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9的文章

來一客!春之樂大補帖

香港樂壇精彩的年頭,夏未至歌已熱。李克勤打敲頭炮之後,謝安琪、陳奕迅亦不甘示弱,相繼推出最新廣東專輯,沉寂一年的粤語流行曲似乎誓要扭轉去年國語歌稱霸的市場,勢頭之勁仿如昭告各位樂迷,08年不是認輸,而是促勢待發。
總結08年,因為樂壇「阿哥阿姐」放棄廣東歌市場,令到許多後輩得以嶄露頭角。我認為這是市場策略,00年後的香港人經濟收縮,加上網路打擊正版碟銷路,大家買碟只集中00年之前已經有一定銷量保證的歌手,公司自然把好歌交給皇牌歌手演繹,栽培新生代的資源自然被分薄。偶像派代之而興正是一例,一方面偶像不需要頂級好歌,用外表、贈品、娛樂新聞賣碟,另一方面實力派收集好歌,用實力賣碟,使利益最大化。幾年之後,香港樂迷厭倦了,鼓吹實力派復甦,然而當時候才發現,幾年空白,新生代歌手完全不為人所知,相反過氣實力派如林億蓮等,再次「甫頭」,為樂迷解渴。上一輩突然冒起,香港樂壇響起警號︰香港樂壇出現斷層。
是否真的有斷層呢?Eason多次公開表明,斷層是錯覺,香港樂壇一直默默地培養人才。但為何少休一年復出,大家的焦點仍然是Eason,新生代遲至08年才教香港樂迷認識?探討這個問題,就可以了解08、09年唱片公司以致整個香港樂壇的市場策略。08年出現可喜的現象,新一代的男歌手和女歌手都擁有不錯的人氣,09年前輩們暫離,新一代頓時陷入混戰,頒奬禮群龍無首,使得獲奬的歌曲更多元化,「原來香港有這樣的歌呀!」也許是K房長大的一輩最大的感想。以退為進果然奏效,新一代獲得大眾認同,天皇級重出的呼聲更加激烈,年頭頻頻放話,終於等到久違了的聲音。
今次,且從藍奕邦談起。

##CONTINUE##

【突破】 先談藍奕邦純粹是個人愛好,當然也因為他是我集中談論的歌手之中最早推出新專輯的。藍奕邦為他人作曲,可以完全隱去個人氣息,堪稱「看不見縫合線的裁縫師」,但到了他自己的歌,個人風格之強烈令人難捨難離。
《藍》承先啓後的樂章,以及激昂的唱法,滿足了死忠歌迷如我。到了《奕》,反而有點後勁不繼。
《奕》的主題是突破,〈逃學去英國〉令我不期然想起〈憤怒青年〉,現在藍奕邦的詞比當年更純熟,開始運用借喻,編曲也更加複雜,電子樂器更豐富。然而藍奕邦的唱腔卻夠不著,略顯軟弱。編曲取向類似如〈膠〉,表現很好,但為什麼相隔半年的《奕》總令我覺得︰「如果再用力一點就好了!」
歌詞的高度和深度顯現他填詞時自信提升了不少,試圖用意象表現某些以往亦…

尋求安慰

早上討論,火藥味甚濃,她們不同意我按下報告不交的決定,意見多多,我差點脫口而出︰「所以星期一才要討論,就是要修正嘛!」但為了避免吵架,我沒有說出口。叉琪表面上同意我的做法,我也暫且按下上學期的資料不管,然而叉琪是那種表面說好但最後說不好的類型。到底之後會怎樣,我也不清楚。我不喜歡當組長的原因就是如此,每個人都要我做決定,說出來組員又不同意,不同意又想不出個所以然,大佬!我不是sales又不是你條仔,為什麼要花盡心思滿足你的想法?就算是我最親密的人,說實話我也不會做到這個地步。所謂合作就是集思廣益,要麼我叫你做甚麼就做最後我來統整,不要我一邊要求,你們一邊反抗,這樣做很沒有意思,像老人院的老人家,甚麼都不要,但千方百計要你滿足她。BILL叫我隨她們的意,鬥爛,我做不出,決定了做好的事情我不懂得放棄,也許是我最大的缺點。
有點壓倦現在的生活,每日起床,趕上學,趕報告,趕上班,回去睡,起床重覆昨天的生活。最近老闆事忙,上班都上得很晚,回去沒時間休息看書寫小說,日記寫完都12時了!眼睛張不開,趟下來就睡,夢過多少難記取。
因此我覺得應該好好休息一天,決定下星期找一天郊遊,暫定目的地是七股。除七股之外,還想找別的地方逛逛,一天能遊兩次最好。可是工作忙得沒空翻旅遊書,難得沒有課沒有工作,也要想報告。
每一份報告都是新開始,要花許多時間準備、找資料、看書,分組報告還要想人事相關的事情。台灣人受軟不受硬(基本上有小小黑臉他們都覺得是政治逼害),今個學期同組的都是女生(頂!好燃憎同女人一組)。唉……難得DOWNLOAD了eason 和 kay 的新歌,好想閒下來,甚麼都不做,只用心聽歌,寫寫感想。趕報告的日子希望儘快過去,但不要被工作束縛。生活呀,一直逼迫著威脅著,卻從來沒有人抓住他。韓寒的句子寫得真好。

不想再糾纏

上班偷打,心情不好,史方課後整個人跨掉了,很累,想睡,想休息。可能斷斷續續。
昨天開會,老懵董不來,沒有理由,今天居然跟我說︰「因為要做文獻回顧呀!我禮拜天才看到。」我很生氣,禮拜六上傳的東西,禮拜日看到並以此為藉口禮拜1才做不來開會不說一聲。叉琪更過份,今天報告,課也不來上。我看了老懵董的研究計畫,裡面多有錯漏,一氣之下,用紅筆刪改並說︰「這份東西,改好才交出去。」然後向老師解釋,她問︰「你最近在忙甚麼?你的東西很薄弱,另一組已經進入到一些背後的原因,但你們一直停留在描述上沒有具體呈現。」這些我都知道,只好說︰「我們組員的互動出了問題,希望能夠解決,如果不行,組員可能會出現變動。」我當時想,假如只是我太忙,事情就好辦了!
把報告按下來不交,還是第一次。我只是覺得,如果再隨便交出去,之後的東西也會隨便做一做,然後大家隨便留個分數……一日組員內的問題未解決,一日都沒辦法把報告做出來。夙木魚不斷煽動我割捨老懵董和叉琪,我覺得不明不白割掉她們怎麼也說不過去,只能夠給她們最後機會,如果沒達到要求,那只好出此下策。再這麼下去,事情沒辦法順利完成。
在這份報告上,我花的時間和心力太多,做到幾乎貧血,仍然沒法如願順利進行。我討厭自己的節奏被打亂,而且不值得。因為她們兩個,進度延後了兩個禮拜,看情況現在還會再延下去。我在反省之中,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她們的問題?我不知道,只希望能夠解決。
夙木魚她們說我太好人,應該立即裁掉才對。昨晚思考了許多,今次已經是我來TW三年,發脾氣最大的一次,把應該交的作業按下來,前所未有。這幾年時常想著老師的話︰「為甚麼總是強調人是惡的,不從好的方面出發,給人機會呢?」雖然我覺得老師的論調過份天真,但我受到感染。以前只看見惡,人不開心,世界灰暗。如今常予以機會,覺得一切事情總有解決方法。我不知道哪一個種做法比較好,只希望一切困難終能解決。
周日無聊,跑了一趟國家台灣文學館,希望學業盡快上軌道,可以平靜心神,好好寫文章。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

這篇,想寫很久。這幾天心情很差,都因為史方報告,我討厭每個人不斷地問一些已經說過很多次的事,最最討厭叉琪說︰「老師認為研究自己這個方向很有趣。」琼姐參加朱學恆講座後十分興奮,餘興未盡向我介紹︰「朱學恆說權威是用來挑戰的。」我立即回應︰「這個道理我16歲就知道了,有興趣的我會自己去聽,你不必覆述。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太早熟,太早知道想要甚麼,導致愛惡感太重,不合適的東西全擋在門外。當然,我還算是勇於嘗試的人,只是不盲目而已。所以來到TW,總覺得同學很幼稚,很像中學生,最具體的例子是,都20歲人,居然常把︰「老師說」掛在嘴邊,這三個字我中三之後已經很少說,中七之後連「柏拉圖說」「孟子說」等等都減少了,最近常提的一句子曰都只有「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所謂定型就是這麼一回事,當人生觀、能力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探索就不再出現。青春是探索的階段,不代表離開之後不再迷茫,而是知道應該從哪個方向發展努力,由單純的發問轉變成實際操作。
前一陣子去兔子學姐家聚餐,看到阿祖和活死人學長拿著NDS和PSP,心裡很羨慕,發現他們的生活和我的中學時代很像。沒甚麼工作,有閒錢便買東西玩。那時候至少衣食無憂,不像現在。那時的生活說白一點就是宅男般寫意,小說、打機、模型,連聚會都很少。一直尋找回到過去生活的方法,然而如今想一想,要再過那種生活,自己可能會悶死,現在的生活變成三不五時不去走走便不舒服。今早起床陽光很好,晚上才上班,很久沒有整個白天都是free time。突然想︰「騎車到處走走吧!」然而還要寫報告、史方……所以如今仍窩在圖書館。不停勉勵自己今天的努力為了將來,可是我愈來愈懷疑。成長不代表疑惑盡去,只是尋找的方法改變而已。
近來又隱隱約約覺得不妙,不妙除了經濟(這個……從來沒有妙過),就是某些人似乎企圖接觸我的內心。這是不可能成功的,我比以前更平和地平息這些事情。我只能夠說︰「門都沒有。」
關於史方,我在討論區發洩完,現在心情好很多了。大家正在計劃春假旅行,我都想去……但……還是那一句…沒錢。

命裡有時

近來「張子房為甚麼不交女朋友」的話題又再炒熱。本來我有很多很多理由可以說,但解釋了幾天,愈來愈發現這是沒有原因的。這往往是追尋真理的結果,也許讀哲學的比我懂吧!或許只是個人經驗。有點道家的意味,萬法自然,所謂的真理就是天志,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就好像大一時,大家問我國語為什麼這麼標準,沒有港腔。我講了很多理由,大家似乎被我說服了,隔一陣子又問,到現在我往往說︰「我也不知道,無法回答你的問題。」或許不懂拼音,所以如此。

今天極火爆,老懵董不斷挑戰我的極恨,叉琪又遲到,現在很想罵人。
事源今早約定二人討論史方作業,老懵董到了,我說今天討論分工。她說︰「你要做自我認同吧!」我當場想噴血,再談一次研究動機和原因(保守估計已經是第五次),她說︰「那就是自我認同呀!」我說︰「哪門子的自我認同?自我認同是心理學和社會學的東西!現在我們要做個人小歷史,了解我們升學的經過,制度的影響和自我考量。」她說︰「那不是嗎?自我認同,你看這個。」
她按出一個網頁,只有題目和摘要,我說︰「你只是看到裡面『故事』二字,覺得與我們的題目相關吧!但你看摘要,內容全部關於心理學和個案研究,故事內容完全沒看到,你怎麼可以判斷它與報告相關?好啦,我也不能肯定完全不相關,只要你看到內容並點出相關點,就可以用。」
再談下去,她居然問︰「我們為甚麼要做這個?」
我想殺了她!還問?你想死是不是?叉琪十點還未到,老懵董說她晚半個小時到,那半個小時不算,也遲到30分鐘。9時40時老懵董打電給叉琪,叉琪說已經出門,到10時,我再打,叉琪好像沒聽到聲音(我覺得是假裝,遲到者無信用可言),再過10分鐘老懵董又打,仍然沒接。我很生氣,就走了!
這幫人都不知是怎麼搞的,說了這麼多次,一次都沒記住。之前叫她們來開會又不來,說了記不住,連私人筆記都UPLOAD仍然不看。我最討厭那一句︰「做這個沒意義呀!」你係咪路呀!當初叫你們去找有興趣的方向去研究,你們找不出個所以然。現在又說沒意義,又不積極思考意義在哪裡!還小嗎?奶粉沖好給你還要吹涼送到你嘴邊?無野呀嘛?
頂!成年無咁火!對上一次應該是台美對著粉果,才那麼不耐煩。我聲言,這次合作之後,沒有下一次。永遠都不會再有。

激死!

本來約了晚上史方開會,但組員說沒空。好吧!那不開。中午夙木魚三人在系館設計問卷,我也參了一腳。那份問卷只是我們中一二程度所做的東西,一條問句然後十幾個選項。我看不過眼,建議設計成為敘述句並問︰「同意、不同意,沒意見。」她們說︰「這一份只是底稿,我們會再修改。」弄了一個小時,夙木魚說︰「我們明天就發了!」哇!天呀!嘔血。佩琪說我不可能兩組兼顧,也許她說對,不過……她太難約,頭一次看到一個比我更難約的人。董說沒收到我的mail,我真要吐血!10月寄到現在一封都沒收到?不可能吧!天呀!搞甚麼鬼?誰能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嗎?不能否認我很希望她們按著我的步調實行,至少出來的東西像樣一點,像大學生能力做到的,到底我們的溝通之間出了甚麼問題?不過說實在話,台灣大學生普遍仍未擺脫中學學習模式,服從權威的內在性格極強。比如說討論作業,她們首先思考的往往是︰「老師要求甚麼。」前一陣子的政變,也是以老師意見為前題而失敗。也許是我權威度不夠吧,也許是放任政策出了問題,上學期太放任,導致現在想管嚴一點,大家都不聽我的。算了,惟願寄望她們有能力完成吧!雖然我很擔心。

##CONTINUE##
算了!談及書,好久沒談,近來想寫書評,一直沒空,而且最近看的都是新領域新種類,了解不多,很難說出個所以然。多接觸新東西也好啦!難道一直只會說韓寒嗎?(雖然到現在還是如此)。談一些與生死有關的另類書,不一定是我看過,更多是想看的書。春季又特價,十八巷的深耕書房結業,圖書全面7折,但教科書的花費使我銀元盡耗,沒能力再買書了!
以生死為題材的書籍非常多,只以近來文藝界大新聞淺談幾句︰

還未看這套電影的朋友,請用你最快的速度用任何方法看一次。我看電影不算多,令人驚艷如此的電影還是第一次。讀過一些網上評論,覺得此片平平無奇,任何一段刪掉也不影響故事。這些人大概很少接觸外國文學,特別是現代文學,現代文學最神奇之處,在於幾乎沒有起承轉合,正如其他人所言,刪掉任何一段均無損故事架構,然而讀畢全書,閉上眼,一幕又一幕平淡如水的情節清晰無比地浮現眼前。這,就是文學。當然,讀完之後要忘記然後說沒有任何地方可令你印象深刻,我也沒辦法。所謂的文學就是把剎那的感動昇華至永恆,而我覺得這套電影能夠做到這個境界。
費茲傑羅的小說我讀得不多,前後只讀過《大亨小傳》喬志高譯本和新近買的入《班傑明的奇幻之旅》。前者成書甚久,時報版後付大量書評,在此不必…

毒腦

店裡的電腦時常中毒,素來認為罪魁禍首是大陸網站,3月至今連續重灌兩次,可謂奇觀。店裡電腦早在兩個月前已經中毒,木馬深入電腦,刪不掉剷不走,沒引起大問題,故存於不理。直到月初,病毒使電腦不能上網,店內作業攤煥兩天,老闆重灌後才復恢。然而重灌後第一天,木馬清除大師立即警告木馬入侵,掃毒之後顯示刪除不能,機能沒受到影響,那就算了!
周四上班,電腦中度出狀況,只要一連線,數之不盡的小視窗彈出來說IP位置出問題。我懷疑被攻擊了。結果昨天店內電腦再次攤換,在登入畫面按任何使用者,均無法進入,自動登出。最可怕的是,連安全模式也進不去,有生之年還是頭一回看見這種情況。我猜windows內部已經被病毒嚴重破壞了!
昨晚老闆重灌到12點,希望之後不會再狂中毒吧!

近來老闆娘很少罵我,自從真人來了之後,她的集中力轉到新人那邊,沒有再罵我,並不代表我沒做錯事。最近做錯了幾件事,例如先生和小姐搞錯稱謂,源於昨天有位熟客來取書,我回MAIL時,一直用女性稱號,來取書的竟然是個陰陽怪氣的男人。他走了之後,我幫另一位客人訂書,恰巧那位客人也姓陳,腦袋有點混亂,便用陳小姐的稱謂寄出去了!可是……對方是男的。就這樣,今天也在戰戰兢兢的心情之下下班。

昨晚家聚,今年很少出席,阿祖辦了三次,只去一次。原因只有一個,缺錢。搬出來住開支的確很大,還在煩惱接下來租金要怎麼辦,原來留來當租金的大B的錢,也因為3月開學訂教科書、印講義等等,花了一半,書店的薪水吃了兩個禮拜也沒了。阿龜答應給我的兔子費用還沒下來,可能是帳號抄錯了吧!高老師那邊的工作五月結束,在此之前除了努力讀書還要積極找工作,半點也不能閒下來。BILL和大B要來台南,BILL不停問我甚麼時候可以和他去台東看風景,上台北湊熱鬧,我說等他來到再PLAN,但說實話,在這裡工作的錢,夠吃已經很好了!每個月聚餐一次也感吃力,去台東或台北,光是交通費已等同一星期飯錢。搬出來之後,租金的壓力倍增,以前不覺,如今充份了解那種滋味,相對的文章產出也倍增,雖然無甚品質可言,但精神的確較宿舍時好。這就是代價。

琼姐昨天問我為什麼不交女朋友。這個問題答了很多次,我連煩厭的力氣也失去了。答得多才發現,其實拼命轉彎想出來的理由,全都不成理由。其實是沒有所謂理由的,亦即是,就沒有理由呀!不然怎樣?但許多人覺得沒有理由這個理由不成理由。我很怕這些人,明明沒有,硬是要你說出一個,然後由他拼命…

惑星良朋

前一陣子想寫短篇,故事大約講某男的人生圍繞著另一個女生,但她並不知道他的存在。他沒有刻意去做甚麼,但總是在某些細微細眼的地方出現她的身影。靈感源於二十世紀少年,亦與現在的生活相關,我似乎變成朋友,可有可無的存在,但身邊許多人卻被我牽動著,或反過來說某個不曾交雜的人此刻正為我忙亂(例如註冊組的某君)。
近來讀西洋史和先秦思想論著,基督教和墨家主張兼愛、平等的愛、無私的,也許正因他們而設。我覺得現代人太自私,包括自己,沒有群體概念,也忽略了許多默默地支持世界運轉的人。以前我看不起這些人,但如今卻發現其實這些人才是最可敬的。這一項論點,還是回歸小說,正努力嘔出十萬字初稿,試著把村上式的平淡與武俠小說混和。初步結果非常失敗,只不過主題與以往並不相同,我在寫一個關於平凡人的故事,不再是英雄豪俠,只是小人物在江湖中打滾的心路歷程。
另一個靈感在於兩天前收到的mail。已經好久沒有和別人談論感情問題,華樺學姐例外,她還真的是少女心事傻痴痴。事源一位網友寄來mail,他現在讀ive,生活過得不錯,因此每次談的都只是流行音樂,我搬屋後少上網,他有些困惑,因而send mail給我。

##CONTINUE##
算起來我到TW第一年,他剛好會考失敗,讀ive,那時候他告訴我仍喜歡某某,再過兩個月他說放棄了。我那時候不置可否,但他自始沒有和我討論這些問題,反而是他的初戀對象問過我她男友的事(後來在我的勸喻下分手)。這次他來信,文筆超爛,然而感情卻似乎昇華到另一境界。
話說去年他和某女生交往,兩人相處得不錯。可是幾乎在相同時候,他留意到另一個女生,只因女友常常講八卦。那個女生姑且在此以少女A稱呼,在學校三年幾乎沒有對話,雖然MSN、facebook都有,但極少聯絡,有時候會互相去對方xanga看照片,已經是所有的對話了。然而在女朋友口中,他得知了二人之間極微妙的關係,當然,這些東西女朋友不知道,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如今有我知你知和全世界知。略述如下︰
事件A
少女A一年級時,曾經設計一件tee,開放日時賣。這兩件衣服被杰仔(my fd)鄰居阿嬸買了(都幾O嘴,邊有人會叫隔離屋阿嬸去open day而唔叫自己屋企人)。後來鄰居阿嬸的女兒不合身,這件衣服輾轉落入杰媽手上,杰媽給杰仔穿。(所以佢條女認得,杰仔著左年幾先知原來係女裝)
事件B
少女A之前曾經被班上某男追求,以已經有心上人為由拒絕。此傳聞杰仔早已得知,…

望鄉人

兔兔學姐(新暱稱,蠻嘔心)3月底離台歸馬,本來想請她吃一頓飯,無耐她人緣極佳,活死人學長也搶著請客,阿祖未有餘閒辦家聚。我怕琼姐山長水遠帶來的年糕和蘿白糕變壞,因此主動出馬,約了大家去兔子的家聚餐。不能說這是一頓很好的飯,太久沒煮,出菜順序出錯,以致生菜賣相其差。魚要讚油之時,一眾女生在旁大呼小叫︰「學長,要爆炸啦!你看鍋子!!」(早叫她們出去的了!),也失敗了,油香不足反使魚肉像油浸一樣。紫菜湯極淡,雖然我滾湯一般都淡,但雞脾姑(秀珍姑)原來真的一點味道都沒有,又買不到草菇。
已經快兩年沒煮飯,興致極高卻失敗收場,昨晚好好反省,卻不覺難過(換了以前我應該會絕食兩小時吧!)略為回想,也差不多7、8年沒一次過煮那麼多人的份量。初中時當然我作主廚,最多也是8個,之後和大B一夥聚會,主廚就換了肥俊。肥俊還真厲害,厲害不只是技術,更強在於份量估計。昨晚煮太多,因為我心裡想,應該買以前差不多的份量,沒想到暴龍和食菜動物之間食量存在決定性的差異,要不是昨晚一役,我也不知道大B一夥的食量是這麼驚人(幹!10個人打邊爐3小時從頭到尾沒停過肉、菜、啤酒)。好了,假如有下次我會衡量衡量,不過應該不會有下次。
沒有怪責自己,源於自己想通了。原來一頓飯最重要不是菜色,而是身邊的人,幾個人坐下來暢談,才是最重要。人情溫暖比起珍膳百味重要太多,這次一別,又不知何年何月能再會。
囧!對呀!忘了拍照!
補今次菜單︰
馬來西亞黃咖哩<~~兔子學姐的公煮的,超好吃。
茶葉拌豆+雞腳酸辣湯<~~免甸菜,巧仙煮的。茶葉拌豆還好。湯我受不了,大家都說不錯,是我不習慣吃味道太重的吧。
失敗的廣東菜︰紫菜湯、蒸鱸魚、炒生菜
沒失敗的潮洲菜︰金菇扒鮮菇

推理小說入門

說來慚愧,讀卷十年第一次真正接觸推理小說,還望各路同好指教。此篇純屬個人感想和入門知識探討,若是同我一般尚在入門階段,可以互相交流參詳,如屬老鳥敬請指正。
維基百科︰推理小說funP︰推理小說相關部落格獨步文化──台灣推理小說出版社
##CONTINUE##
最早接觸的推論題材讀物,非金田一少年事件簿莫屬。
當時還是小學生,畫風恐怖、驚慄,有點色的金田一一度成為禁書,自許私底下向中學的鄰居借閱。主角金田一一自稱是名偵探金田一一耕作的孫,平常是個不學無術、眼睛離不開美女的一般型廢男,然而兇案發生,立即變成IQ180的天才少年偵探。亦因為金田一,拼命吹噓自己IQ成為潮流,那時候網路並不流行,不然上網找個網站便能測試,全部讀完也是網路出現以後的事情。讀書時期我沒有零用錢,無辦法買漫畫,居住的地區沒有漫畫租借店,完全看過的故事只有魔術列車殺人事件。
金田一身邊人十分不幸,每個因為他或多或少都預到災難。而且殺人犯都有各自的理由和正義,為愛人復仇最常見,死者永遠罪有應得,無論迷題多困難金田一總可以破解,只是時間太長,受害者太多。
小時候只覺得刺激、厲害,無法猜透當中技倆和秘密,金田一的命運又是曲折離奇。如果回想,罪有應得的受害者是否必然?可能性有多高?
結局講述金田一收到神秘信件,暑假騎著單車失蹤。當時以為還有下集,一兩年,沒等到。前年網路上終於出現後續故事,但看了頭兩部,熱情不及當年,沒有再追看下去。

再次接觸推論小說之前,讀過一兩部倪匡的原振俠,劇情流暢結局出人意表,也帶來些許回憶。中學最後一個暑假,武俠和愛情讀太多,跑去借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只讀了頭三冊,故事到底講了甚麼,現在已經忘記。反正犯案過程沒太多描寫,幾乎一下子跳到福爾摩斯解謎。故事重點反而是描述這個變態偵探的非常人行為,在我而言只是普通流行小說,看了就忘。

如果電視劇也能列入推理小說的紙本之內,木村拓哉的Hero也是我閱讀史上重要的一環。劇情強調詳細追查和為疑犯著想的心情努力不懈地追蹤,只不過通常都是靠運氣揭開迷底。

最近讀了兩本推理小說,使得興趣大增,好想多讀幾本。
《零的焦點》完全扭曲我對推理小說的觀念。原來推論小說不必出現名偵探,不必重大的殺人案件。最初引發只是小人物的普通故事,調查過程亦沒有任何驚嚇、出人意表的過程。突出角色之間微妙的心理變化,禎子敏感心靈、男性主動熱情。以往讀的推論小說,人與人的關係建立在相互懷疑的基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