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 星期一

最後今晚

07年最後一天。日記不在身邊,沒法查看去年今日在做甚麼。其實不查我也記得,去年這個時候在寫信。今年在打BLOG。
本來想打旅學台南,但手上還有台美沒打。待會打文。
先說明一下這張圖。
右邊是08年月曆,左邊是07。淺南色是08年學曆,以一個學期來計算,8開學始9月完結。不喜歡這樣式的設計,不是我的品味,年曆還是1月始12月終比較方便好用。不過是人家送的東西,用著用著可能就習慣吧!麻煩在於到9月時又要買一疊活頁紙,有點浪費。
右邊是我一直用開的本子,中六時買。為了儲錢,兩個月沒買書。當時可以,如今很難,買書的意欲膨脹到難以自控。當然也因為書讀得愈來愈快。
右邊那本比較漂亮吧!鐵扣活頁,真皮。如今買不到了!當年賣$98。這幾年一直伴著我。我喜歡自己努力得來的東西,能陪伴自己的時間愈久愈好。有時候,物質的好處在於,它不會主動離開你,假如你不捨棄它。人就不一樣了!無論怎麼不捨,總會離開。人生,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別離中老去。

大B問我為什麼不找同學吃飯。我說,他們都回家了!其實沒有回家的同學倒有幾個,不過也懶得約。如果不是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又何必找人陪伴呢?
剛剛去圖書館倒發生了一件小事。有位同學,可能是我同班的,在圖書館遇上,她驚訝說︰「好久不見。」我答︰「對呀!」一起進電梯,腦海裡努力挖掘︰「她到底是誰呀?」出電梯,她先行,很奇怪地走出半個身子,用左手按著電梯門。因為人胖,擋住一半門,另一半門有人要進入。我出不得,心想︰「媽的你搞甚麼呀!」結果還是施展自小練就的鑽身術,鑽了出去。這可是我很自豪的技術,可以在聖誕節的維港人群間穿梭而不沾到半點。羅湖過關多了,就能熟習。
MSN與麒兒談起,他說︰「佢幫你按著門呀!」我問︰「是喔!那我是不是應該多謝她的多此一舉?」他激動說︰「如果是我,我就會上前,拉開她的手說不用,順著拖著不放。然後搭訕幾句,開間房,有個美好新年。」我說︰「所以你今晚都一個人囉。阿鈴呢?沒有約她去玩?」他說︰「我放棄她好久了!我在說你!你媽的不懂珍惜機會。」我說︰「所以你到IVE都沒找到機會?」他說︰「我沒空。」下了線。一直覺得他和鈴很可惜,不過也三年了!結果不錯呀!就是,他們都成為我的朋友。
近來接到幾起感情煩惱,一個怕悶,一個怕嫁不去。問世間情是何物?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俗世人始終看不透。可是,看透了又如何?只落得孤寂長嘆空對枕,深宵無眠雨獨行。落日長河逝景盡,霧裡烽煙掩江河。

2007年12月29日 星期六

被時間追著

今天時間過得很快,也不知道為什麼,早上整理筆記,一下子就到午飯。走一趟誠品,就花了三個小時。改德古拉報告,一下子而已!就7點。看!現在,吃個面和學姐CHAT了一會就9時……時間很不見用。

昨天去逛商場,太久沒去。想要很久的保溫平呀!999,牛頭牌,買一送一。牛頭牌呢!我最愛用的牌子。想當年去百佳,幾經辛苦儲印花換了一個,不過被幹走了……
實在很討厭。特價就特價呀!搞甚麼買一送一,非常討厭。重點在於,買一送一的東西,我要兩件相同的幹嘛?
五學姐說送我一個,我推不掉。不好意思要人家的東西,況且,食具我從來不希望用二手……然而我還找不到人與我合資買保溫平。自從上一個被明搶走後,中七至今一直想要新的,牛頭牌呀!假如學姐真的送我,錢倒可以買一件長袖上衣或去修理拉鏈壞了的褲子……不過,還是儲起來吧!還要交學費……

很羨慕有些人說︰「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可是這是我最大的問題……唉……除了努力,還是努力……唯有這樣。

中學同學雞容在ATV當主播。今天終於去ATV網站看。哇!差點嚇死。好恐怖呀佢個樣!比中五時更可怕。大B說她可算厲害,全香港觀眾呢!主播呢!他就不行了!我想想,也覺有道理,畢竟也是一種成就。
這下子,又被爬頭了。我甚麼時候才可追上?

增一段讀書得來的佳文︰
「時代的車轟轟地往前開。 我們坐在車上, 經過的也許不過是幾條熟悉的街衢,
可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驚心動魄。 就可惜我們只顧忙著在一瞥即逝的店舖的櫥窗
裡找尋我們自己的影子 --- 我們只看見自己的臉, 蒼白, 渺小:
我們的自私與空虛, 我們恬不知恥的愚蠢 --- 誰都像我們一樣,
然而我們每人都是孤獨的。」

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浮塵夢

準備翻開稿子,繼續打文章。更新隨柳,重讀兩年前的文章,為什麼可以那麼好,為什麼現在的一點也不好?
剛剛又聽到一點事情。我在想,是我沒用,的確,大家都那麼拼命,而我,唉……
其實對如今的我而言,除了寫文章和看書,其他事情都不太重要。讀書啦、學位啦、吃飯啦、玩樂啦……重要的是經驗。
如今過著的生活,今日唔知聽日事,我都習慣了。幸好,文章這東西,到哪裡都可以寫,只在乎好與不好而已。我想寫出好東西,慬此而已,別無他意。

2007年12月25日 星期二

夢會維港燈飾

昨晚和瑪雅說,要夢會維港燈飾。她問維港應該很熱鬧吧!我傳了一些相片給她,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故事︰她男友和她在維港跳海宣示主權。至於為什麼要這樣我也不知道。

節日還是一個人,上課啦,下課啦,上班啦,下班啦,寫報告啦,寫考題啦……這些年來最忙要算今年聖誕。
節日還是一個人的好,反正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最好的節目還是看書,寫文章。然而近來精神不太好,狀態也不太好,回床上一直睡。東西沒看多少,字沒寫多少。

這兩天忽然間又冷下來,身體有點受不了,精神呆滯,大家看見我都說我快掛了!打招呼又沒神沒氣。同學們都很高興祝我聖誕快樂,我隨便笑笑算了!他們說我的笑容很勉強。那當然了,跟本不快樂祝我快樂也不會快樂呀!到底甚麼時候開始討厭祝賀說話呢?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討厭節日一大堆人鬧哄哄的這個祝那個祝,而且祝福的事情永遠不會成真。看看多少人生日祝人壽比南山?難道又有人真的壽比南山、心想事成了?既然不可能成真的事情,為何還要說?
結論是一大堆人還沒搞清楚甚麼事真甚麼是假之前就以為自己搞懂了,聖誕節弄棟聖誕樹就高興,送個糖果就快樂。以為,節日就是要這樣子才是節日的狗屁觀念充斥。
算了!我還是不罵節日,畢竟也有好的節日,只不過無論任何節日我都是那份臭脾氣罷了。如果我有銀彈不用考試趕報告上課早就跑去台東看海了!

積下來許多東西沒寫,又要等寒假。寒假絕對要找到工作呀!不然就完蛋了!

2007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又來節日

聖誕節,這麼多年來,要算今年最忙。忙碌中還有時間想東想西,頗佩服自己。
平安夜也頗多人ONLINE的,我一直覺得聖誕比情人節更屬於情侶。除了中七那年和大B他們去韓燒外,每年我的聖誕都是孤獨的。呀!倒有那麼一年,去了聚會。不過已經遠去了!明天黑色毛衣六歲生日,它,已經不暖了。
打著打著,本來平靜的心情忽然起波瀾。其實我一直有一個小小的心願,希望在聖誕節達成。不過我看它將和我其他向神反覆祈求的事情一樣,永沒對現之期。
這就是命吧!

花三天把南海十三郎看了一遍。找到它實在太好。雪山白鳳凰呀!聖誕節,十三郎冷死街頭。

可以的話,我想一個人。如果不是住宿舍就好了!為房子努力吧!不過,看樣子也是無法實現的了!命盤說的話以前抗拒接受,如今卻覺得它強大得不可違抗……也好,至少知道一點,胡混也有藉口。

2007年12月22日 星期六

死亡輪迴




一直被催促報告的事情,忙得不可開交。偏偏這時候舉辦學術研討會,我又很想去。昨晚弄了五小時,台美的報告還是弄不完,分析圖片比我想像中困難,單憑書上文字,推敲圖案的名字、類別、意思,非常困難,很怕猜錯。光是找某朵花的形態和意義就花了半小時。學術研討會還是去湊湊熱鬧算了!之後再去圖書館找。
近來覺得同學們比去年進步了很多,報告十分流暢,去年那種娃娃報告法,今年全不見了。相反自己好像一直在退步,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如今已不敢想像自己到底將變成怎樣,反正如何都沒有所謂了。前一陣子有人問我為什麼想死,這是不了解的說法。我並不想死,卻也不想生。生和死對我來說兩者並沒有甚麼特別,不會突別想去做某樣事情。就好像走進街市,雞和魚,兩者並列但沒有哪一種特別想吃,一樣道理。
不過話雖如此,走進街市還是要買菜的,就如我身在現在的位置,功夫還是要做。希望來得及吧!今天把事情弄好,分組報告大概就可以告一段落,可以寫個人報告了!其他人都是先做個人的是而我反過來,很笨吧!
稿子還沒打好,青文奬又逼近了!雖然我已經不寄任何期望,不過去熱鬧一下吧!反正都寫出來。07年做人做得很灰,從前兩年的高峰一下子滑落到深不見底的低谷,而且在不應該的時候滑下來,慶幸的是,我滑下來,並沒倒下來。我覺得自己還站著,至少可算是蹲著做人吧!雙腳仍在地上,只是有點艱難而已。

早上去了國際學術研討會,講者們很國際,大陸、日本、韓國、香港都有,基本上我只是去湊熱鬧的,看看人家進行的形式。不過也頗小家子氣呀!國際會議才用一百人的會場而且坐不滿。不過用太大的會場也不好吧!空位太多更難看。
回來後繼續趕報告,一邊做台美,那邊伍學姐便催促要做中古史。=口=" 真要命。做了五個小時,如今好不容易休息一會,之後又要去圖書館找資料。真是的…個人報告還沒做好…半條命已經沒了…唉……報告報告,一直都是報告,如果可以只做自己喜愛的就好了!

蕾說一進來BLOG就HAND,期末考之後再弄吧!現在實在沒有時間搞這個。

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

07年完美的聲音

早上DL了謝安琪的新歌,本抱著有新東西就聽聽看的心態,誰知道聽了一遍,剛剛白上了兩課日文,腦中一直回盪她唱的那個「我都」,天呀!怎麼可能唱得那麼完美!
回來後,SEND給大B和Twinkle,TWINKLE說早有了,而且很愛聽。我說︰「搞到我今朝完全無心機上堂。」Twinkle問︰「聽懷身世?」我拉開話題︰「她的『我好』太完美。」女人的直覺真是恐佈。
去年完全是富士山下的天下,今天的歌也沒甚麼一枝獨秀的。來到年尾的年尾,突然爆出這麼一首歌來,哇!天呀!我現在一邊聽還一邊毛管動。天呀!怎麼可以唱得這麼遊刃有餘,自然得那麼恐佈,輕中帶重,那幾個音,好像不經意唱出,細聽才聽到當中的技巧多麼可怕。所有厲害的人好像都具備這種特點,明明一件事,做起來一點都不費力,但就不是明白為什麼會這麼好看、好聽,完全找不到當中的規律和定則。余華的故事明明很平凡,隨便一個十歲孩子都能說出來,但經他手寫出來,就是好看得一塌糊塗。到底為什麼?
我,能達到這種境界嗎?

2007年12月18日 星期二

My Dear FD


i came back from taieast for 2 days. there are a lot of work waiting for me. i ought to read Japaneses, type report, write exam papers.......i really want to type my own article but i don't have time to do it. i hard the weather, which is cold at the morning and night, hot in the afternoon. i don't have time to do something about myself, if i have, what can i do? i type so many things but no one want to read. i say a lot of philosophy make everyone thought i am crazy. i try my best but someone still shout at me. i work hard but i don't have reciprocate. or may be, i am not work hard enough. so please give me more time to do them.

2007年12月13日 星期四

bad mood

I just dreamed some thing badly, my mood is disgusting. i really want to read something which can make me happy, and killed Japanese in Three Kingdoms.
nothing was worse than having a bad dream or i dreamed something incorrectly.

2007年12月12日 星期三

who am i?

我沒時間跟你講話~你又不懂得處世~又沒大沒小~又自私自利~罵你算把錢往你口袋塞了~」我在思考桃吉拉批評我的話,怎麼覺得這樣才像我?雖然同學老師都說我很友善,大家都認為比較奇怪的是她,但,我印像裡的自己永遠在盤古分開的清濁氣最底最底,爛得不行。
到底,我是怎樣的?到底,其他人有沒有看真我,看清我?到底,我有沒有看清楚自己?
近一星期很累,常常睡著,剛剛在老師那邊打工,查著查著字典就睡著了。幾位老師看見我,都說我好像特別累。奇怪,我的作息如平日沒兩樣呀!甚麼還吃多了東西,胖了點。而且他們看到我的時候精神均不錯,真正累時,很少會讓他們看見。這個星期,眼睛特別酸軟,一酸就不想張開,然後幾秒鐘就睡著。可能晚上總是醒來,看看鬧鐘,仍然是三點,那個敏感的回魂時間。去年一整年都沒有在那個時間醒來,難道今年又回來了?就如主婦手發作至今幾個月都沒有好轉。
好不容易康復的傷口一下子重又回來。原因是甚麼我很明白。快樂,始終不是我可以擁有的東西,但我不斷追求。
整晚靠著搖滾把自己敲醒,精神很差,但仍要趕稿。稿子寫著很高興,寫完很心灰。自問不錯,卻一直找不到知音。然而我深深明白除了這條路我沒有別的路可走,有時也挺佩服自己靠著幻想就能堅毅地義無反顧。
差不多給張老師寄一封信吧!近一年的文章就只有寫給老師的信能見得人,因為毫無組織,完全隨心。組織許多思考良久的東西,竟然及不上隨心的東西,真諷刺。所以呢,計劃太多也是無謂,不計劃也是浪費。命運總是暗算著我們,避無可避。

2007年12月10日 星期一

莫明的憂慮

BEE說︰「你很厲害!用英文打BLOG。」我說︰「狗屁不通。只不過想多用,有進步。」她一下子切到重點︰「沒有人改哪有進步?」唉……
i had wasted a lot of time. When teachers said that they were welcome to collect the article i wrote, i thought they were stupid and wrote Chinese. today, i really want to improve now but no one help me.
所以還是打中文,待會想打文章,熱身熱身,然後還要聽日文,讀英文,看史記,寫小說自娛。

明天英文報告,如果上星期那個MISS不是拖延了兩節課,就不用憂慮多一個禮拜。對我而言如此,但對我的組員,拖一個禮拜是好事。叫他們準備,不準備,上課之前問我單字怎麼唸。會問還好,有一個直頭一邊吃飯,一邊事不關己的說︰「唸?我不會唸喔!」結果我叫他問老師,老師就串了兩個小時,僑生呀!好多嘛!點名看看……好煩……我怕明天老師會掉難,因為我也只準備了自己的部份,其他人的地方我連看都沒看過,而他們也不讓我看……叫他們幫忙改單字表,結果,印出來的樣式還是沒有改。是我的問題吧!我是組長卻無法強硬一點,唉……偏生遇上這麼麻煩的老師。
某位老師曾到日本留學,她說某一次報告,教授十分痛恨中國人。當時她做的是明清,明清時代的史料全是漢字,日本人不行,她上班報告時,教授便百般為難,老師回憶︰「當時我對自己說,無論如何也要給它撑下去。」嗯!我也要堅強一點!多準備一點。
近來問了許多人,假如組員都不做事,有甚麼辦法?大家的回答都是︰「要麼你也放掉,要麼你一個人挺下去。」大B就是一個人挺下去的類型,他倒站得住腳,真厲害。不過ORAL裡那個麻煩MISS說每個人都要講英文,這就不同了。
分組報告太現實,與賭博一樣無奈。分到好組員,工作順利,分到不好的就完蛋。活死人學長就因為分到不好的組員,組員言論得罪助教,很可能要廷畢,非常淒慘。教授們強調,人是群體工作,大學小組報告就是將來工作的訓練。其他科目我不知情況,無法評論。單以歷史系而言,這絕對是謬論。畢業之後,無論寫論文也好教書也好,都是一個人的事情。論文的材料,全世界只有自己最懂,指導教授很可能一年只見兩次面︰新年、交學費。教書嘛,以現時中國的制度大概不可能兩個老師一起共同授課。也許,所謂學習,根本就不是智識上的,它在只告訴你兩件事︰「現實殘酷,人心險惡。」
分組報告永遠不是有福同享有禍同當,好像我這類永遠不受老師歡迎的學生,總是首當其衝。那些教授好像年輕時受婆婆欺負的小媳婦,頭髮花白了,就反過來欺侮弱小報復。他們已經把當年的苦難忘得一乾二淨,沉醉於虐待的快感中。他們總覺得做得好是應該的,犯錯則罪該萬死。「權力使人腐化。」正是他們的寫照。
分組報告一直按教授要求去做,被塑造成他們理想中的人格。素來反對用既有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但為了達到要求,自己也不得定一套準備去要求別人。結論是,我們都陷於此惡性循環中,無法自已。
發洩完了!回去打幾段文字,聽兩節日文,多準備一下吧!就如老師說,不管被為難多少次,都要給它撐下去!
甚麼時候,才可不再祈求苦難趕快過去呀!儘管,苦難會過去總是好事。

2007年12月8日 星期六

so far

i walked on street, wish can sit down and write something. But i didn't. Come back, opened computer. A lot of books on the deck in front of me. i must type data after bloggering, must read books for my projects, but not mine.
Motorbikes pass through, don't know where do they visit. Moon hided somewhere i can't found. These two days, hot water would not supplied, i must bath with cold water in 18 degree..... I've already felt sick, my head is a little bit heavy, my eyes are always tired, spirit not enough.
I wish can read books and write something before sleep these week, but i can't. i fall asleep immediately although it's nine o'clock. Now, my eyes are tried, want to close up, but i should type data and send them out. i should do many things out of control, take upon the responsibility whatever it's not my faults, i need to slime when other group member haven't work hard.
i played 樓上來的聲音, i can't found bon's version in mp3. suddenly notice that, i have listen for bon already 4years passed. may be 3 in numbers. i watched hero through network, it 5years ago, but i found it like 10 years. i graduated from lasalle 3years, may be 2 in numbers. It happened a lot in these 2 years, if the numbers did not show in 2, for my feeling, i think it's already 5years......happened a lot, in these 2 years. only 2 years passed by. How numbers cruel is!

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

what's going on

i want to type something today, but it's too late. i want to go back my bed and write something. i really want to share what i thought today for everyone. may be tomorrow or maybe when i finished reports. i am a little bit unhappy, because some questions i can't find answers or resown. what's going on? what i will be? what the world is going to tell me? i will type in Chinese when the sun comes up. i wish all answers and resown will comes up after dark.

昨天又想到好多事情,分享一下。
話說,工作時被桃吉拉抓去了。已經重申許多次,那段時間我需要上班,只要不是上班上課的時間,我都可以。我的理由很簡單︰「這是已安排的事情,必須按時間表做事。調班會給老師帶來麻煩。」結果她還是來了。極不悅,不想去,心念電轉間,不能在老師面前爭吵,為難老師。
事後,桃吉拉說︰「我是為你好,不想你分到不喜歡的部份。學生要以學業為重,老師也這樣說呀!」我說了兩句,自己觀點出發的話,猛然想起大B說︰「佢又唔係我邊個,無必要教精佢,令自己惹麻煩。」同時頓悟︰「原來,道理是怎麼說都通的。」
早前BILL形容我的思考方式是圓形,不斷繞圈子,而其他人則切入中心。因他的話,聯想到行星運行。行星不也是一直圍著太陽繞圈子嗎?冬去春來,夏至秋臨。從不,至少在人類有史以來,沒有切入中心,撞向太陽去。這,說明甚麼?
人,也是一直繞圈子的。道理也一樣。從這點出發,無論怎麼解釋,都能夠聯繫上。昨晚的講座印證了。本來昨晚沒打算去講座,不過老師讓我早下班,我又無奈地沒工作,如果再不去就很差勁。幸好有去。講者用術數觀點解釋史記︰「司馬遷寫史記,為什麼世家列傳要寫那個數目?那是術數。每一個數字均暗藏意義。」我才發現(又或想起),萬事只在乎觀點與角度,自己相信就好了!
思考仿佛不斷呼喚從前的理論,許多道理,15歲已經想過,已經懂得,現在陷入現實中印證而已。苦。不能說不苦。我倒是那種怪人,一邊說苦,一邊拼命做,說得愈苦壓力愈大愈能發揮潛能。假如我沒有逃的意念。
阿果說︰「好空虛喔!每次見你都在吃面包。」我發怔,會嗎?每次我在系館看到阿果,他都說︰「你的樣子好憔悴。」我一呆,會嗎?他說︰「你太弱!太遜。」我說,對。他驚訝︰「你還承認喔?」我答︰「事實,為什麼不承認?」
英文老師很囂張,上課一直說︰「待會僑生舉手,我來點一下。」今天與巧仙和學妹談起,猛然醒悟去年小炳跟我說,有位姓黃的英文老師僑生必當︰「可能把考卷放在電風扇下一吹,掉到地上的就肥。」與同班其他僑生聊天,發現全部僑生都不合格。這裡面不知道是否有別的原因,我側是完全沒背她發的NOTES而放棄後半部的。我說︰「如果她真的只點僑生名字,我們去投訴。」這說明了一件事,下次考試一定要盡全力,不成為藉口。也許是時候強硬一點。可是,很討厭那樣的自己,一直壓力很大,每天腦中所想的就是鬥爭,文化大革命紅衞兵的樣子。如何扳倒別人,如何玉石俱焚。一直想告訴別人,自己有多強多厲害。
BILL說,不斷向別人申明,股票只是賭博,但沒人願意聽,很生氣。我說,真相明擺著,他不願相信,也沒辦法,他碰釘就明白。他碰釘了,BILL和我會說甚麼?「我早已經說過,是你不聽。」這說明甚麼?
我們一直以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假如大家都和我一樣就好了」。我們以先知的姿態,不斷警告世人,也許只在於別人碰釘時證明自己是「對」、「智慧的」、「聰明的」。我常希望世界如我所想,就完美。但,世界本身是否這樣想呢?我們說,假如你聽我的,不就好了?但在他自身而言,是否如此?
桃吉拉說︰「我把你抓出來,是為你好。」真的?她真是如此認為?我同樣可以說,她只樂於證明自己的先驗或能力,自我中心地錯判我的感受。惠施問︰「子非魚,焉知魚子樂?」莊子答︰「我知之濠上已。」莊子,也不過是證明自己的先驗和不服輸的死個性而已。
道理怎麼說都通,因為所有道理都包含於人生中。所有事情都在繞圈,人生到最後不過也是死。

2007年12月3日 星期一

精神分裂

這幾天崩得很緊,一直在搞英文。英文考試啦、英文報告啦,中古史、通識等報告,同時進行,而且還每一個小時看15分鐘HERO鬆弛神經,又埋首。睡覺前都沒好好讀一點書、寫些東西,很快累倒。打一點中文,再看一會書,考試前輕鬆一下。
昨天幫蕾改讀書報告。第一稿,0分。她的文句極不通順,繞一大圈,廢詞虛字卻沒有重心。應該說,無法把重心帶出來,一直在描述土星的環狀帶。期望中她的文筆和文章更好。令我驚訝的是,文章竟然有我的影子,近一兩年我寫東西也和她一樣,廢UP不停,說半天不曉得講甚麼,句子華美堆砌就是沒一句直指重心。例如︰其實我知道這是不對的,而且再這麼下去可能會搞砸了那無可避免卻夠不上教人忠誠的活寶兒。這例不太好,也不便挖蕾的文章來批評。修一段再傳給她,之後的文字,立刻提升。並非我的功勞,而是她進入狀態。文章最開頭和結尾特別難改。開頭不定式太多,許多東西尚矇矓不清,文章的性格無法確定。踏入中段,作者和文章的條理漸入佳境。到最尾,如何收屍呢?棺木材質?火化?海葬?又要煩惱。經此一事後,我覺得自己打BLOG的文字必須更注重,雖不肯定蕾常看或有否受到影響,至少我從基本開始。近年,文字放縱得太嚴重。

說一件想到的是,關於「先」和「重要」的概念。句子︰「重視那樣東西,必先行於其他事。」例如︰「七點吃飯,七點看書,兩者只能擇其一。我先吃飯,後看書,因為吃飯比較重要。」
從觀念上而言,假如你選擇該時候做某件事而放棄其他,代表那件事的重要程度令你擺在第一位。但換個角度,有沒有可能是,某事和其他事的重要性一樣,所以先做哪一項,均不影響它的重要性?沒必要因為他而放棄其他?
又舉個例︰「阿媽和女朋友同時掉進海,你先救誰?」排除所有無謂因素,如︰旁邊有第三者、碼頭有水泡、阿媽識游水……比較經典的答案是郭晉安︰「呢D咁假設性既問題叫我點答你姐?」我心想︰「唔問D咁假設性既問題就唔係女人LA傻仔= =」廢話少說,我的思考結果是︰「先救誰都一樣。因為「先」不等於「重要」,「重要」程度相等,「先」救誰都沒關係,又不代表你「先」救你媽,「後」不救你女朋友。假如先救某人而後人不救,那才代表重視。」又假如你手上有20元,洋娃娃和機械人均售20元,你只能買一樣。CASE1︰買洋娃娃不買機械人,你比較重視洋娃娃。CASE2︰買洋娃娃,再儲20元買機械人,兩者重視程度相等。
說一大堆,漏動一籮明白嗎?總而言之即是,「先」不等於重視,「不」才是重視。先後之別只是次序上,重視程度相等。「做」和「不做」,才是重視程度的分野。
考試去也,晚上回來再譯下一段歌詞。

2007年12月2日 星期日

numb

I have so many things want to write, but i think i should translate this before i type what i thought in these day.i asked someone checked yesterday article, now is more like english.
I loved this song.

I'm tired of being what you want me to be
我厭倦做你希望我做的事 (我厭倦成為你心目中的我)
Feeling so faithless lost under the surface
感到不可靠,在表面之下遺失(表面的做人,使我覺得不可靠,容易迷失)
Don't know what you're expecting of me
不知道你對我有甚麼期望
Put under the pressure of walking in your shoes
放下壓力,我好像走在你的鞋裡(你要求我按你的步伐走,令我產生壓力)
(Caught in the undertow just caught in the undertow)
抓著低潮只要抓著低潮
Every step that I take is another mistake to you
我所有的腳步,對你而言都是錯誤(所有我選擇的道路,你都反對)
(Caught in the undertow just caught in the undertow)

I've become so numb I can't feel you there
我開始麻木,無法感受你的存在
I've become so tired so much more aware
我開始疲累,當我愈來愈世故(扮演世故使我疲累)
I'm becoming this all I want to do
我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我開始做自己)
Is be more like me and be less like you
那個我比較像我自己但較少像你(我比較像自己,但不像你)

it was hard to translate song. i understood what it means but cannot find suitable words.
i help wing_lui to check her essay, may i shopped here.

2007年12月1日 星期六

nearly die in book shop

i want to type my blog in English, and find someone who have spare time to check of me. I haven't been using english one year already and it's regress the way i can't imagine.
i went to book shop and wish i can have fun by reading. All the books are discounted 25% off. 海邊的卡夫卡 discounted from 600 to 450. i love it a lot. At the end, I run away. My goal for today is to buy trousers , but it coat 890 for one, that's too expensive for me, but i realy want to buy one more trousesrs and shirt which can keep me warm, i also want to buy a thermos bottle and a eiderdown coat to . but all of this are only dream,dream,dream.