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8的文章

對不起!我盜版!

剛讀梁文道新作,驚訝不已,心想,他到底是讀甚麼出身的?之前讀他許多文章已深有此感,今回他高論歷史小說,令我驚嘆佩服,他的評論文章,竟然與一名歷史系畢業的博士生沒兩樣,完全是專業水準。作為半身踏入歷史系的學生,自愧不如。諸君請讀,如有違法,請另行告之應作何處理。

原載於讀書好
歷史的可能性
從歷史小說到歷史漫畫
近年歷史小說在華文出版市場中熱不可擋,日本歷史小說大師山岡莊八一系列戰國英雄作品將六冊《德川家康》,二冊《織田信長》、《豐臣秀吉》短時間推出市場,老手二月河重新再寫清末紅頂商人《胡雪巖》與高陽舊作互爭長雄,當然還少不了近年內地一批在網絡上成名的業餘明清史迷,如當年明月及西門送客等,都紛紛將網上連載變成書本推出,趕上這次歷史小說出版潮。
多得歷史小說熱潮,連帶過去一批由正統歷史學者以「說故事」敘事形式的嚴肅作品也受青睞,京都大學東洋史大師宮崎市定的作品《隋煬帝》與中央台捧紅的歷史名咀易中天《品三國》並列暢銷榜,耶魯大學中國史專家史景遷推出全部作品的中譯本,在芸芸眾多歷史小說作品及以小說形式敘事的歷史作品中,究竟如何取捨是一個頭痛的問題,我們要問的是究竟以求真,抑或以求創新為選擇標準呢?
太史公、三國與水滸
曾幾何時,在傳統中國文化中,歷史與小說的界線十分模糊,我們父母一代都深信關雲祥過五關,斬六將,拖刀殺蔡陽,曹操割鬚棄袍遁走華容道,還有趙子龍百萬軍中藏阿斗,張飛喝斷長板橋等傳奇人物的故事,認為《三國演義》所載的故事是史實。我唸書時讀《史記》遊俠及刺客列傳,則將歷史當作是小說看待,心裏疑惑太史公司馬遷寫歷史,怎樣可以寫到如見其人,如聞其聲,這種藝術加工是否已超越了歷史求真的界線?究竟怎樣才算好的歷史小說,而歷史作品運用小說形式去敘事,為甚麼特別吸引呢?
《三國演義》與《水滸傳》都是中國最有名的歷史小說作品。歷史小說是歷史史實與小說藝術創作雙結合的產物,理想的作品是在歷史求真實之餘,在敘事上進行創作,作品並非完全重新撰寫歷史人物,但亦不是完全按照原始史料來敘事,這條界線怎樣拿捏,就是歷史小說家高低分野所在。明末清初才子金聖歎以評《三國演義》說明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作品境界,就是「以文章之奇而傳其事之奇,而且無所事於穿鑿…… 」,今天的說法就是作者不會自己改造歷史來追求奇情,而是在事實中發現「戲劇元素」。
由於傳統中國文化有崇拜歷史傾向,把歷史的功能無限擴大,歷史是作為道德訓誨之用…

也許狂妄喜歡我的孤獨

下午,一年CHAT一次的同期直發同學找我CHAT。
isaac says:
hi
I say:
HELLO
isaac says:
你搞緊咩
I say:
返緊工~~XD
isaac says:
你有冇gf
say:
=.=" 又問……無呀~~
isaac says:
你18,20都未拍過?
isaac says:
唔知你呢type人點marry 第時
I say:
=.=" 我都唔想結婚= =
isaac says:
等d女拍10次拖想穩定d 搵你做老襯
I say:
佢搵我就要架LA= =
isaac says:
你一條友點過.....
I say:
兩條友咪仲難過一條友過日子= =
isaac says:
咩ar,你試過夢遺未ga?
I say:
=.=
I say:
我生理功能正常~~身體健康~~心理都無問題= =
14:14:08 - isaac (#) appears to be offline and will receive your messages after signing in
我還可以說甚麼?
事實上,近來一直想寫故事,新的故事,類似無瑕年代的內容和感覺。試了好幾次,都不成功。簡而言次,今非皆比。當日的感興念頭,如今已然不再。我那時候認為自己為人冰冷,同學家人去世,我沒有哭沒有流淚。學生會失敗,我也沒甚感覺。朋友漸漸遠離,我也無動於中。如今回想,仿佛都是表面無痕,內心難穩。但事至今日,真的是無風無浪的境界,波瀾不驚。可能馬英九在我面前被槍殺,我也沒有感覺。那份感覺漸漸消失,甚至連恐怖也不覺得,可見有多恐怖。
網友說,這個時候,要麼去四川,看看災難現場,要麼找個人隨隨便便談一場自私的戀愛,呼吸新鮮空氣。後者是不可能,我從來不是隨便的人。前都倒很希望,那麼大的事件,沒有我在場幸災樂禍,太可惜。
迷惘因轉變。據說迷妄是青春的專利,不知道將來,無法鎖定目標。以前我總是清楚自己希望做甚麼,達到甚麼境界。如今我覺得達不達到都無所謂了!反正生如斯,死亦如斯。只能一直能夠寫就行了!

分組合作多有不便。皆因我的思想行事與他人不一樣。剩下的大報告只有宋史。宋史是由三個小組粗略合成,共15個人。我充當組長的那一組,四位全到,其餘兩組,只來了兩個人。今次的報告是「說故事」,他們均說,先找資料,然後在資料裡挑出需要的拼湊成故事。我則建議故事和資料同時找,因為說故事時,很多時候忽然想到需要某些…

幼稚

我很幼稚。我知道,當我一邊罵台仔幼稚的同時,其實最幼稚的是我。心理測驗說,這叫作赤子之心,容易得罪人。我在想,有時候我的言語並不是這個意思,但聽者有心,遂又變成我幼稚的理據。舉個例子,昨天阿祖學弟在玩NDS的新ROCKMAN,我說很想玩,我的意思是多重的︰1)我想要自己的NDSL,2)想玩新ROCKMAN ,3)懷念以往的系列,4)記起過去的日子。但他的解讀︰學長想借我的玩。當我意識到他讀不通我的意思時,我很尷尬,又無從解釋,因此,只好玩一會,還給他。
近來不斷有人問我為什麼不交女朋友。星期六,我纏著學弟,強逼他帶我逛士林夜市。他帶我到一間40年老字號的冰室,進去他打趣說︰「你之後可以帶女朋友來吃了!」我說︰「我都想有女朋友。」下意識說出這句話來,苦思兩晚,我在想,為什麼出口就是這句呢?到底這句話代表了多少自己。
不知道有多少TW人來看這裡,在他們面前用廣東話大聲講他們的不是,當然很爽,但有時候,我希望,甚至誤以為,他們之人有人聽得懂廣東話,然後,了解我。可能仍然獨身,就因為找不到能讀懂我的人。「讀懂」是非常難的,比如讀書,裡面每一個字你都認得,但無法理解內裡的意思,常舉的例子是董橋的《中年那杯下午茶》「攬一杯往事、切一塊鄉愁、榨幾滴希望」。這也是語言吊詭的地方,動物沒有語言,所以他們是聰明的。
人有時候,連自己都讀不通自己。何況別人呢?我想讀通自己,更渴望別人讀通我,在我需要之前,已經有人給予我需要的。可是,這樣可能嗎?開口要求,需要很高境界。
雖然我的肉體暫時停留在圍牆以內,心卻依然流浪著。如果有人正嘗試讀我,可以請你告訴我嗎?告訴我,你讀懂了甚麼,想通了甚麼。然後,讓我閒下心來,靜下心來,想一想,想一想我。
對不起,我很幼稚,很自私,來來去去都只是我、我、我。因為找不到令我把心思寄託的他者。我,只好繼續找我。

說一些高興的事情。
CITY收了大B讀MASTER。肥溫OU也收了她,讀一年就能畢業。LINDA蜜運中,吹風得意還不忘朋友。肥鼠、肥俊今天去台北旅行,他們說要去看女生。BILL和幾位舊同學也去TW,但不會來探望我,我也不需要他們探望就是了,省得又要我介紹人甚麼的。
大家的日子過得不錯,也沒甚麼好掛心的了。我還是,繼續把報告完成,然後趕快找暑期工,就這樣吧!了無牽掛,也並非甚麼好事。

四個時代

甚麼時候養成早上不做事的壞習慣呢?不知道。起來很早,但不到11點過後,不會做正事。如果只有我一個在房間,就看小說去。如今一本書看一個月,實在不可思議,以前三日就讀完……
近來做台美報告,極度生氣,有點後悔期末報告做朱銘,為什麼不直接挑雕塑那一組呢?阿果不斷諷刺吉拉學姐,我終於明白原因,他受不了上學期學姐的港式管理。我心想,如果我是組長我也會這樣,像現在的組長甚麼都不管,要求你三天之內嘔出資料,你就做不出來了,對吧?幸好宋史那邊追度還OK,不過也是很難催進度,我期望70分的東西,組員交給我40分,我只好多加一點意見,多動員系館狗兄弟的力量。近來沒甚麼胃口,飯常常吃不完,送給他們,感情變得蠻好的。
台美報告做吳天章的四個時代,因此自己也逗趣,來一張四個時代,把許多年買的四件衣服拍一拍。不太懂買褲子,衣服因為有圖案和樣式,挑起來簡單方便,褲子則很難挑,我對於圖、顏色等東西完全沒輒,無法判斷自己穿甚麼會好看。所以很羨慕大B,走進賣衣服的店,一下子就挑選好看的衣服,而且便宜,他幫忙買衣服是愉快的。我嘛……覺得買衣服很麻煩,也許是我過於著重「恆久」,不希望買回來,不愛穿,沒穿很多年,浪費了。我的「很多年」是十年以上,也難得自己身型沒變……
第一件,我俗稱結他衫。皺巴巴的樣子,已經是十年前的衣服。當時我在扑死你買的,三件100元。我挑了這件後,隨便再挑兩件,因為實在買不落手。另外兩件,還有一件生存,另外那見則不知所蹤了!
一直很喜愛這件衣服,如果不是暑假買了一件白TEE,都沒意識到它勞損甚多。雖然沒有污跡,沒有破損(厲害吧!),但是白衣服應該有的光澤已經不見,變得黯淡。因此心裡面想︰「再買一件白色吧,讓它退休,重要日子再穿。」故上兩個星期,買短褲時順道買了一件白TEE,就是最後一件。
好久沒有買TEE,除了結他,以前我還有幾件,不過因為領口和肩寬不合,全都損毀了。這是我最大的問題,時常找不到合身衣服,主因在於肩比較寬,很多時要大碼的肩位才合身,但大碼衣服會過長。因此我是個中碼長度,大碼寬度的怪客。據說,肩寬代表承擔,可是肩過寬,使得衣物常常變型,而即使是同一家衣飾店,也不見得尺寸永遠一樣。像新買的TEE和暑假大B幫我挑的,同樣是IP,長度一樣,可是肩寬不同,如今穿起來有點緊緊的,看能支持多久。買這件TEE,最主要還是圖案,愛死這幅電燈柱圖。突然想到,設計師故意把肩弄窄一點,讓你買大一碼,…

起得太早

昨天睡過頭,今天很緊張,被室友鬧鐘吵聽後,緊張起床。梳洗完畢準備出門,一看,6點零8分。
聽說常常造夢,因為心神不靈,記得夢,因為睡不熟,半醒半夢之際,記得熟睡前的境象。那麼,我到底多少年沒有睡熟呢?我幾乎每晚造夢。呀!不!最初來成大的幾個月睡得很好,真諷刺。
據說有些人,一輩子都不會造夢。遠至莊子這位夢的大家,已有記載。張大春近著《認得幾個字》,記敘他母親正是這麼一號人物,他父親遂說︰「你媽是高人。」
關於夢的事情,還可詳說,細說。可是,又不懂說。

近來不斷有人問我,為什麼不交女朋友。來台灣第一天,被問到現在,實在很煩。好像好不容易考完試,不斷有人問你分數,害你無法忘記考試,那種討厭感覺。入喇沙第一次地理考試,大B問何子峰幾分,何說︰「在喇沙不要問,每個人都零分,你問,欠湊而已。」
我已經回答很多遍了,沒有人喜歡我,我也沒有喜歡任何人,除了工作和生活,如今甚麼事情都不去想。問得最多是載子學長,幾乎每一次MSN他都問,他最常掛在口邊的一句︰「我覺得你有條件呀!」我心想,你從男人的角度而已,從女人的角度就不一樣。他是吉拉學姐的探子吧!我時常這麼想。陶吉拉為了證明她的想法正確︰「我頂嘴因為我有女朋友」,多番逼迫載子學長套我口風。我極度無奈,這是民進黨的思維︰「馬英九有綠卡的,叫馬英九把綠卡拿出來證明他沒有綠卡。」甚麼東西= = 載子學長說一句︰「那你學姐交給你囉。」幸好在MSN方面,我打倉頡,反應比他快︰「這是不可能的。她有男朋友,即使她沒有男朋友,也不可能,性格太相似的人合不來。我很清楚自己需要甚麼。」載子學長說︰「我欣賞知道自己需要甚麼的人。」到底是不是欣賞呢?心裡清楚。

明天這個時間,我已經在車子裡,往台北路上。BILL兩兄弟、肥俊和幾位舊同學,都說下星期到台北去。幸好,我離開了。不想跟他們碰面。雖然頗為想念舊友,但被他們發現其實我還在1114就囧了。結果TW和HK沒甚麼兩樣,同樣兩個英文字,同樣的人來人往,大家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塊土地,錯過,錯過,錯過。

夢中異域

做了兩個夢,不太好的夢,或者是一個而已,連接的地方有點奇怪。
某天以前的她來電,說家人外出,邀我到她家暫居幾天。我答應。到她家,她懷孕了,她說肚子是我的。我高興得不得了,幾天以來親親密密,唯獨洗澡時苦思如何面對她父親。大概她父親容不了我吧!
儲糧將盡,遂一道上街購物。一路上我小心翼翼保護她肚子,她笑我太緊張。突然間人群起哄,說有敵人攻來,我一看,是故人真田幸村。他叫我幫忙追擊,引敵人離開人群。我依言,追趕至邊界,敵人不見,便和他進入傳送點離開。傳送時在想,我還是處男呀!孩子怎麼可能是我的?
一下子回到某個地方,遇見她過去的老師。老師看見我,對我說︰「她有病,之前身體檢查出來,但她不願去看。」我很緊張問︰「甚麼病?」老師說︰「腹膜炎,現在可能來不及治理了。」我激動說︰「我打長途回去給她的朋友,她們可以勸服她去看醫生的。」老師回應︰「唔。」我激動道︰「她是你的學生耶!這麼冷淡。」老師說︰「她的命是她的,管她的。」
我便離開,給BILL搖個長途,雖然是星期日,但應該有醫院開門,又想︰「她們都是醫藥知識豐富,為何推延病症?可能她希望早點見到剛逝世的父親。」走著走著,進了和風響宴,付了錢,點了菜。不一會她和男朋友也來到,我們假裝不認識,她男友出去付錢,我便說︰「你還是去看醫生吧!」她摸摸肚子,我續道︰「你知道的,是不是?明天再去。」她痛哭。我坐不下去,既沒有安慰的資格,留在這裡等她男友打我?我出去,恰與她男友擦身而過,說︰「你女朋友好像有心事,去看看,好好照顧她。」他奔至,她伏在他懷內痛哭。我在門旁偷看一下,回頭便走。心想︰「結果付了380還是沒能吃到和風響宴。」
這是個夢,夢裡的女子樣兒事情各異,但都是同一個人。好幾年開始我夢中的女主角便不曾落畫。夢到這裡我醒過來,窗簾遮擋太陽光,7時的房間一片黑暗。到外面,雨夜後天空並不明亮。梳洗停當,坐下來,打開電腦,把夢記下。夢終究是夢,如果不是出現打電動的畫面,也許我以為是真實。的確,有些夢比真實更真實。可是,夢,終究是夢。

無雙遊樂心得1

仆佢個街,好撚想講粗口。
聽日中午上台,今晚六點RUN。遲到10分鐘,無講原因無道歉,遲到半個鐘既就有道歉不過同個組長,但等你既唔止組長一個囉。OK,開波。一黎到~~POWERPIONT無背景,本來以為係組長做,佢話統整呀嘛,點知係個女組員做(下屆系會長WO),咁做組長做咩呢?OK,咁阿果講完,我比意見,我都未講完佢就落台,條友唸住大事化小。大佬!我話緊你WO,如果你覺得全部報告完左先比意見,咪出聲囉,走落台對住我,叫我細聲D。我連鬼得你!照講,八婆上台,我仲未收聲,又比人喝。OK!我唔岩,我SAY SORRY。
佢開始講,講到連內容都唔記得,一句︰「我沒帶講稿,明天帶了就不會。」女組員講完,我又比意見。同阿A一樣,一路講一路反駁,喂大佬!我未講完BOR!仲唔聽TIM!當我無到,我唯有一路自己講,佢地自己有自己傾,當報復我無聽佢講野。OK!我無所謂,你地做人係要咁幼稚,唔知咩叫公私分明,虛心納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既然你唔想聽我講完返去改善,費事上台比人插死,咁由得你。
報告完,約聽日時間,組長指住我︰「記得提醒學弟。」「又是我?」阿果插口︰「因為你跟他熟呀!」你老母!理由黎架咩?個組長自己都唔聯絡,搵其他人聯絡?然後人地無到遲到又推比其他人?咁都得?
走LA。阿果話︰「那個裁裁(下屆系會長)一直都在說我忘了說甚麼。」然後笑。我話︰「係囉,你同佢都一樣連講稿都未整好。」佢話︰「你還說,你的圖都是我弄的。」我說︰「我不會弄呀!」「那我也說我不會弄然後說很忙去做自己的事情。」「你之前沒有教我,你教我之後我都弄好。上學期我都掉給組長和學弟弄的,他們統整。」言下之意是今次統整個條友咩都無做。他說︰「之後書面你弄。」「OK呀,你把東西給我。」「可是我都是重點,因為我覺得那樣子(文章)太麻煩。」「只要你不是最後一天給我,我就可以弄成文章。」
LA,講明先,我講野係用我既價值觀,所以好似我岩曬咁。佢地有另一個價值觀我唔知LA。但我只能咁講,分組報告以團體為先,你唔岩我指出黎為你好,我唔會計較工作量,只會問質素。你地要玩D咁粗劣既人事GAME你自己玩。做野梗係會得罪人,問題係得罪之後件事有無變得更好,如果無,就要反省。
屌!最撚衰係自己,又話唔撚理。我就係D咁仆街既性格,話唔撚理又要理,唔忍心睇住你死!如果可以好似個D仆街咁,分組唔理連自己D野都唔連,幾好!D台仔,都唔撚係做野,出到去返工…

陷家剷!

(蛇王中……)

尋晚真係好鬼谷氣,成篇日記用粗口寫成。頂佢個肺,班仆街都唔撚係做野,又係到玩針對,屌。唔鳩理佢,我做好自己D野就算,話我無群體意識太獨都係咁話。陷家剷,阿支阿咗食西多,我做完就算,死都唔上台,睇你班友出醜又好點都好。你地玩野先,你不仁我不義囉,話知你點講。我做得出架!真係要發下火先得。都算好忍讓,比著以前串鳩你十世啦!唔串你仲要比面色我睇,仲要串返我轉頭。真係咪啦,要發下惡串返人先得,咪鬼太介意D無論既內歛政策。反正名聲呢家野,唔到我管,D人要戇居要跳樓唔通阻止佢咩~~今朝起身都叫下左半肚火,講講尋日發生咩事,唔用咁多粗口。不過打左成晚粗口先發覺,原來用廣東話鬧人好爽。下面都係半白半文咁講LA~~

咁星期一台美個人渣組長,先叫我地交野。下星期一就上台LA WO。條友都仆街,除左第一次開會有約時間之外,其他開會,都唔問組員幾時得閒。有一次約星期四中午12點,用腦唸下LA,個個星期期中考,又要約LUNCH,鬼得閒理你。跟住約上星期五5點,母親節前,已經多好人話要返屋企過節,星期五車。去到,仆街,得三個人。跟住個組長話︰「怎麼只有三個人?沒辦法,約下次開會時間吧!」然後約星期一12點,一黎到,個個都未做,就只係約星期三(尋晚)開會,話星期三要出曬所有野。D台仔即刻發難咋,又話星期二要另一份PROJECT,又呢樣個樣。我心唸︰「大佬!我日日返工,朝八晚六仲要上堂,星期四宋史,下星期一台美,下星期三通識,跟住又黎史記,返工個到仲有20人資料未打完,夠我忙?」(不過話時話我忙極都仲可以打機半粒鐘機寫一粒鐘小說仲要訓足八個鐘咁又真既)

我個拍擋話,D書係我到,佢做唔到,問我拎書。我話OK呀,反正我圖又屎驚完,D又KEY完,返去都係夾埋一齊姐將D野。問佢幾時要,佢話星期三要。我都O曬嘴,星期三晚開會你星期三要?然後佢又話星期二要討論,我咪話OK呀,我走鄭梓堂黎幫你做,你三點搵我,因為我6點要開讀書會到9點。點知佢星期二晚7點打黎,問我係邊。我話咩係邊,讀書會囉。佢話你唔係請左假咩?我話我走鄭梓堂,幾時話請假?佢話咩你要back up我架嘛。我話,好囉,返到去ONLINE睇下有咩講。返到宿舍ONLINE,10點,平時我訓左。屌呀,條仆街居然問我佢負責邊幾個人物,仲問︰「陳介仁是這樣寫咩?」我話︰「陳界仁呀!」然後又約拎書,我話︰「10~12點,1~5點我都有堂,12點LA…

生死莫言

莫言一本書,叫《生死疲勞。今天不是談這本書,談的是兩位老作家,余光中和柏陽。
柏陽死了,余光中八十大壽,INK文學出版專輯祝賀余光中,柏陽和羅志華一樣,只得報紙火柴盒大小的篇幅報導,與柏陽的戰蹟不相符。
相信讀我BLOG的人,對於他們兩位文化巨人,均不太認識。余光中呢,被稱為文壇四手觀音,詩、散文、小說、翻譯,一手包辦,至八十歲了,仍不時在報章上讀到他的文章。他最有名的詩《等你,在雨中》,多多少少聽過吧!
至於柏陽,更不用說,《醜陋的中國人》,20世紀八十年代過後,沒讀過這部書的不算中國人。柏陽是偏鋒史家,他帶著五四知識份子的使命感著書立說,祈求改造社會。史學界很多人不歡迎他,覺得他「歪曲」歷史。這是因為如今學術界研究學問的方法,是西方十九世紀以來貫輸的,並不是中國傳統的。歐陽修寫五代史,歪曲更厲害,大家還不是讀他的東西?何況柏陽寫的,都是事實,只不過分析角度不一樣。可能太直接,刺痛幾代中國人脆弱的自尊,使得他死得無聽無息,也許作品結集也不會有。可憐。
今個又有很多書想買,不過代錢太多,不可能買。還要去一趟參觀、辦一次畢聚……唉……找不過月中,已經財赤……

網上閱讀資源

沒日沒夜地讀,實際談書的文章不多,相較從前明顯減少了。如今書再不是我唯一的娛樂和事業。這個說法也許不準確,書仍然沒日沒夜地讀,只是不再是閒書,而是王安石認為的斷爛朝報。今日閒來無事,小品打了一半無法繼續(聽聽第二篇已經刪掉三次,沒有重心的確不容易)。
找到一個好網,IReading。功能和aNboii及豆瓣相同,不過這類東西我是多多益善的。IReading是我用過的眾多分享書評網店中,唯一與出版社合作,能夠按發表數量,換取實體物品的網站有興趣的加我好友吧!
乘機整理一下我的網上閱讀資料,方便查詢。
收藏及分享
aNobii 最方便的網上書櫃
豆瓣 全中國最大Web2.0多媒體分享網站
bepper 半廢棄書櫃
IReading 個人書櫃及分享
網上雜誌
讀書好 梁文道主編免費雜誌網上版
開卷週報 中國時報開卷版PDF下載
非獨不可 台灣獨立書店聯盟
閱讀行為
漂書行動 全港書交流活動
開卷網絡 讀書交流
光波24 網路借閱平台
Findbook 書籍比價系統
至於某些雜誌、書店、作家的網站,我就不列出來了!有興趣的,可以去diigo那裡,找找books,可以看到我所有的BOOKMARKS。這裡只列出能夠直接在網路交流的資源,歡迎交流補充。

wake up too early

i wake up at 6:30, i went to a P. it's too early for me. when i was studying in secondary school, i wake up at 6. nowadays, i always wake up at 7 or after 7. I'm very tired, but i can't sleep again. i have brushed my teeth, it makes me awake, sober up. i need to wash my clothes this morning before literacy class, but i am too tired to do this and thinking if i can wash them another day. may be Saturday, i think it won't be too late, i still have enough clothes to change in these three days, but it will be danger on Sunday.
i wish i can have a rest before today's lessons begin, although i must sleep on literacy class which used to be the sleeping hour for me from year1. i dislike literacy lessons because i don't interest in it. i hate group project, especially literacy class's group project. i must join a group of people who mess thing up and don't be seriously on it. also, i don't know what the tutor want us to do because they didn't mention in …

壯烈的買褲記

今個星期花錢太多,本來不想再花錢,但買褲的執念仍在,因為上星期去了新光,看到褲子特價,之後研究又發現是那片土地的地契,覺得很有緣。計劃中是今天去,但中午太陽太猛烈,又不想花錢就算了,隨便逛逛大學路的服裝店。雖知道下午滿腦子都是這淌事兒,大學路的東西爛得要命,心想,去看看吧!去看看吧!一去就出事了= =
上星期去,有一條690的褲子不錯,今次去已經沒了。消費文化真討厭,一下子就下架,鼓吹即興購物的傢伙應該全部去死。然後看看,1000元短褲送TEE,心想,試試看,如果有合適的再買。然後我就把店裡四款褲三種顏色(每種喔)全部都試了一回,最後還是沒找到好看的,反而看上了一件TEE。店員介紹是雙面TEE,我看了看,的確兩面都有圖案,而且也不錯,但我想我永遠也不會翻轉背面穿,因為……有招紙= =!結果買了下來……為了這件TEE買了褲子。如果資金能多一點我還想買一件襯衫的說,因為我並不愛穿TEE,TEE的肩寬總於我的身體不合。肩太寛是罪過。所以POLO襯衫比較TEE是不能比的,前兩者可用鈕扣調節。
我對衣飾完全是外行,如果要買書,走進書局我很快就能挑自己喜歡的落跑。極羨慕大b這位衣服達人,暑假他帶著我,半小時就把我需要的衣服挑出來,而且全都是我喜歡的樣式。p.s. ip那件tee最初不喜歡,但穿了兩三回就覺得很好看。

換了一首歌,這兩天不停聽叱吒十年的MP3。最令人驚訝是許多以前不以為然的歌,換個歌手之後,竟然脫胎換骨,美中不足是最佳例子,當年我很討厭這首歌。現在換了一個人,竟然覺得︰「果然是至尊金句呀!」慢慢欣賞吧!精選出來的林憶蓮。首首好歌,挑選真傷腦筋。

罪過罪過

如果將來末日審判來臨,主一定會感激我這類人,把一切罪行都列出來,到時候他在GOOGLE 搜尋可簡單找到,不必煩惱如何判決。
罪行1)
做了不該做的夢。那些不是我想像的東西也不是我渴望期求的,我只是構想新故事而已,沒想到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是我的錯……
罪行2)
把活死人學長的書弄花了!嗚~~我把它和記事本放在一起,沒想到記事本的膠封面和它壓在一起了,弄得傷痕累累的……嗚~~我要切腹……
罪行3)
太極合格了。做了三個星期惡夢,平均每星期有兩晚夢見關係太極的事情。昨天合格了但我一點高興也沒有,反而像是犯了罪,覺得不應該合格的……唉……
罪行4)
花錢太多。四月玩樂太多,主要是買了軒轅劍,雖然還在預算之內。今天要去交電話費又要花一筆。明天要去剪頭髮,又花一筆。主要的還是,我想買短褲,現在有兩條,但台南穿長褲真的會死,去年到底怎麼熬過來的呢?如今想想都覺得神奇。考慮一下,暑假在這裡,沒有短褲會死。24號要上台北,而早幾天心情不好吃了一頓豐富的以及買了一本書……今個月預計還要寄一點小東西(想寄給DICK的東西由2月儲存到現在= =)……書店…禁足……
罪行5)
報告還沒做好,不死也沒用。
罪行6)
講話太多。純粹因為我討厭講話,常講錯話令其他人不高興,常不講話令其他人不高興,不死也得死。
罪行7)
失禮。坦然,我是個沒禮貌的人,一來我覺得禮貌都很虛偽,二來我覺得生活情境中突然加插些場面話很彆扭,找不到插話的時機。子曰︰樂是正人心,是人心的產物。禮以分人,是區隔人心的產物。所以我還是死了的好,無法磨合世界的步伐。

本來想湊足十宗罪的,但要出門。有空幫我補一下,然後告上法院,大陸的最好,有死刑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