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8日 星期二

熱身3

絮絮語繼續,繼續絮絮語。好久,或者從未試過以這種姿態打文章……過去幾天的生活,早早起床,看書,看雜誌(屎急痕買左本中國國家地理雜誌,D圖好靚)。差不多十時,開電腦上網,心不在原地看男親女愛。HEA到下午,打開黑色notebook,播阿東的交響情人夢,另一邊用他的lenovo NETBOOK上網打文章。下午房間無風,超級熱。一般到三時,便要開冷氣,開一個鐘,關掉,到5點再開半小時,關掉。6點,就不用了!打了三天,三千字。今天無論如何要完成初稿,目標5千字,再多也用。明天落場時間修改,拿去印一印,KO。
我打文章一向時有閒才打,以前時常發生被思緒強迫寫的情況,近一兩年沒有了!台南,令人無法抑鬱的地方……或許只有香港能產生那種銳利又陰暗的文字,王貽興那樣的文字。
收到mail說,不能轉組,也沒差,反正沒說不能蹺課或旁聽,武俠小說和張愛玲那兩場去定了!任性一下吧!文學本來就是任性的東西,卻在無法任性的社會,逐漸磨去,逐漸磨去。
打文章打到整個人很迷糊,反應遲鈍……這種狀態……實在……難分醉醒,玩世容易,始終勝負只有天知……@@蘇乞兒??
草稿終於在6時之前完成,之後修復電腦,打開無暇年代,讀完子集。每當創作迷茫之時,我總是重讀無暇年代,覺得它是人生一個里程碑,某樣東西在之後不見了、遺失了、過去了。如今重讀,覺得某些文句仍可斟酌,可是除了錯別字之外,甚麼都不應該再改(我的文章改十幾次還是免不了別字……有時候刻意亂用,其他人就覺得亂用亂用,不想一想為甚麼亂用)。每一次參加甚麼奬甚麼比賽,總是覺得︰如果拿這一篇去,十拿九穩。或許這輩子寫過最文學的東西就是它,如今讀來,它把十七年的東西一次過掏空,甚麼都沒留下來。太徹底,一切都太過徹底。還有人記得無瑕年代嗎?恐怕男主角和女主角的人板也不記得了!
再讀這篇文章……感慨良多。為甚麼那時候的文字可以純粹如此,乾脆如此,為甚麼我做人做事寫文章,變得如此拖泥帶水?

2009年7月27日 星期一

熱身2

繼續熱身,今日能不能完成呢?或者,星期四之前都完成不了?實在……難以估計,只有盡力而為。一直覺得如今的文字不及以往,除了堆砌和華麗之外,還有最致命的一點。
感情
感情,過去外表無情,就算多大的挫折,都不在其他人面前表露感情。現在也一樣,不過有一點決定性不同,我把他人的感情刻印在心。如今,我把自己的、他人的感情排除在外。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呀!在過多的工作之下,太在意感情,把一切都上心,日子,過不了呀,過不下去呀!這樣的日子,到底有甚麼意義?又或者,日子就是毫無意義……
又到了畢業的關卡,又要思考和舖排之後的路。不擅長舖排,特別與自己有關的事情。看我這個人好像很有計劃的樣子,實際上我甚麼都不管,不理將來這回事。有大目標而沒有舖路……有時候會想,當年AL考好,或許不至於此。不過,正如卡爾維諾所言,我們都只是為了沒有成真的將來而感嘆,那不是失去的東西,是從未發生的…從未發生的……將來我又會為哪一種從未發生的將來而感概呢?而我又可以如何重拾感情呢?
其實,方法我知道,不過……不過……既是要共寂寞同行,何況變做個俠客邁步前行。

2009年7月26日 星期日

熱身

前天收到文學營的資料,原本以為會像一般歷史營一樣,寄幾百頁論文要求先研讀。沒想到只寄來小冊子,印有導師介紹和課程。分到小說B組,原來講題和A組完全不一樣,而且完全沒有興趣,儘是台灣現代的作家,甚麼陳雪等等,聽過沒讀過。相反A組講武俠小說,講張愛玲,很想去聽,不知道能不能轉組,或自由旁聽喜歡的議題。另一個衝擊是,原來文學奬不是入營後按照導師要求創作,是入營時繳交。小說一萬字耶!我嚇了一跳,苦思兩天挖不出題材。現在腦海中只有生活化的題材,夠不上文學,只有一些道聽途說的逸聞,以及這一年多的武俠小說題材。換成兩三年前,大概一下子就可以交出來吧!反正都是傷春悲秋的東西。可是如今人大了,那些小小的悸動縱使能堆砌成悽美的文字,也只是過去的自己,總不能厚面皮到拿幾年前的東西交上去吧!結果我苦思兩天,昨日動手打了兩篇,傷春愁秋風格變成寫實風,那到底算不算文學?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今時今日只能夠以現在的面貌應付,要接受今日的我。能不能趕上,還是問題。文學營和創作奬是我來台灣的目標,目標近在咫尺之時,我的能力卻愈來愈遠離。果真讀中文系比較好嗎?現在的我到底能達到怎樣的程度?如果是三年前,拿無瑕年代出去,或許還有機會。
一直覺得幾年前自己的文章比現在厲害,最近除了生活上的事,沒能寫出其他東西,也愈來愈覺得,其實文學就是日常生活的轉化,高明與否,喜歡與否,見仁見智。讀歷史多了,就知道尚古的人比期望未來的人更多。因為過去的輝煌已經有實績,將來成果還是未知之數,因此人總前往後看,希望重現過去的輝煌,回到孩童時的無憂無慮。嚴格來說,這就是人生,如何把這種思緒轉化成文字,將是一生的課題。
過去的野心和衝動,已然失去,在沉靜如斯的歲月裡,我心如止水,去掉激情,文字裡還剩下甚麼,別人眼中,我又是甚麼?

2009年7月22日 星期三

門都沒有

上星期空閒,閒時思考便不由自主湧現。想了許多東西,關於平衡宇宙啦、夢遺啦、阿東啦(他已經成為下下下一部小說的人版)……問過BILL關於平衡宇宙和夢遺,我覺得假如一個人的靈魂可以穿梭兩個宇宙,但肉身的資源是共享的,那麼毛澤東就不用實施一孩政策了!叫宇宙B的男人多做愛,在宇宙A的男人便會夢遺,之後宇宙A的中國生育率自然下降。也很可能在宇宙B的國民黨臝了共產黨也說不定。不過BILL說︰「平衡宇宙好像已經被破解了!」=口=
好了,那談別的,講講愛情小說,或稱為言情小說。不喜歡言情小說這個稱呼,畢竟小說無不言情,不言情的小說根本不用看。可是愛情小說質素的參差應該是世界上文學種類裡最大的,有些甚至連完整的敘事都沒有,可怕得故事情節99%抄襲也能出書,甚至登上書榜。像鄭梓靈之流,我發毒誓,假如有一日我能夠出書,五年之內不把她踢出書榜,我切她的腹。奉勸各位,千萬不要看那種書,看完要洗腦。
品書如品人,怎麼樣的人,讀怎麼樣的書,讀怎麼樣的書,就成怎樣的人。我絕對有理由懷疑,現在香港那麼多港女,就是受了這些無腦式愛情小說改遍的電視劇影響,變得超現實。要讀愛情小說不是不行,可是讀,也要讀些有品位的。
甚麼叫有品位的愛情小說?第一,不是盲目談情,為談情而談情。第二,現實和社會的背景與角色之間的互動。第三,觀念和觀念之間的衝突。一本愛情小說不包含以上三點,最好燒掉。
讀愛情小說最好從金庸入手,金庸雖然寫武俠小說,可是他寫愛情寫得很純真。無論是大魔頭還是聰明女,對愛情都是純真和無力,鐘情一人。而且金庸得很白,非常直接,兩者之間即使明爭暗鬥,金庸也會用全知觀點白描直寫。不過從金庸讀愛情已經是一般武俠小說讀者的常識,或許仍無法說服低階愛情小說讀者,那麼去讀讀張愛玲。
張愛玲,一下子進入高階,只能怪我讀的愛情小說不多。無法介紹些中階讀物。張愛玲不易讀,至少讀個兩三年,再讀幾本評論,才能夠了解。
每一個文學家都是極端內向的人,渴望其他人了解自己,又無法好好向表現自我,更可憐是表現自我卻不被接納。這就是為甚麼有出現文學家以至藝術家這種群落和生態文化,透過藝術解構、重組自我。
作家和讀者在解構和重組的意思是共通的,因此讀怎樣的書,到頭來自己也會影響面貌的逞現。可惜我讀書太雜,昨夜看舊時筆記,大感困惑,博而不精的感覺又至。由細到大,我都是這樣的人,周身刀無張利。環視周遭友儕,活死人學長是西方達人,阿東外表吊兒郎當亦熟悉近代史,咸濕學長雖然咸濕然而單論小提琴功架可能還在shepshep之上。可是我呢?活脫脫的不可無術。當年正因為自己不學無術,決定找個機會再進修,可是讀了三年歷史,各種各樣東西都讀過一點,卻絕不深入。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呀!我,應該找個甚麼樣的東西,深入鑽研下去?文學?歷史?或是某樣未知的領域?接下來,哪一扇門會為我開啓?我將選擇哪一扇門?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靈亂

呃…好久沒有講女人,快一兩年了,現在困擾我最貼身的話題就是這兩個。我愈來愈覺得,一個思想穩定的人是不會找女人的,也就思想或精神出了問題,才需要找另一個人補足。男人如是,女人如是。對著這個房間,裡面放了三個半女人的東西,好想放火燒屋。
先講亂,在男人之中我屬於不亂的類型,也就是整齊乾淨型,當然,對比女人,這還是小毛見大毛。我亂,其實許多東西都亂掉亂放,只不過我的亂有著某種規律。假如一個房間分成三個區域,書區、食飯區、衣服區,每個區域的東西可能亂七八糟,不過都只是內部亂,我不會把衣服掉在書堆裡,亦不可能看見書堆裡出現公仔面。了解一個人,最好從房間出發,最好不經意在三個不同日子進到其他人的房間裡,你就可以知道對方的為人,特別是亂的方式,留意怎麼亂,如何亂,亂之中有沒有章法,大概可略知一二。
舉一兩間近年常進出的房間作為典型,所謂人性就是,無論去到哪兒換了幾個房間,亂的方式還是一樣。男人的房間只有三種類型︰超亂、OK亂、不亂。阿祖的房間是不亂的,他東西不多,算是很有條理的。活死人學長和我的房間就算OK亂,但求就手,但至少床舖是企企理理的。至於超亂呢,就不用講了!整個房間除了電腦之外,沒其他東西有固定位置。
房間的亂為甚麼會這麼重要呢?這影響一個人的氣。
這個氣,不指呼吸而指氣質,即氛圍。好久沒談女人,因為我一講,不論女人、男人都會質疑。大B時常問我︰「講,你覺得邊個靚?」其實所謂靚女是不存在的,而所謂的靚呢,講求入面有無野。講到好複雜,即係咁︰A)外面有野,入面都有野 B)外面有野,入面無野 C)外面無野,入面有野 D)外面無野,入面都無野。
以我認識和某些公眾人物為例,四類人劃分如下︰
A)林青霞、張曼玉 、活死人
B) 是但舉一個明星。阿祖、琼、冬。
C)大B、DICK、厚仔、夙木魚……
D)BILL、肥溫、東……
以上只是泛指,人的分類不太可能這麼少。而所謂的「野」,實靈氣也。

##CONTINUE##
氣者,氛圍。近讀逝去的武林,書中講得很有趣,李仲軒老人指,武功裡面,呼吸是息,氣即是遊走全身的東西。而這個氣字,則是由息漸變而成,由內而外。和氣配搭使用的字詞也很有意思,靈氣是也,義氣是也,卻沒有德氣、孝氣之說。這說明甚麼,可見氣者,獨有而及他有也。但靈氣這東西呀,其實很有意思,義是主宰同輩關係,靈氣主宰了天人關係。
事實上認真探究,男女關係並不是人際關係,而且絕對不是。歸類為天際關係還比較適合。為甚麼呢?難道男人不覺得和女人聊天,總有點拜神的味道嗎?不論怎麼講都像和觀音談話,所以男人的距離和女人的距離根本就是天和地的距離。因此不知不覺的,我變得頗為沒有男女之別,這又要從亂開始講起。
如果一間房入面,有兩個區域,那麼世界也可以二分成兩個群體︰男人和女人。無論生理上和心理上二分,均由男女演化而成。好了,即是說這個房間裡,假若出現亂事,就是男人亂到女人那邊去,換言之在書堆裡出現衣服了(ON MY GOD!)。兩者混亂之始,就是靈氣。
靈氣有無數這麼多,不過大約呈現+和-兩種。當+和-達到某個水平,雙方就會混亂。如此類推,假如你渴望有伴侶,首先就要令自己混亂,把書掉到洗衣機和衣服一起洗,然後不小心被女人發現,然後女人不小心在洗衣機撿起衣服,那麼你們就結婚吧!唔……這個比喻太難懂,換個方式談所謂的靈氣之亂。
首先靈氣這種東西不管有還是沒有,多或是少都會亂的,這是甚麼原因呢?把它幻想成氣團吧!世界上有些地方會出現高氣壓,氣壓高的團塊會流向低氣壓團塊。而這個團塊的形成源於太陽的日照和地球公轉及自轉,因為日照時間、角度不同,下墊面不同,氣壓在地球上不同地區形成不同面貌,空氣和熱量流動形成各種各樣的生態環境……靠!變成地理講義了!即是,靈氣有著外在影響和內部因素,當一個地區是真空,空氣會突然間直接全部流向該處,類似黑洞之類。靈氣也是如此,當一個人能夠吸引愈多靈氣,那麼這個人本身就是空空如也的。相反,如果一個人沒靈氣太強,他輸出比吸收多。
講了這麼多,我想說的其實只有一句。一個人,愈亂愈受歡迎。當然,我的例子都是把自己排除左外的,我這個人本身就沒甚麼男女之別的概念,可能從小到大都是混帳一名,男男女女一起玩,從某種程度上我都算知雄守雌吧!人有兩種比較簡單的方法補足靈氣,第一種,像氣團一樣,找多一些氣團來補充。另一種方法,學我,從宇宙觀看地球,那麼靈氣則永遠維持在整體,同時能夠把所有氣歸一。
好,講了這麼多其實只係想串人。昨天和蠢窮吹水,又講那句︰「有空帶你去。」這句話大概對阿祖和她講了很多遍,她指責我(們)空頭支票看太多,我則反駁︰「你拿著支票不去銀行對兌現!」(這句很有文路,經過大量修飾)。她說︰「人地女仔黎架!」我嚇左一跳,家陣咩年代呀老細?咁既理由上個世紀都無人用啦下話(迷之聲︰你條PK都無咩當過邊個係女仔),同埋基本上男同女行為上分野係我既價值觀裡面係平等既,即係女人可以戴BAR其實男人都得,只係你選擇戴定唔戴姐。或者我的樣子像保守的人吧(事實上……我極度懷疑最保守的是阿東,而次是阿祖,之後是大B和BIL,然後是咸濕學長,最後才是我。)其實人呀,總是無法跳出框框,要跳出框框並不是增殖而是割捨,因此我無法和擁有宗教信仰的人做朋友,這種人最執迷不悟。學習化整為零吧!宇宙的真理就是萬物同質。

2009年7月18日 星期六

強制休息

上星期看瑪法達,說今個禮拜因故休假,我還說︰「怎麼可能嘛!三份工作在身,如何休息?」誰知道︰
星期一︰下雨不能去圖書館。
星期二︰突然下雨不能去圖書館。
星期四︰去圖書館,五樓居然清潔封館。要用的書都在五樓=.=
星期五︰還是封館。
星期六︰本來想FORMAT電腦,開機才發現擺烏龍,燒xp3變了office……
貞姐工作只有星期三做了一些,其他原本計劃工作的時間,全部因故無法開始。逼於無耐的賦閒雖然令我擔心下星期補回工作時數之事,本來今天想去做的,但天氣報告說颱風,早上出門之前還在下雨,我怕手提電腦弄濕,決定回來把自己的電腦修好再說……誰不知……超幹!!陽光普照還熱得要命!!老天真是耍我!!
不過多得老天爺戲弄,這個禮拜才能夠讀了許多閒書,完成一兩篇拖了很久的文章(5月去完台北,第二部份文章前天才寫完)。亦因此差點把最後理論ko,執筆良久的武俠小說亦頗有進展。藏在阿東電腦的詠春快看完……要說正經事兒,或許對我來說,這些才是正事吧!也幸虧天意作弄,我才過了一點像樣的放假日子。當然,書店的班還是密密麻麻地持繼,我也學會輕輕鬆鬆地工作,反正暑假沒甚麼客人。
還欠張sir的信未打,假如明天風雨交加,就打吧!我早有準備,乾糧儲足,不怕風雨日子。再不成,問房東借廚房一用,煮掉阿祖的出前一丁。嘿!他們的東西放在我這兒就是這樣,有空翻翻看(囧rz,怎麼講得像變態一樣。)不過呀,快點清出來,讓房間從貨倉變回像樣點的樣子吧!最後一年,希望所有事情都是新的開始。

2009年7月16日 星期四

無謀之行.瞎逛台北(3)----宿一宵


View 090502-090503台北淡水 in a larger map

這次旅程事先沒有訂房間,我的資金只有1500NT,而且是動用付房租的資金,早已告訴肥貓這次是捨命陪君子。上網查房間價格,一間普通房間最少700元,肥貓又不願意住八人大房,怕失竊。聽學弟說,西門町一帶有許多旅店,因此離開故宮博物院,立即出發往西門町。

##CONTINUE##
久仰西門町大名,據說是台灣潮流集中地。坐車約半小時,放眼所及竟和深圳東門一樣光境,相同的步行街、店舖擺設方式,即使周末,行人也不多,可能時間尚早。所謂潮流集中地,連旺角一半的繁榮和人流也比不上,而且犯了香港深圳的潮區的通病──國際品牌連鎖店氾濫,均是相同的東西,何來特色可言?
也許是片面之詞,畢竟我們為找旅館,沒有細心遊覽,逗留觀光。鑽進橫街窄巷,找尋便宜地方寄託行李和忐忑不安。「最壞打算,睡火車站。」我說。
肥貓去年曾經與高中同學結伴遊台北,西門町他比我熟悉,遠處看見一家「金X旅店」,他回憶︰「我們在四方網訂房間,結果到店時,店長突然加價700。我們沒有別的地方可睡,討價還價,還得任他宰割。」
我們逛過幾間,700元左右的旅店極不像樣,床舖髒亂,發出陣陣惡臭,「休息400,過夜700。」肥婆抽著煙︰「8點後才有空房間。」強烈懷疑是租給某些特種行業工作之用,後來去過幾間比較堂皇的,不是太貴,就是沒房間。無奈之下回轉西門町,打電話給經常逛台北的阿東學長︰「台北火車站有很多便宜的地方,一二百元就可以過一晚。」反正我們沒有別的行程,住的地方未安定,也不敢到處亂跑,只好坐捷運去台北火車站
出台北地下街右轉,抬頭一看,果然有一面招牌寫著199網路通宵。我們二話不說,按照招牌指示,走樓梯找那家店,爬到五樓,覺得不對勁。「剛剛招牌寫幾樓?」我問。「1.5樓。」肥貓答。我們坐電梯下去,重新再找,爬到2樓,還是沒有。這時,發現牆壁上只有大約兩尺寬的位置貼滿海報,我問︰「會不會在牆壁後面?」「可是店名也沒有。」我猶豫片刻,決定試一試,伸手觸摸,敲一敲︰「幹!是木板。」拉開木板,後面居然藏著一家店面甚乾淨的網吧,店員看見非用餐時間,兩個打扮像宅男的傢伙呆頭呆腦進來,十分愕然,問︰「你們要做甚麼?」肥貓普通話不好,都是我領話︰「你們這裡可以做甚麼?」女侍應一臉濃妝,活像出牆小姐,拿餐牌答︰「點餐還是上網?」 我問︰「請問這裡是不是199過夜?」侍應掃去迷茫︰「喔!對呀,可是11點半才開始。」我們已惹來一眾躲在電腦後的紋身大漢注意,回答說那麼到時候再來,離開網吧。
已屆八時,我們11點半在休息站用餐後,粒米未進,決定找個地方吃飯。因為我久聞水準書店老闆性格獨特,遂決定逛師大夜市順便用餐。之前兩次去台北,都是阿東學長和阿祖帶路,不用我擔心,這次地圖和旅遊書都沒帶,站在售票機前迷茫,只好打電話回台南求救︰「師大夜市?公館站出口右轉看見屈臣氏就是。上次不是帶過你去嗎?」阿祖說。我答︰「哦!謝謝。迷路時再找你。」心想,資訊時代真方便,路在電話中。
公館站,跟隨人流找到師大夜市,不愧是週末,人潮雖不及士林,仍是肩摩踵接,食店令人眼花潦亂。我們吃得不多,肥貓看見某潤餅店掛著放大幾百倍的報紙新聞,堅信︰「這個應該好吃。」點一個綜合潤餅,坐下來準備慢慢品嚐,誰知道吃了一口,面露難色,老闆有意搭訕我們也大理睬。我買號稱可自由配搭材料的抓餅,味道雖然不錯,但吃了一口突然想︰「為甚麼特地來師大夜市吃抓餅?」最後我們買一客月亮蝦餅,物有所值,只是太油膩,擦了兩張面紙才乾淨。
繞道去一趟水準書店。因為活死人學長酪梨壽司時常提起,說老闆有多好色,青春少女可打六折,我特地想去見識見識。我一直以為自己沒去過,好奇心旺盛,誰知道一看綠色門牌,記起大一時阿東學長已經帶我來過,頗覺意外,仿佛武俠小說常有的情節,以前遇見武林高手,不知其人事跡,後來打聽清楚,再會登時另眼相看,一掃以往輕視態度。書店很少,很擠,與其說是書店,倒不如說是書庫,而且是老闆的私人書庫,豬肉檯甚少,書擠在高高的舊書架裡非常難找。我假裝看書,留意老闆動態。老闆與兩名櫃台(員工?)聊天,客人結帳時隨手拿出計算機︰「這本七折、這本七五折……」聽了幾位客人,完全無法歸納老闆打折的邏輯,可是又不見堅拒不賣、美女瘋狂下殺的傳說,最後因為沒有資金,忍痛不買書,黯然離開。
我告訴肥貓這家店的傳說,感嘆台北光是書店數量就比香港加起來還要多,言談之間他居然說︰「我沒去過台北的誠品。」我厲聲指責︰「連香港的鴨仔鴨仔團都會去敦南店朝聖呢!雖然團友一輩子除了教科書之外沒讀過別的書,你去年來台北旅遊沒去嗎?」肥貓說︰ 「沒有,我們都不看書的。」他去年台北自由行,隊中儘是醫生、建築師、藥劑師等高學歷大學生,沒一個看書,這就是香港,求能力不求實力。實力必須累積深化,能力只要訓練。
我打電話問阿東學長,知道怎麼坐捷運去敦南店,順道問︰「我們三年前住的漫畫店還在嗎?」他答︰「還在!為甚麼不在?」我對肥貓說︰「倒不如先去找那家漫畫店,看能不能在那邊睡,之後再去敦南店。」肥貓沒甚麼意見,總覺得他在來到台灣之後都沒拿過主意。我憑著大一殘留的記憶,出捷運,找到圓環,順利找到漫畫王,擦擦汗說︰「幸好我依稀的記憶沒有錯。」肥貓不願問,我問清楚過夜細節和費用,知道11點後才能開始,遂與肥貓去敦南店。前一陣子看新聞,得知敦南店整修,進到店內,覺得和記憶中的樣貌改變不大,人多如舊,想找個地方坐坐也沒有。在店裡看了幾章董橋《青玉案》,時間差不多,便和肥貓去7仔買瓶水,上漫畫屋。漫畫屋過一晚,連辦會員,一個人只需350(假日300,會員申請手續費100元,我們兩個人分),無限漫畫小說內閱以及無限暢飲,還有小房間和沙發,關上門就是小格間。缺點是沒地方洗澡,而且晚上汽車引擎非常吵,大概晚上大路無車,飊車族全跑出來。
肥貓愛讀伊藤潤二,一邊看一邊笑︰「哈哈,硫酸把皮肉腐蝕了,只剩下骨頭……」明明是恐佈驚慄漫畫,他卻視作笑話。第二天起來他還告訴我,晚上有一位長頭髮的婆婆整晚走來走去,十分應景……難道醫科生都是變態的?我懶得理他,看幾本熱血漫畫,太累,沉沉睡去。第二日行程未定,我們決定早上醒來,去誠品翻旅遊書,翻到哪就那。

參考資訊︰
延伸閱讀︰

2009年7月13日 星期一

忙碌與頹廢之間

忙碌了幾年,一閒下來,罪惡感油然而生。當然,這種閒,是因為沒有按照時間表行事,原本應該做事的時間,沒有好好工作。本來想今天去逛街,因此昨天應該去圖書館做貞姐的東西,卻因為出門前用發現阿東電腦裡有一套詠春,就看了半天,把前天在高雄買的面包吃光,出去走了一圈再上班去。好吧!那今天做,做到傍晚再去逛逛光南買日記本。現在呢!竟然下雨了……沒法出門,中午過後吧,等雨停了,再出去。不過這個禮拜低氣壓持續,低雲密佈,今天才下雨,看來不會這麼快停。說著說著,反而變大了!如果不是日記寫完沒有買新的,今天真不願出去,吃薯片度日……真希望72小時不用下床,頹廢生活即是零食加電玩加小說,如今就有點像了!旁邊薯片、朱古力、烏龍茶,面前一台電腦可借不能打機。還有一堆活死人學長借我的流行小說(果然是流行小說,欲罷不能),我懷疑借他六本之中有四本他尚未翻閱,害我那些宋詞、唐詩英國史遊記都讀不下去了!下個月要盡量不買書……必須做預算,不然,很糟糕,這個月因為不小心去了一趟IKEA,在高雄瘋狂買面包吃(結果這兩天半點熱的東西都沒有下肚),導致嚴重超支。不過……其實沒哪一個月不超支,只要花錢多於6千NT我就覺得超支了,而我現在的工資因為三份工作關係,也不止大一大二時的六千元,光是這個星期書店全職份工作,一個星期就是校內工讀三倍時間。可是,也因為如此,才覺得薪水低……以這個時數在HK已經可以有5000元HK,在台南則是5000元NT。
好了,自言自語完畢,雨也在12點前停了!(儘管如此,仍然不想出去)就讓我多HEA一天吧!好久沒放假,給張SIR信打一打再說。如今我比較像樣點的文字,只有給他的信,這個習慣,至少保持到畢業,那麼四年下來就有很可觀的文字量了!沒有存檔(雖然張SIR說他有),也沒有出版的念頭(要出版,應該寫些更放肆和非片段式的東西。)至少把張SIR的信和遊記第二篇完成,這是今天的目標。GOGOGO,下雨天寫文章才是最好的。早知道昨天把所有東西準備好,今天就不用出去了!囧~~

2009年7月8日 星期三

假音店員

小書店,必須熱誠和親切,服務十足,客人才會回頭。只要一丁點兒差錯,客人便覺得︰「這家店服務不好。」一傳十,十傳百,即使流言或一時失神,對小書店的影響也十分巨大。
「你是男生,聲音比較低沉,說話要提高聲調,令你覺得你很開心,不然客人會覺得你想不理他。加上你的母語不是國語,反應可能會慢一點,這時也要說『是』,千萬不要『嗯』『唔』,這樣比較有禮貌。」老闆娘一而再,再而三訓示,可是我怎麼也不能自然做出來。
「是」的虛偽禮貌經過一年訓練,十句之中成功兩句,至於「興奮、開心、愉悅」的聲線,就慘了……「因為你的聲音比較沉,講電話時客人聽得很吃力,記得要提高聲調。」這樣子……我唯唯諾諾,最初並不想理她,提高聲調太辛苦了!更何況提高聲調,即是基佬聲,事涉尊嚴,怎麼可以?可是老闆一直叮著我,每次打電話,都提醒、叮囑、厲言疾色,我只好硬著頭皮,扮基佬聲。
扮基佬聲唯一方法是假音,男生聲音本身較沉,捨棄我頗為自豪的厚實聲線,提高八度只好用假音,還要虛偽地假裝心情愉快,很難兼顧。幸好老闆娘不是說︰「給我提高16度!!」那就變成海豚音了……
假音很麻煩,並不是一開口就可以成功。我多排早班,剛起床就上班,聲線未開,無法達到假音的理想效果,此時老闆娘總要訓斥一頓,害我現在當早班,都要練習開聲,唱兩首陳奕迅再上班……有時上了一整天課、報告後,聲帶已失去力氣,有點沙啞,這時若被老闆娘聽見,又是一頓訓斥,真是啞子吃黃蓮。
很想知道客人接電話或看到我時,發現樣子那麼宅的男生,開口竟是基佬聲,會有甚麼反應?他們喜歡專業的誠墾的沉厚的聲線。還是裝女生偽興奮的基佬聲?特別是書很久未到,非常生氣之時……

2009年7月7日 星期二

勞碌命~_~?

忙,忙,忙。這幾天忙得沒甚麼時間打BLOG,想略為認真寫點東西,卻因為耗精力,一直沒法完成。今個星期店裡排班兇狠,早晚班全都是我,活像全職,每到排班很多的時候,我就會想,85元的薪水實在太低。早班和晚班的空檔(1:30-5:00),跑到圖書館做貞姐和安哥的東西。我都做得很慢,一般而言假如不是坐在辦公室,我習慣一邊工作一邊上網看漫畫,所以進度很慢,也因為如此,報告才寫得那麼慢。不專心是效率的大敵,可是太專心會死。我呀,始終是個懶人。可能因為如此,來到台灣後,覺得集中力下降,以前坐著看十個小時書都不成問題,現在看半個小時就想起身動一動,回一回MSN再看。真頭痛。
我想過悠閒的日子,但生活逼人。要做一個輕鬆人,自由人,必須要求很少,得到很少,偏偏我要求多多,極之柯個,要命,要命。
這麼樣的生活還要到甚麼時候?我想懶一下(雖然已經很懶),不過和其他人一比,就覺得很勤勞。好想回到中學時,當最懶的人,朋友溫習至凌晨兩三點,我早已睡了,每天回去打完機就看小說,十分寫意。有預感這個暑假將會這麼樣過去,在忙碌中,在忘記自我中,過去。

再說工作,我這麼樣的工作態度,在香港可能被開除很久了!
貞姐工作是完成全唐文墓誌銘目錄,並且找墓誌銘作者有沒有個人專集。目錄我是打得很認真的,雖然進度緩慢,但搜尋則只是每兩三個作者之中抽一個,覺得可能有的,就會去找一找,不可能有,就算了。
安哥的東西更悲慘,因為期末考兩星期,缺16小時班,只好上網拼命找。可是他題目的東西本來不多,事倍功半,得出成果連50筆都沒有。我不太敢交出去……被人家覺得我騙錢就不好了……
算了!看一看時間又消磨了近一小時,還是努力工作吧!努力工作吧!
唉!難道我真是勞碌命?下班回去都沒力氣寫文章了!看一會兒書,又12時,要睡……這樣的日子,連打封信給張SIR也沒時間。時間呀時間,過去常說,努力的人才會成功,現在非常懷疑。過去閒得要命,文章寫得很好。現在勞力得要命,文章寫得不好。到底那一邊是對的?到底那一種性格才值得我仿傚?那些成功人士的全是屁話,因為他們成功了,這句話才有說服力。有些人很勞力按著他們所說的去做,偏偏失敗。這說明甚麼?
話是說給別人聽的,不要太相信。命早已注定,天何言哉,這就是生命的無奈。

2009年7月3日 星期五

計劃暑假

暑假,又是忙碌的日子,店裡只剩我和混血巧克力同事(還在構思代稱之中),黑姐姐和工設婆回家了,台文的矮妹參加活動,再下星期才回來。所以……下禮拜的班,應該很恐佈。
暫時訂一訂現有工作︰
星期一︰貞姐全唐文 共6小時
星期四︰微笑笑安(為甚麼台仔改的名字這麼=.= 下次用自己的)
其餘時間看書打文章。暑假希望讀一些中國文學,來台灣3年,林羅滿目的翻譯書佔據書架和時間,書是好書,但總覺得有一點不足。翻譯書看多了,對文筆沒多少幫助,結構和組織卻有很多啓發。
之後就是月底參加文學營,希望能夠在文學營拾回遺忘已久的東西,而且早前的夢,那個迷離遙遠的夢,似乎預示在文學營之中,我會得到甚麼。
談最重要的事,讀書。
已經在活死人學長的書櫃看中幾本書,準備借來讀,工餘時間吧!上月買書超額,今個月新居又花了點錢佈置,因此買書行動必須後押至下月。加上之前沒讀完的,希望能儘快讀完。
還有許多文章想寫,有時間嗎?噢……暑假還是無辦法閒下來,難道我真是勞碌命??哇>口< 我不要!!

新居有冷氣,睡得不錯。阿東晚睡習慣未改(儘管他一直說︰學弟,我要早點睡),近幾天沒有網路也沒有電視之下,他比較早睡,燈比較早關,我也睡得好。
可是一個房間放了五個人的東西,再怎麼努力收拾,還是無法改變堆滿室的情況。路呀!我想要一條路,至少可以好好走一走,不用堆得那麼慘烈。很想他們快點回來,把東西帶走,至少給我一條路!!可是,他們回來,就開學了!真不願開學,至少等我把想做的事情做完再開學吧!

2009年7月1日 星期三

公主的變奏曲


圍牆


四歲半 我看格鬥武 你就當一般的爛漫天真
到八要看世界意義 你答案太敷衍得傷我
我的畫 早已畫滿疑問
你那低一的口吻 我怎麼敢開口笑愚笨
我慣 叫你滿意以 四面窗壁中安靜尋開
你也會 暖暖我的小手 隔一套羽絨衣抱抱我的
你愛得多認真 心裡夢仍然被幽禁
也許不過搬不了課文 沒法楚表跡
難明白我 蘊藏著遺
之中有萬重帳幕 永遠碰不到兩份愛
癖的我漸成冷漠 看我世界裡的
言語卻說不 長高的我 漸建圍牆
圍著我看怪異時 收音機繼續
你與 這個間隔以外 已沒有親暱的人還可親
我對你 永遠專一不改 你高興我都知道替你開心
我的彩人 長到如藤蔓地吸
也許須教麼去做人 讓我升空高飛
原來造美 珠光寶劍如是送贈
之中有萬重帳幕 永遠碰不到兩份愛
癖的我漸成冷漠 看我世界裡的 ~
言語卻說不 不干擾我 就已
埋在細沙裡讓我拾回來
收音機聽過 你有你的歌
這晚裡讓怨曲照著床
那一個憂鬱的你 或已經想不起
童年極美 存留糖葫蘆甜味 ~
之中有萬重帳幕 永遠碰不到兩份愛
癖的我漸成冷漠 走進新的天空任
無法訴說的愛~ 今天的我 驗證
圍著我看燦爛時 可有需要變


成長


四歲半 你我到處作樂 結伴到公園之內蕩韆鞦
卻發覺 到了八歲過 我與你每天溫書溫太
友好轉眼陌 畫報漸變殘舊
隨著徽章開始生鏽更見彼此之間的缺
我試過 對過某某信任 更付出一顆血淋淋的心
到最 卻已變了猜心 去猜究竟遭他插過幾多針
浪費幾多人生 恐怕無能力被吸引
但我始終信忠貞去做人 若我愛過吻過
全程奉獻 那就沒遺~
成長假使會換來隔膜 你我更加需要被愛
知識偏更令人冷漠 你我更要看得
如世界太生疏 疏得彷似地鐵跟月臺
來讓我抱到跌入懷內 確認彼此存
你與我 當初多麼天真 更在計劃於將來談婚姻
到最尾 拍過太多的拖 更親眼看到他兩個怎麼
太想得到幸福 偏卻被個情字所
但我始終信忠貞去做人 若我愛過吻過
全程奉獻 都不枉我過這一
成長假使會換來隔膜 你我更加需要被愛
知識偏更令人冷漠 你我更要看得開
如世界太生 疏得可洩漏每一滴
來讓我將每滴愛拾回來
知己失散過 過客有幾多 更有勇士最終變做嘍囉
更需要一起抵抗 用最天真的心 悠然面對 現實是何其無助
假使會換來隔膜 你我更加需要被愛
知識偏更令人冷漠 請你抱我抱到放不開
如世界太生疏 疏得彷似地鐵跟月臺
來讓我抱到跌入懷 抵抗所有遺害

極少聽盧巧音,總覺得她唱歌似流氓。藍奕邦的作品,交給其他人唱,必須在編曲上完全擺脫他的影子,依然藍奕邦的風格,即使是張學友,也沒辦法和藍奕邦看齊。可是藍生為他人度身訂造的曲目,例如劉華的綠茶歌,自己重唱,卻又欠缺某份獨特。
偶然之下找到盧巧音〈圍牆〉,第一次聽見,依著藍奕邦風格,沒有迷失自我,更沒有破壞原曲格調的歌手,這是我聽過最好的版本。盧巧音有如風之傳說的公主,站在山崖,迎風唱送那一段攸長的憂鬱。

##CONTINUE##

〈成長〉收錄在藍奕邦《奕》裡面,似乎又是一次錄成的版本。當時覺得這首歌和〈流星月台〉一樣回到《無非想快樂》的年頭,絕望和悽冷達到頂峰,可能是遺失了版本。〈流星月台〉shine版本並不喜歡,既然歌名場境是月台,為甚麼shine唱來令人置身在郊野公園?不過,別人無法唱出藍奕邦的風格,也無可厚非,因為藍生唱功對比其他歌手,的確稍遜,風格在於他獨特的聲線和音域,是無法用唱功補足。最明顯的例子是容祖兒,〈愛一個上一課〉〈零時零分〉完全打散邦的風格,重新組曲編曲填詞,變成容祖兒的歌,她是改動最大的歌手。可是不改不行,容祖兒聲音的賣點和歌曲風格與藍奕邦截然不同。從以上例子說明,唱藍奕邦難度甚高,〈樓上來的聲音〉只能做到不過不失。簡單而言,維持詞曲風格不變,唱藍奕邦而不失敗的,大概只有圍牆。
上表比較兩曲歌詞。歌詞更動比旋律容易,〈樓上來的聲音〉林夕的詞比邦原版歌詞優勝。圍牆高詞咋看之下,沿襲〈成長〉人情隨年月疏離的主旨,把若有若無的愛情轉化成兩代之間的愛情。〈成長》白描直書,自白式的歌詞,〈圍牆〉則更多抽象化和比喻,相較之下〈圍牆〉歌詞更優雅,也更難懂,同時表達難度也增加。用聲音表達感情,抽象化的感情,絕不容易。
表中顏色變異的詞兒,是假音或氣聲,盧巧音運用大量技巧,彌補聲線澎湃有餘,空靈不足的特質。藍奕邦大部份歌都是寫給自己,他可以完全運用自然唱腔和方法,達到孤寂效果。唱功之上,盧巧音勝過藍奕邦,再看她技巧運用並不拘泥韻腳和突顯孤寂的字句,技巧在任何地方均運用自如,好幾句寫得太淺白直接的歌詞(如「無法訴說的愛」,太俗氣),一經修飾即成點晴之句。完全運用聲線營造氣氛,盧巧音以甚麼基準捕捉情感的流動,把《圍牆》、藍奕邦的淒涼推向空靈和飄渺?編曲仍然以邦鋼琴為主,某些地方(如「萬重帳幕」)加上回音音效,中段結他連結下片,有如化了妝的藍奕邦,事實上〈成長〉很像DEMO,純粹得可以。
我不懂盧巧音,可是聽過《圍牆》後,不禁問一句︰「為甚麼盧巧音沒法當紅?」藍奕邦孤寂和自我的道理上,原來有同路人。
有興趣,歡迎到我的stickam player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