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9日 星期六

旅學台南──亂入畢業家聚

小弟亂入台灣人家聚,不是第一次。這次受同學夙木魚和靖魚邀請,共巧仙、肥妹三人亂入她們畢業家聚。台灣人畢業家聚和港澳不同,我們是學弟妹請學長姐,他們倒過來,學長姐請學弟妹。我們不出席也要分錢,她們不去就沒有了。

2010年5月27日 星期四

過份寫意的瀟遙

最近兩星期,生活寫意得不像我應該過的日子,以前總有甚麼在前方,需要很用力地突破、抗爭、奮鬥。最近沒有,報告簡單寫一寫,書靜靜地讀。現金頗多,想買甚麼就買甚麼,沒有壓力,花錢後也不見得內疚。心情舒坦,客人打來催六人行催書差點講髒話了!我仍然可以笑著回應,甚至跟她們談怎麼教小孩子學英文……但自己英文明明不好= =
頭腦十分清楚,不必用甚麼力氣就能分析問題,一眼看出問題重心,理解、消化、敘述,而且不是情緒很差的情況,是心平氣和的境界。不怕罵了別人自己鬱悶,也不怕說甚麼會過份討好。不會太自責,坦然面對過去,說大話也不要緊,至少自己坦誠做人。有點狂態,胡言亂語但不會過份沉默。足夠耐性和氣度,沒有憤怒,連開心也沒有,完全沒有情緒干擾。
白天沒有蹺課,隨隨便便上課,認認真真上班。上班應該沒有做錯事吧!至少沒有人反應。雖然星期四早上老闆打來,說電腦不曉得何故不能動彈,我也沒有盲目地追根究底,關門時還好好的,可能太熱了!

2010年5月25日 星期二

在尋常的歲月裡

努力地擠出兩篇散文,想按著盧梭那種步調寫兩篇散文和吃飯之時的文章。一篇是上星期吃飯時的文章,一篇紀錄上學途中的情況。它們可能還得再過一個星期才能夠完成。好久沒花這麼多心力去營造散文,之前都是寫了就算。
昨日雨,雨後清涼。早上還是5時多就醒了,心想,之前太熱,睡得不好,今天涼涼的,多睡一點吧。結果一睡,昏昏沉沉,醒與不醒之間,一下子就8點。這樣一來更加不清醒,頭有點痛。睡少一點雖然肉體會很累,但精神很好。多睡一點肉體好像回復得比較好,但是腦袋不太清楚,而且在白天一直需要再補充睡眠,好處是晚上可以待晚一點多看幾頁書。前者就不行,容易陷入10點30想睡的狀態之中。睡眠一直困擾著我。
最近思路非常清楚,清楚到有點覺得不太像自己的樣子,甚至開始覺得其他人不夠我清楚。舉昨天和BILL討論,梁文道是不是投共為例。他認為「是」,我認為「不是」。他的理據是梁文道自從回大陸之後,就投共了,理據是土豆上面的視頻都是挺共的。我看了他幾部書,不覺得他有這種觀點或態度,他批評的多是社會現象而不是政府,而且他很清楚自己評論的對象,探究的原因和引用的理論。
我很好奇為甚麼BILL有這種觀點,因為我沒聽其他人用這種角度看梁。他說我只是不願承認梁投共。我很奇怪,覺得他太偏激,接下來思考了幾個問題。

2010年5月21日 星期五

大學時代的最後掙扎

近幾天,寫了很多東西,很開心,雖然這些都是犧牲了學弟的心靈健康和自己的名聲換來的。從來不重視自己甚麼名聲,但幾年的工作,為了保持良好的形象,很多話不敢說,很多話不能說。前一陣子非常擔心,這麼軟弱、尋求疪護的自己,會不會毀掉,隨著這個世界,在社會之中,把那一點點剩下的全部碎化,然後……如果能就這麼死掉更好,最怕死不掉。最好等我所有報告都交了,事情做好,證實能順利畢業,然後突然暴敝,多好。
已經不是過去對生存無力的樣子,我可以很純熟地在職場打滾,講門面話,工作不錯,老闆讚賞。但我一直很想,無法在社會容身,然後流落街頭,橫屍荒野,無人問津。一直渴望這個樣子的自己,終於還是乖乖的待了四年。
很怕,很怕就這麼出去,很怕之後一點過去的痕跡都沒有。我想瘋狂一下。

2010年5月20日 星期四

語言、語感、語意

五點半醒來,昨晚睡得很沉。不想看1Q84,來打打blog。昨晚因為在facebook串了學弟一段話,思路敏捷,嗆人呀,真的有助刺激腦部。不過我比較喜歡形容為思辨,無論引發的原因麼無聊,在吵架之間總有些甚麼能得到。以前大熊就說過了,我也知道這種性格易得罪人,不過也不在乎,最重要不是得不得罪人,而是能不能藉此想到甚麼,寫下甚麼。結果昨天晚上寫了三個小時小說,沉沉睡了,沒有夢也沒有醒,時間雖短但精神很好,心情也很好。
也許我是個寫文字的,因而非常在意語言對於我而言的位置。現在人面對的語言環境比以前複雜很多,語境更加複雜,上班下班朋友老師老闆充其量會寫點東西,這是過去的人面對的環境。如今擁有網路,MSN froum blog 微博 facebook plurk....不一而足的複雜體系,有沒有人會像我這樣,刻意經營著甚麼,企圖在不同「地域」想一想,如何平衡各處的語言及其功用?至少對自身而言。

2010年5月19日 星期三

上帝證明書──讀笛卡兒《沉思錄》

本篇恰巧是ooparts第500篇文章(含草稿),大一下學期開始使用,至今不經意4年,我已經快要畢業了。翻看舊文,總有點《半生緣》「回不去了」的感嘆。早幾天無法抓住語言之時,突然想寫點變態或極端的東西來刺激語感,這跟日常生活中突發事情一樣,有時需要利用某些東西磨尖自己,刺一下,令某些潛藏的東西復甦。正當我興起類似念頭之時,恰巧讀完《沉思錄》,那種潛藏的語感慢慢地復甦了,如果我的淺薄能傳達甚麼,又或這種粗略閱讀能證明自我,我想,大概就是下面所寫的感言了!


More about 沉思錄
五南最新版本,書封非常漂亮

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

據說

踏入五月,又是送舊的日子。僑聯和港澳會問我參不參加送舊,一看見我已決定不去,根本沒有意思要去,謝師宴也不想去,人太多,又沒幾個熟人,去來幹嘛?自己僑生的送舊我會去,不過阿琼和阿成不見得會辦,他們基本上無視我的存在。我和巧仙說,挺諷刺的不是嗎?我們辦了系上最多人出席的畢業家聚,結果沒有人辦。巧仙看得很開,早已死了這條心,我也死心了,今次是最後一次提起,對我而言只是再一次提醒自己,我是我,他們是他們,我覺得學長姐對我很好因而感恩,他們認為學長姐不過是一閃即逝的不必要的存在,正如我視台灣同學一樣,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

失去語感

仍然處於失去語感的狀態,無法很好地組織語言,連說話都變得凌亂。一年之中,總有些這樣的日子,可能太熱,無法集中讀書。雖然閱讀量沒有減少,但總是讀不入腦,也沒甚麼,寫不出甚麼。或許,因為我安於現狀。

2010年5月10日 星期一

某些終將失去且無可挽回的事情

患上炎夏慵懶+村上春樹疲憊縱合症。總是想說點甚麼,最後放棄了,不說了,動腦筋打字太辛苦了,哎呀,反正都是這樣,倒不如算了。夏天總是很懶惰,晚上又熱,又氣一熱呢,就很難靜心做事,書看一會就累了,得睡。最好狀態是一邊開冷氣一邊寫東西、看書,通常開冷氣的晚上我都比較能集中精神,喜歡乾爽和安靜。可是又捨不得,開一開,電費就一千多了。不是付不起,我覺得這和我的感情一樣,要看情況,要看人。
閒扯了一大堆,實因最近太閒,上班發生了一點事,不過也不太好說,很難整理。淡季嘛,反而發生一些有的沒的,搞人筋疲力歇的事情。要說也不是不可以,等我有心情組織些甚麼時再來吧。
近幾天總有點欲說還休的心情,每每拿起筆來,喔,算了,不寫。想跟其他人講講最新生活,又的確沒甚麼生活可言。所以這一篇只是某種例行性更新之類的東西,某種覺得很久沒有更新了,說點甚麼讓大家知道我還未死……之類的。 有些人喜歡把生活和正式一點的文章分開討論,我一直不想這樣做,很簡單,正式一點的文章也來自生活,切割開來又如何呢?我寧願兩者緊密連結著,寧願雜亂無章地連結著。真實的人生,不就是亂中有序,雜亂無章的嗎?
小梁說我是心靜的人,因而讀得下沉思錄,能讀哲學。最近的確心靜,想要的東西都到手了,沒甚麼煩惱,應該說把煩惱放下了。5月不經意又過了十天,該做的事情未做,時間都花在打電動之上。打電動不好嗎?沒有不好呀,至少我喜歡。只要喜歡就不會有罪惡感,比如看書寫文章,花掉半生時間沒令我得到甚麼,但,我喜歡,就行。最怕不能做喜歡的事情。
小梁叫我寄幾本書給她,她想看人文類,不想讀哲學。看一看書架才發現,可以送的書都送了,簡體書她比我容易得到吧!或許寄一本英文小說,以及維梅爾的帽子給她。不過兩本書我都想留著。留著為甚麼?我也說不清楚。活到今時今日了,許多東西想得到,許多東西想擁有,許多東西想保留,但我也明白,終究還是會失去。沒甚麼能留得住,既是如此,何必勉強去追求甚麼?隨遇而安,比較重要。慶幸我終於回到以前的想法,不再強求維繫甚麼,留住甚麼,連結甚麼,本來我就捨棄了一切來到這裡,如今即刻離去,都只是回到最初甚麼都沒有的狀態而已,又何必擔心,何必為此違背自己,何必害怕呢?
小梁說,你心靜才讀得下哲學。我想,說不定讀了點哲學,心才能定下來。
誰知道呢?

2010年5月7日 星期五

我與我

昨晚寫東西至12時才睡,今早5時醒來,精神很好。坐在床上讀了兩小時1Q84,7時梳洗停當,看看還有時間,玩了個半小時雲之遙。上網,看討論區,看新聞,看了許多東西,卻沒一樣能勾起興趣參與。腦中好像有許多東西,想講些甚麼,卻又說不出話來,想說點甚麼,又抓不語感。好像很多東西無法吐出口,但又或者,其實甚麼東西都沒有,只是我無事生事。既然如此,說點甚麼,看看最近做了甚麼,說了甚麼,想了甚麼。近來常讀哲學散文,覺得哲學家很了不起,散文寫來鬆容,與過去讀的文學或歷史散文很不一樣。我也想試著寫寫看,或者不行,試看總可以。

2010年5月5日 星期三

碎紙式閱讀

持續輕腹瀉和拼命想死的心情暫止,看看aNobii統計,今年完結了四個月,閱讀數量居然達到20本。往年平均一年才讀20本。這絕對不是可喜現象,量多很可能表示質下降,更可能代表今年買書比往年多。買書並非壞事,可是容易變成負擔。以往我都是讀完一本再買一本,最近兩個月卻並非如此,不斷買,買了又讀不完,不買心裡又無法踏實。這是挺嚴重的問題,就像其實你手上已經有事情要做,但總是不想做,拼命去找別的事令正事擱下。還有一個問題是,目前正在讀的留不住我的心神,就好像明明牽著某人的手但她無法留住你,因而外出找安慰。當然,書畢竟不是人,允許花心,有時候花心一點得著會比較豐富。事實上來到台灣之後,我的閱讀習慣也起了很大變化。

2010年5月1日 星期六

與肥妹看電影

前日無聊,房間連不上online game,忽然MSN問有沒有人要去看電影,只得肥妹有空,一道去看kick ass。從前都是學長姐無緣無故找我去,現在我有空了,只好盡力令系上僑生團結一點。不過他們好像比我們厲害,很快找到屬於自己的圈子,甚麼地方都去過。我大一時只是等候學長主動找我,平日龜在宿舍看書。
相約在勝7,肥妹來到才說看錯時間表,下一場不是7時40,是9時。 先去誠品看了一會書,她和其他小女孩一樣,拿起一些不怎麼樣的小說,腐女小說。當然,如果她一進去拿起百年孤寂、卡夫卡甚麼的,我大概會質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