽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現實就是如此,即使努力再多,也只是一句學歷,兩行文字。有誰願意理會文字背後的故事?即便因為這兩句履歷而得到面試機會,對方賞析的,只是那個學位、學校,並非得到這個「資格」的我。他對我,毫不理解。
看著這份拼了四年只多了一項大學畢業的履歷表,就覺得諷刺。有些人付出只有我1/3努力,得到的也是同樣的東西,畢業後日子過得比我還要好。
曾經有人說過,世界的公平全因他的不公平,世界之所以公平,皆因沒有人知道他哪裡公平。
難料將來事情如何,我不想走進軌跡裡,卻無法擺脫軌跡。只有在尋求平穩的軌跡之中,一直寫、寫、寫,奢望在生活中,尋求突破。
說穿了,我不過是,好吃懶做的,大混帳而已。沒甚麼了不起。

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

win7

阿DICK花了一整個下午,幫忙砌好了電腦,既能用WIN7,又能上網。因為底版有點問題,我只是隨便裝了open office,比較喜歡用微軟的,但作業系統是他的,我就只好選擇最少量的安裝。買了儲值卡,又能上網了,剛回來與世界斷連的恐懼感和不安已經消去。的確,我們如今的世界組成,我們與其他人的聊繫,不再是心與心的交流,是線與無線的交流。
每念及此,總是慶幸自己有朋友。至少我的朋友不是如此。
4年前出來已經預料自己會落得這種境地,沒法留在TW,回HK也沒有歸處, 蝸居在朋友家中,沒有穩定工作和收入,沒有過去,沒有將來,也沒有未來。儘管預想過無數遍,但事情真正來臨的時候,還是有點無法釋懷。到底我甚麼時候能找到工作?能不能找到理想的工作?能不能再次找個地方出走,留學、工作、或者甚麼?不知道,將來的事留待將來去想。眼中要快點找工作,然後找一個安身之所。
目前兩個計劃,留在HK繼續讀書,或者回大陸再讀一個學位。這些事情可能是工作開始後兩年的計劃,我想,這就是我正處於的年紀,沒有青年時的衝動與盲撞,需要考慮生活而不能再不顧一切地出走。所有事情都要留給自己一條退路,要顧慮朋友的感受,不能只照看自己。這麼一來,人生便有了制肘。有制肘而不得自在的人生,對我而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沒有可歸去的地方,沒有可安頓的地方,也是一件,苦困的事情,難過的事情。至少,給我的書,一個安頓的地方。

先別談這麼苦難和迷茫的事情了!剛從台灣結束修行,很多朋友找我吃飯。全部都由她們請客,久別重逢的感覺真好,如果有比這種更好的,就是戀愛了!我是個連軀體都沒有的浮雲,暫時得不到值得珍惜的戀人,就用我一切的方法來享受朋友之於我的包容和感動。終有一日,我會報答的……突然發現我把他們的醜事在某個地方被寫下來,然後會狠狠追著我,打我的頭︰「你個仆街!!」哈哈哈哈

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旅學台南【終章】----餞行與宴別(3)老闆伉儷@東雨

留學生涯最後一次盛宴,也是最期待的一餐。老闆兩公婆8月初已經預告,帶我和小依到安平,吃日本料理,替我們餞行,也為他們餞行。
八月第一個星期二如常上班,甫坐下,魔王老闆娘來電至店,漫不經心拿起電話︰「我把店賣囉,中午新老闆娘會來。」我心裡面大大地「吓!」了一聲,雖然7月底店裡已經有些不尋常舉動,只是一直以為是客人要求,沒想到一個原因背後埋藏了這麼多其他因素。她和老闆商議後,認為我快將離開,小依畢業也待不久了,他們正在做出國準備,決定帶我們兩位「資深」員工到安平,飽餐一頓。
日子最初訂在八月中,卻因為大家行程無法配合,移至20號,由第一頓餞行變成最後一頓。我騎上機車出發到台灣文學館,忽然厚雲蔽天,雷聲大作,特別開快一點,剛泊好車,豆大的雨點尾隨而下。

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最好的一週

用左三日時間打爆左,當然係Miss左好多劇情咁打爆,因為公測就黎完,返HK電腦又唔好,先至趕住咁打爆。玩左幾日已經好想買正版,因為creak唔到。唔知點解呢輪DOWN親D GAME都creak唔到。唔知係部腦問題定係我問題,不過呢,我都係D鐘意買正版既人,有一種擁有既感覺。當然LA,最好就係其他人買左正版借我玩……HAHA。如果唔係呢,就要等我搵到工、搵到屋、買過部勁D既電腦……可能已經出左第三集~~XD 不過呢隻game令我覺得大學四年無玩,無打魔獸,係一種損失。

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妄想接收員

快要離開才發現自己人緣沒有相像中差,今晚這一頓最期待,老闆和老闆娘說去安平吃海產,她非常確切且激動喊︰「保證好吃!」
前天和雪糕學長午餐,他問我證書的事,抱怨老師在口試上的表現。他說得很有道理,但他以前都不太會說這些,可能覺得在我面前說這個,不太放心。我試著把這些對話用自己的方式編織出來,或許連我自己都忽略了,其實比起寫境,更擅寫對話。儘管我不擅語言。
昨天和小砰吃飯,一個頗為神奇的學妹吧算是。難得她環島到台南,媽的,讀了一年僑大就環島,還常常說自己沒錢甚麼的。她倒是難得能夠談書的對象,儘管她的個性極之港女。她和幾個男朋友一起來,放他們在旅館,瀏出來和我吃飯。我問她用甚麼理由,他倒是爽快說跟台南的男朋友吃飯。我O曬嘴,咁都得。沒關係反正他們幾個和平共處。

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火滾

其實由昨天開始已經是這樣,生氣,然後,讀不下書,按著電腦,又不知道有甚麼好做。想打機,又無GAME玩。
尋日去搞居留證,帶齊曬藥單上面D文件,填好曬表,拎過去,比佢睇。入到移民署已經開始有D火,6個位開得3個,兩個女人做緊野,一個男人係到禁電腦唔知禁咩,另外兩個人企係到吹水。我等左10分鐘,先有人叫我過去。過到去,個移民署職員望左望,問我,帶成績表黎做咩。我拎張藥單出黎,話呢張野上面寫住WO。佢就話依家唔睇LA。隔左一陣,佢CUP好曬印,準備收錢,突然又問︰「畢業證書的影本呀,怎麼證明不是偽造的? 」我呆左呆,下?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佢話︰「你回去學校,找註冊組蓋章。一般學校都會蓋啦。」我講左句粗口,揸車返到學校。
去到註冊組,心唸拿拿林,應該好似學生證咁既姐,CUP個印走得。一行入去,屌,有個工讀生,同職員講我要做咩,佢望都唔望︰「蓋章去文書組。」個工讀生覆我,明明隔左唔夠1個位,都要轉達。個野真係火,仆你個街又係我面前耍太極?「文書組叫我過來的!」我厲瞪左個工讀生一眼,佢覆比個職員聽。個職員即刻好緊張,拎住我張野望完又望︰「他們應該搞錯了,你去文書組。」

2010年8月16日 星期一

旅學台南【終章】----餞行與宴別(1)

臨走前兩星期,飯局特別多。人類何時開始覺得,到步後需要吃一頓,離開之前亦必須吃一頓,有如某種特定的手續和儀式,才算完成一段旅程,才可以離開。
原本以為要去大咪學姐桃園家裡,沒想到她突然來到台南,告訴我,這幾天暫住同學家,請我去她那邊吃頓飯。
不曉得她的同學是否台南人,驚訝她剛剛開始教師實習,已經認識到新朋友。或許是舊朋友吧,與我無關。她開著我的車子,載我到安平,河邊公寓,三房一廳。我乖乖地坐在電視前看8點檔,完全搞不懂在演甚麼。廚房傳來焦臭味,我皺眉問她需不需要幫忙,她說不用,我以為她在逞強,她甚少不逞強,甚少。
三餸一湯上桌已是8點,看了看精緻的菜色,幾乎可以肯定,她早已煮好,等我來到再加熱。她穿一件白色小背心,淺藍色棉短褲,如果脫掉人字拖就好了。
「你面子真大,我第一次煮東西給男生吃呢!」無疑,作為一個男人,她的身材對我十分具吸引力,可是她從來沒有把我看作男人。
「喔,是嗎?」這句話我聽過不下6、7次,我從來不相信,除非女人認為在街外買食物回來加熱等同煮菜。
「哼!好像很多女生煮東西給你吃嘛!」
我苦笑︰「我煮給女生吃比較多。」
她好奇問︰「你第一個煮給誰?女朋友?」她好奇心重,但嘴巴很疏,幾年來不斷套我說話,覺得我收藏很多秘密。
「忘了,應該不止一個。」
她推我肩膀︰「你少來!」

2010年8月13日 星期五

風雨台北(4)----平溪一日遊

常聽說九份多雨,我帶上雨衣,覺得風雨再大也不怕。可是大B覺得我小題大造,強迫我買雨傘。我說︰「你來台北幾天,已經吹壞了三柄,我不想浪費金錢。」大B看不過眼︰「我買給你吧!」不想他破費,又不想自己破財,隨隨便便在橙舍樓下的老舊傘具店,買一柄一百元老人家登山用雨傘,堅硬鋼骨、彎曲木手柄、傘身甚短,末端有一塊防滑塑膠,名附其實中用不中看的老人傘。
我和大B乘早上10時自強號前往瑞芳,因是閒日,沒甚麼人,整列車卡除我們以外,只有幾位老人家。列車外風雨交加,我頗為擔心。大B甫上車便睡著了,話也不說多句。偷偷拍下他睡相,呆等火車到站。

2010年8月9日 星期一

風雨台北(3)----雨衣見國父

一夜醒來,風雨更烈,昨夜在橙舍喝酒看足球的老外已然退宿,或者只是找個地方渡周末。上網看氣象,芭瑪可能周四過後才會減弱。我們原本計劃第二天去九份十份清桐,可是風雨太大,害怕人在郊外一陣狂風容易落得客死異鄉的慘劇。在房間秘謀過後,決定更改行程,把市內觀光和九份行程調換,至少在市內比較安全,加上台北市沒有宣佈停工停學,博物館等地應該沒有關閉。
計劃先往國父紀念館,可是從捷運上到地面,風雨大得我們不敢前進。在香港十號風球,我仍然出門上茶樓,基本上香港沒甚麼大樹,騎樓和有蓋行人道太多,社區普遍以「不用日曬雨淋」連接大廈商戶交通點自豪。台北則不一樣,馬路較寬,國父紀念館四周空礦,捷運站出口樓梯走了一半,雨水如瀑布流下。街上無人,只有快倒的樹和馬路上濺起人半高浪花的汽車。看見和我們一道下車的上班族向風雨投降,走回頭路。我們也只好退回捷運站,看看時鐘已經10時多,決定先去誠品,看看中午過後雨勢會不會減弱。

◎信義誠品
坐車前往市政府站,站外仍在整修之中。大一時我去過一次,依稀記得路線。其時雨勢略減,風仍暴烈,我們沒有打傘,在濕滑路面上急行,走進有蓋行人道。我說︰「這裡好像三年前已經是工地,到現在還沒建好?」工程車進進出出,堆起的建材似乎隨時倒塌,我們不敢久留,跟隨上班女士的隊列走到新光三越,繞到誠品信義店。
時間尚早,誠品正門未開。我們潛進地下一樓,扶手電梯停頓,花崗石地面濕滑。本欲走扶手電梯,避免滑倒,大B制止︰「正在下雨,很容易漏電。」就不敢了。進7-11買飲品和便利雨衣,台灣7-11飲品和香港全不相同,大B好奇地打量,計劃每次進7-11買不同的飲品直到離開︰「台灣飲品真好,又便宜又大杯,而且味道不錯。」我說︰「晚上去夜市,選擇更多,隨便找一家都有50款。」大B點頭︰「難怪台妹身材這麼好,港女不喝水,不做運動,又胖又矮。」

2010年8月8日 星期日

催眠自己

開始打最後一封在台灣的mail給張SIR~~4年了,好像以前中學交作文功課一樣寫給他。老實講,真係唔經唔覺。
4年囉,說容易不容易,說難不難。難過的日子有很多,開心的日子也有很多。前幾天家慈問我,畢業要回去了,感覺如何。我說,沒甚麼感覺,反正就回去找工作嘛。她說看來我已經準備開展新生活了。
8月一開始發生了爆炸性的小事,店裡的事情前幾天透露了一點,現在仍然不方便多談。老師的研究工作愈來愈難,快將離開才發現以前雪糕學長和莊莊學姐承擔了多少艱難的任務。我不太能勝任,但依然盡全力做。老師說口述歷史精簡版第一次做,已經做得不錯。我覺得做得不好。

2010年8月7日 星期六

firefox使用經驗

上網我總是優先使用firefox,因為我經常在不同地方使用電腦工作或休閒,所以在不同地方的電腦安裝了firefox。因應用途和工作不同,安裝了不少add on,雖然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我希望分享一下。



2010年8月4日 星期三

寂寂無聞

總過幾天說不出話來,失去語感的經過之後,今天覺得終於可以說點甚麼。今年夏天好像都重覆著這種狀態,不太好的狀態。月底到月初一個星期左右,說不出話來,整個人不知道為甚麼,非常不在狀態,懶散失控,無法集中。做甚麼都提不起勁,看不下書,工作效率低下。開始了好幾天,通常是薪水下來之後一兩天,又開始可以講點甚麼東西出來。月中,才有辦法組織一點像樣的東西,說不上好東西,總算比沒有的好。
這兩種狀況不斷重覆又重覆,令我頗覺得苦惱。好多預期之中的寫作計劃,沒法完成。說好了要在台灣寫好的長篇小說草稿,按這種狀態,只怕甚麼都寫不出來。可能也因為換到阿祖的房間,換了個不同的環境,要重新適應、習慣,總得要一段時間才再次進入狀況,再次寫出個所以然來。看著辦吧,按自己的節奏,一步一步向前走。
昨天回到店裡,才知道發生了大事。老闆真係...唔聲唔聲,嚇我一驚。好采我仲有20日就唔做,如果唔都唔知點算。黎左個新事頭,西廂記個挺囉真係大煲。不過呢D野家陣唔講得,等過一段日子,唔做LA~~先爆大鑊。HAHA~~做邱毅都幾爽架其實。但係本身兩個老闆已經好難應付,今次有三個……不如我早幾日唔做LA....反正我仲有好多野搞。

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快要離開了囉

前幾天失眠,差不多12時睡,做了一個夢,夢見圍牆和鋪天蓋地的蟑螂。兩點左右醒來。躺在床上,心煩意亂睡不覺,上洗手間,看書。看到快4點,太無聊了,開電腦,做甚麼好呢?打打電動?或者做點別的事?發現肥妹online,聊了一會MSN。5點了,再睡吧!8點要上班,多睡一會,還是好的。
沒想到睡下去,朦朧間夢見自己在店裡的電腦前用電腦,正在教一個透明的男人做事。那個男人突然坐到我失面,兩隻食指狠命地刺我笑腰穴。我全身疆直,動彈不得,突然的想法,好吧,我死了算。突然又覺得不行,一定要扳開他的人,使勁用手拉他食指,他加強運勁,我更加痛苦,全身痲痺。拼了命再扳,扳了三次,終於醒來,全身疆硬,痲痺未退,心想,難怪我失眠了!幸好這次能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